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穿越之軍醫女王

更新時間:2019-08-13 03:11:31

穿越之軍醫女王 已完結

穿越之軍醫女王

來源:落初 作者:蘇哲 分類:穿越 主角:劉悅兒劉華兒 人氣:

《穿越之軍醫女王》作者:蘇哲,穿越類型小說,主角:劉悅兒劉華兒,本小說主要講述了:她名叫劉悅兒,在繁華的科技時代中,她出生在一個神秘的勢力,從小接受各種嚴格的訓練,后被賦予重要任務,攜帶科技的結晶一個智能醫療包與伙伴管德奇回到古代。管德奇,高傲英俊的男人,身懷高強武藝,聰慧且冷漠,一同出去,兩人卻在這陌生的古代世界失蹤,從此,兩人過上了不一樣的生活。在古代世界中,劉悅兒本身所具備的醫學知識,轉眼就成為最為聞名的神醫。許久不見,劉悅兒沒有想到再遇管德奇時他竟成為了楚國的君主。兩國跨越千里,一場政治的斗爭正秘密上演,同一時間現代世界中劉悅兒發現她的組織受到敵人的攻擊。各種危險迎面襲來,而關于她和他的感情鏈竟漸漸被拉斷,劉悅兒為了解決危機,她?又會如何做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華艾打開車門,指導員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后手指了指黃輝,示意華艾出來。

華艾點點頭,看了黃輝,便跟著指導員向前走了幾步。

“參……”她還沒有叫出來,指導員卻擺擺手:“你也叫我老頭子吧。”

華艾也不扭捏,知道這里怕被監聽,便很自然的喊了一句:“老頭子,你怎么在這里,那悅兒一定有救了。”

“她已經沒事了。”指導員微微一笑,對于華艾他是有些歉意的,讓她最后留在陣地,是因為當初懷疑過LODIKE組織里的巖龜就是華艾。

如今看來巖龜卻是另有其人。

“我去看看她。”華艾喜極而泣,雙手掩面,就要回到房間。

“她有她的任務,你也是一樣。”指導員忽然正色道。

華艾知道劉悅兒已經平安無事,心里的大石頭終于落地,她急忙站得筆直:“請您吩咐。”

指導員卻并不急于一時跟華艾說她的任務,而是盯著華艾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你告訴我,黃輝還值得信任么?”

華艾抿著唇,一直沒有說話,她將頭低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鞋子。

這個時候她應該怎么說?

說信任么?不是的,她在心里不信任黃輝,而且擔心黃輝會隨時反水,華艾不是沒有想過黃輝會不會是故意用苦肉計,要不然他在陣地潛伏這么些年。

豈不是都功虧一簣,而且他還是LODIKE組織里面的四獸之一,排行老二。

這樣一個人,能夠被輕易信任么?

可是若說不信任?華艾又要搖搖頭,捫心自問,若是不信任,為何會跟他在一起,為何會愿意好好安胎,為何曾經萌生了跟他就此遠走他鄉不管一切的想法。

“很糾結對嗎?”指導員轉過身,看著天上的那一抹夕陽余輝:“這便是人生,你永遠也猜不到即將會發生的事情,可是仍要走下去,人們通常只愿意去相信自己心里希望發生的事情,而拒絕去相信那些事與愿違的事,說到底還是自己不夠強大,不能夠堅定信念。”

“老頭子,我……”華艾艱難的開口。

指導員揮揮手:“讓我把我話說完,你和悅兒一樣,都是我的孩子,誰也會犯錯誤,你明明知道黃輝的戒指有問題,卻還是堅定不移的和他在一起,這不就是你的選擇么。”

“我……我不想……我不想孩子沒有父親,我也不想害悅兒,我只希望能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華艾著急的要哭出來。

指導員背對著她:“兩全其美,并不是沒有,你做的很好。”

華艾眨了眨眼睛,她以為指導員是要責怪她,卻沒有想到他竟是夸了自己。

“LODIKE組織的首領原本就多疑,他欣賞你的水平,當然對你有過研究,按照你的能力想要發現戒指里的追蹤器原本就不難,可是你卻假裝沒有看見它,而且明知黃輝體內有炸彈,也不去給他除掉。這一點正好讓那人起了疑心,擔心是陷阱,反倒不敢派人再來。”指導員背著雙手,手腕上的表卻已經開始滴滴答答的輕聲響了起來。

這是民國那邊有事情發生,在催促他快點回去。

“我當時沒有想這么多,如果黃輝再一次背叛了我們,我不會留他活命。”華艾眼神堅定的望著指導員。

指導員笑了笑,拍拍華艾的肩膀:“打打殺殺的對孕婦來說太過血腥,你的任務是好好休養,看好黃輝,直到劉悅兒回來。可以順利完成么?”末了,指導員從懷里掏出一個懷表,那古樸的紋路一看就是存了很久的東西。

“這是送給你孩子的禮物,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是什么時候,你是個軍人,有自己的選擇,任何時候不要被表象所欺騙,每一條路都是自己選的,記住,一但做出選擇就是咬著牙也要完成。”

“是,華艾領命,保證順利完成任務。”說罷,她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這才接過那個懷表,掛在脖子上:“老頭子,謝謝你。”

指導員微微一笑,頭也不回的離開。

他沒有說華艾應該怎么做,華艾心里卻是明白,指導員還是相信黃輝。

她走到黃輝身邊,敲了敲他的肩膀,卻聞見一陣奇怪的香味,華艾神色有些古怪,忽然就明白了剛才指導員的意思,怪不得自己睡的這么香,卻原來是黃輝將自己弄暈了。

在看黃輝如今睡的這般安穩,只怕也是同一種香,指導員到了現在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黃輝,醒來了。”華艾抬頭,看著那漸漸消失在地平線上的夕陽,深吸一口氣叫醒黃輝。

黃輝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詫異的看著眼前那個被放大的臉龐,他揉了揉眼睛:“你怎么在外面。”

“看你睡的香,我就出來走走,悅兒已經離開了。”華艾笑了笑,隱去心底的陰霾。

“走了?她沒有說她去哪么?”黃輝關切的詢問,許是發現自己的口氣太過于急切,他將手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怎么給睡著了,我還說把你報出來,就過去看看她的,如今她走了,我都沒有來得及去報答救命之恩。”

華艾就當完全沒有看見黃輝的表情,她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悅兒走了,你可以好好謝我啊,我跟她向來都不分彼此。”

“好啊,那老婆大人請吩咐,咱們現在去哪?”黃輝微微愣神,卻是很快就恢復到正常神色,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一手發動汽車,一手扶著方向盤。

華艾打開窗戶,任憑風吹散了頭發:“周游世界,帶著我們的寶寶一起。”

“好,都聽你的。”黃輝一腳油門,汽車飛快的行駛。華艾側著頭將音樂打開,放的是一首懷舊音樂。

淺唱輕吟,緩緩的聲調似乎能讓人放下憂愁,華艾將頭扭到一側,閉上眼睛,眼淚無聲的劃過臉頰。

如果黃輝這一次,還要繼續聯系LODIKE,那么她只能選擇跟他同歸于盡。

“黃輝,你莫要在負我。”華艾一手摸著微微隆起的小腹,一邊在心里默默道。

在神州大地之上,燕國潭府熱鬧非凡,潭府家主潭立松站在首位端著手里的夜光杯,滿臉通紅:“感謝諸位賞臉,今夜來我潭府恭賀小兒成人之禮。”

“潭大人,您太客氣了,能來潭府是我們的榮幸。”下面的客人無疑不是燕國富貴之人,可是對上潭府的家主潭立松,說出來話卻比對燕國皇室還要客氣。

潭立松哈哈大笑:“來,承蒙各位瞧得起潭某人,今晚大家吃好喝好,不必客氣。”

“潭大人,客氣客氣。”桌下面的人各個均是滿面紅光。

“無聊。”坐在映月臺上彈琴賞月的潭月拿著手里的團扇看著那人中簇擁的父親,沉聲道了一句。

“姐姐,我就知道你一個人悶在這兒。”說話的人手里提著一壺酒,她長了一副鵝蛋臉,笑起來臉上有兩個小小的酒窩,看起來格外的親切。

“潭英,你怎么來了。”潭月神情厭倦,很不耐煩的看著來人。

潭英卻像是完全沒有聽出來潭月話語中的不歡迎,她自顧自的坐下,看著小桌上擺滿的茶點小菜,拍拍手:“有月有茶卻無酒,當真是人生一大憾事,這不小妹知道姐姐最不喜歡下面的人湊在一起,專門溜達父親的酒窖里面,打了一瓶上好的花雕,姐姐要不要嘗一點?”

潭月仄仄的看著潭英,沒有點頭,也沒有拒絕。

潭英是潭立松第九房小妾所生,這個小妾剩下潭英之后,就被趕去了柴房,因為潭家從來不允許血統受到污染。

潭英之所以還能活下來,是因為當時潭月看到潭英胖胖的臉頰,就把她抱在懷里。

說來也奇怪,原本一直嚎啕大哭的潭英在潭月的懷抱里竟然一聲不吭,就瞪著烏黑的眸子看著潭月。

“爹爹,這個妹妹我喜歡,她跟著我好不好。”這是三歲的潭月第一次跟潭立松提出要求。

潭月在燕國是個傳奇,她是潭立松正妻所生,據說潭月出生當天天地變色。

干旱了三年的燕國,就在潭月出聲啼哭的一剎那電閃雷鳴,龜裂的大地,第一次飽受甘霖的滋潤。

燕國上下歡慶。

如果這個還不能說明什么,那么潭月三歲便能作詩,四歲彈琴,五歲詩詞書畫樣樣精通。

曾有燕國最有名的大祭司預言,潭月命格極為古怪,在十七歲那年會出現一個大的轉變。

若是轉變好,便是皇女之命,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若是轉變有問題,便是客死他鄉,永無出頭之日。

而且潭月的命格還會影響到潭府全部上下,必須順著她,方可寶潭府平安。這樣的話起初并沒有被眾人重視。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事情被驗證,潭府在逐漸意識到,潭月的脾性跟潭府息息相關。

所以當三歲的潭月要求留下剛剛出生的潭英時,潭府沒有一個人反對。

唯一反對的是潭立松的第八房小妾,她剛過門沒有多久,不知道潭府的規矩。

只覺得潭月一個黃毛丫頭也敢叫板,況且當時她對潭英母女倆恨之入骨,只覺得是那潭英的母親搶走了潭立松對自己的寵愛。

當時潭月什么話也沒有說。

只知道當夜這個潭立松的第八房小妾就投河自盡了。

潭英從此便跟著潭月,府里再也沒有人敢對她不敬。

“姐姐,快來嘗一口,真的很想,怪不得父親總是這般寶貝它。”潭英嘴饞,夾了一塊紅棗糕放在口中,紅棗糕入口即化,她又喝了一口那辛辣的花雕。

瞬間臉便漲紅。

相關內容推薦: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