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腹黑圣女駕到

更新時間:2019-08-10 22:39:59

腹黑圣女駕到 連載中

腹黑圣女駕到

來源:微小寶 作者:彌砂 分類:穿越 主角:陶蠻葉知北 人氣:

《腹黑圣女駕到》由網絡作家彌砂所著,終于迎來了精彩的大結局,陶蠻葉知北這兩位主角會有怎樣的結局呢?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幸福,這些懸念都將在這章精彩的結局內容中為你揭曉,精彩內容如下:大瑞王朝人杰地靈,腹黑少女混的風生水起。 她只是公務在身,誰知不小心惹上一個毒舌冤家! 案件撲朔迷離,線索雜亂無章,撥開層層迷霧,她卻不敢觸碰真相…… 面對如此脆弱的她,他擁她入懷:“就算世界再危險,我依然守候在你身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葉知北輕笑了一下。陶蠻蠻問道:“怎么了,我說的不對嗎?” 葉知北說道:“京城最不缺的就是皇親貴胄。這里面的關系復雜,就連王爺都得思量幾分。這倒不是說王爺怕了他們,只不過長平王府都喜歡清靜的日子而已。你現在既然住在王府,又有王爺給你作保,所以更加應該小心謹慎,不要被人抓住了把柄。” 陶蠻蠻點了帶你頭,說道:“葉大哥,你盡管放心,我可是最會小心謹慎的了。” 葉知北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而后說道:“沒想到,你和阿南這么快就熟絡了。今天傍晚,他在王府門口等你,現在,又指明要見你。” 陶蠻蠻可不想葉知北誤會什么,趕緊說道:“不是這樣的,一點兒也不熟。我們還老吵架來著。估計,他是想拉我下水吧!” 葉知北只是笑了笑,兩個人到了六扇門,進了大牢。 陶蠻蠻看了看風佑南住的牢房,里面有一張石床,被子枕頭是一應俱全。這也算是六扇門給了長平王府一個薄面。只不過,這和陶蠻蠻之前住的比起來,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風佑南見他們來了,便說道:“阿北,你先回去吧,我有話要單獨和她說。” 陶蠻蠻立刻看了一下葉知北的表情,不過,葉知北卻是沒有什么特別的表情,只是點頭,而后離開了。陶蠻蠻心中不免有一些失望。 風佑南見陶蠻蠻一直看著葉知北的背影,便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硬是將她給拉了過來。陶蠻蠻沒有防備,就那么直接撞在了欄桿上。風佑南立刻松了手,說話的聲音都不穩了。要不是有欄桿擋著,陶蠻蠻剛才就該撞進他的懷里了吧? “你……你老看著他干什么啊!我……我都跟你說過了,他有心上人了!” 陶蠻蠻懶得和他說這些讓人不高興的話題,直接問道:“說吧,找我來,干什么?” 這兒還是有好些囚犯的,所以,風佑南也不能直接和陶蠻蠻說。他招呼了一個獄卒,然后把陶蠻蠻也給關了進去。 那獄卒看著他們兩個人,笑的是一臉的曖昧。陶蠻蠻心情可就更加的不好了。在那獄卒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絆,整張臉摔在了地上,牙都摔掉了幾顆,滿嘴都是血。 風佑南親眼看到了陶蠻蠻用方術報復別人,忍不住看了她幾眼。如此看來,她對自己果然還是手下留情了的。 陶蠻蠻轉身看向了風佑南,風佑南便拉著她坐在了床邊,而后兩個人湊在一起說著方術的事情。其實,他們是在非常嚴肅認真的討論案情。但是,他們不知道,在別人看來,這樣的姿勢實在是過于親密了一些。 “你是懷疑,這兩個案子其實都是莫忘宮的人做的?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殺著玩兒嗎?” 陶蠻蠻總是能語不驚人死不休。 風佑南說道:“當然不是。我也只是懷疑。你自己不是也說之前的那個案子有疑點嗎?我和阿北剛剛問過那個謝豬肉,他的說法又不一樣了。真的非常詭異。而且,這一次的案子也是除了知道死的人是誰以外,找不到任何的線索。還有上一個案子,是不是莫名其妙就給破了?” 陶蠻蠻皺著眉,問道:“那你當時怎么會想起來去集市買豬肉呢?你不是世子嗎?” 風佑南說道:“我去集市買肉其實就是覺得這樣子的刀法和力氣也就只有那些買豬頭的有了。所以才找個借口,讓阿北一起去集市看看。結果,就知道了謝豬肉這個人。他還正好在這個時候離開,妻子也不明不白的死了。這不是引得人去追查他嗎?” 陶蠻蠻說道:“確實是奇怪的很,就像是有人將證據送到我們面前一樣。那個謝豬肉被關在哪里呢?” “那邊拐角第一間。你要做什么……” 風佑南的話音還沒有落下,陶蠻蠻就直接奔到了那邊的牢房,外頭是不是有鎖,對她來說毫無意義。 陶蠻蠻的突然出現嚇了謝豬肉一大跳。陶蠻蠻蹲了下來,問道:“謝豬肉,你在行兇之前,有沒有見過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或者說,有沒有人和你說過什么奇奇怪怪的話?” 陶蠻蠻的余光看到了一抹紅光。她慌忙低頭,果然看到那塊紅色的石頭閃閃發光。那謝豬肉被嚇得當即往后退了幾步,大喊著:“妖怪,妖怪啊!” 陶蠻蠻將那個紅光給隱去了,而后往前走了幾步,居高臨下地看著謝豬肉,說道:“說!你到底見過誰?”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謝豬肉的慘叫聲就連風佑南那邊都聽的是真真切切。而后,他就突然倒在了地上,沒有了聲音。 陶蠻蠻用腳踢了踢他,說道:“別裝死。你這是被人利用了,當替死鬼了你知道嗎?” 但是,那謝豬肉就是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陶蠻蠻正準備蹲下來查看一下他的情況,突然風佑南出現在了她身邊,二話不說,抱著她就回去了。 在外頭吃肉喝酒的獄卒被謝豬肉的聲音吸引地跑了過去,而陶蠻蠻此時已經被風佑南給帶回了他們自己的牢房。 風佑南十分得意:“你看,要不是我,你又要被當成嫌疑犯了!分明能跑都不跑,難怪被阿北給當場抓住。真的是笨得要死。” 陶蠻蠻翻了一個白眼,說道:“謝謝你啊,那你現在能把你的爪子給挪開了嗎?” 風佑南低頭,這才看到自己的手還攬著陶蠻蠻,姿勢非常的親密。風佑南的兩頰通紅,反倒是陶蠻蠻面無表情,一點兒都沒有覺得任何的曖昧和不適。 風佑南松開了手,忍不住說道:“你是姑娘嗎?居然面無表情,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 陶蠻蠻順手捏著風佑南的兩頰,說道:“那你不是個風流公子嗎?這樣就臉紅了?現在難不成是我在調戲你嗎?” 風佑南只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活了二十年了,還是第一次有人敢捏著他的臉嘲笑他。他堂堂長平王府的世子,怎么可能會被一個小姑娘調戲呢? 風佑南伸手將陶蠻蠻的兩只手給抓了下來,而后反折到她的身后。陶蠻蠻的身體就這樣不自覺地朝風佑南靠近。 陶蠻蠻還沒有反應過來,風佑南就已經低頭,含住了陶蠻蠻的嘴唇。陶蠻蠻真的是一臉懵,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么個情況。風佑南的心臟“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好像馬上就要沖破胸膛了。 不過,風佑南很快就松開了她,只不過兩個人依然這么緊緊地貼在了一起。風佑南觀察著陶蠻蠻的臉色,看到她的兩頰出現了紅暈,這才高興地笑了起來。“阿蠻,應該是我調戲你才對!” 陶蠻蠻如夢初醒,一把推開了風佑南。緊接著,風佑南就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什么給掐住了,一點兒氣兒都吸不進去。 風佑南卻也立刻解了這個方術,而后完好無損地出現在了陶蠻蠻的面前,得意地挑了一下眉,說道:“怎么樣,我厲害吧!” 陶蠻蠻警惕地往后面退了一步,而后說道:“你的方術不像是自學成才。你是不是跟著什么師父學過?” 風佑南突然又覺得有一些潰敗。他親了陶蠻蠻,他現在的腦子里只有陶蠻蠻那柔軟的嘴唇,然而陶蠻蠻現在腦子里面居然還只想著方術! 陶蠻蠻見風佑南不回答,連忙追問:“你說啊!你是不是跟著師父學的。那個師父是莫忘宮的,還是陶木族的?你說啊!”就風佑南這么厲害的方術,絕對不可能是自學成才的。陶蠻蠻自己,也是苦學了十幾年才有現在的本事。 風佑南說道:“是有一個師父教了我,不過我也不知道他是何人。也許,不是你們南疆那邊的人呢?正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陶蠻蠻不屑的笑了一下,說道:“不說就不說吧。扯這些干什么。” 那些獄卒在牢房內外跑來跑去的,都沒有人往風佑南這邊看一眼。陶蠻蠻有些絕望,說道:“是不是他們不給我開門,我就別想出去了?” 風佑南有些不自在地別開了目光,說道:“我又不會對你做什么……” 陶蠻蠻突然轉身,大步走到了風佑南的面前,揚起了腦袋,說道:“你剛剛不是親我了嗎?怎么,忘了?” 陶蠻蠻粉嫩粉嫩的嘴唇就這么明晃晃的在風佑南的眼前。風佑南的目光就一直落在陶蠻蠻的嘴唇上,移都移不開。剛才的感受再一次浮現在腦海中。 陶蠻蠻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急忙退開了幾步,說道:“剛剛紅色的石頭亮了。所以,這些案子,的的確確是會方術的人做的,那十有八九就是莫忘宮了。你放心,我和葉大哥一定會救你出去的。” 其實,陶蠻蠻的心里也是很慌張的,所以,她得用這種正經來掩飾她的內心。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