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耽美 > 金城迷途

更新時間:2019-06-27 04:01:36

金城迷途 連載中

金城迷途

來源:落初 作者:甘源316 分類:耽美 主角:蘇準 人氣:

主角是蘇準的小說《金城迷途》此文是甘源316原創的耽美文,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書中主要講述四年前,蘇準從那座城市死里逃生,但那個人始終如影隨形,成為他心中一直無法愈合的傷痕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紀辭安坐在車里取出一根煙的時候,樓上蘇準剛好打開屋里的燈。

紀辭安很少抽煙,不僅是因為母親的嚴格要求,也因為他對抽煙這回事兒不感興趣,只有在情緒非常焦躁的時刻,紀辭安才會點上一顆煙。

比如現在。

紀辭安把車子停在角落里,從蘇準的角度看不到他。他也不希望蘇準看到他,紀辭安神色沉默的抽著煙,棱角分明的臉在重重樹影間若隱若現。

紀辭安還記得第一次見蘇準,是在那次特種兵大賽上。當時蘇準不過二十一歲,意氣飛揚,是他們區的第一名,兩人在總決賽相遇,紀辭安對蘇準的第一印象是這個小家伙長得可真好看,這種感覺在之后兩人搏斗他把蘇準壓倒在地時更是強烈到了極致。

紀辭安從來都不喜歡讀什么唐詩宋詞,說白了就是沒什么文化,于是到了需要他準確形容蘇準的時候,紀辭安是一點優美的詞匯都用不上。他就是很直接認為,蘇準很好看,好看得不得了。

后來蘇準回到了自己的部隊,紀辭安惦記得不行,就托人打聽他,才知道蘇準是他母親一手帶大,十七歲當的兵,因為表現出了很高的天賦而深受上級喜愛,在紀辭安知道他以前已經去西部執行了好幾次任務。

惦記的人遠在千里之外,紀辭安琢磨了沒多久,就通過各種活動把蘇準調到了自己所在的部隊里,他還記得蘇準見到他時很驚喜的樣子,指著他開心的說原來你也在這里,那一刻紀辭安覺得很值。因此直到現在紀辭安并沒有告訴蘇準,那場搏斗他是故意輸的,把他調過來也只是因為他想天天看到他。

紀辭安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心情,他只覺得能待在離蘇準很近很近的地方,自己就非常安心,也特別舒服。

但最后他卻把蘇準弄丟了。

紀辭安扔掉第三根煙頭時,蘇準屋里的燈仍然沒有關。一點光從厚厚的窗簾滲出來,他久久凝望著那扇窗戶,半年前從母親嘴里逼問出蘇準的下落后,他不顧所有人的反對來到這座城市,放著大好的前途不要,只為了找到他,然后再也不離開。

然而蘇準眼里的冷意澆滅了他一腔的熱情。

他不知道蘇準被派到越南執行任務的那半年發生了什么,紀辭安往后靠去,閉上了眼睛,等他從外地趕回來想要為蘇準接風洗塵的時候,卻被告知蘇準已經轉業去了某座城市,從此,從此整整三年半的時間,紀辭安一點關于蘇準的消息都沒有。

再重逢時他卻有些驚恐的發現,蘇準變了。

他不再肆意飛揚的笑容,不再明亮的眼睛,他只靜靜的站在那兒,好似這個世界與我無關,又好似隨時都會隨風飄走。

很久之后,紀辭安掐滅煙,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安哥,這大半夜的什么風把您招來了,您有什么吩咐盡管說!”荊州市某座豪華的別墅之內,一個身材短小的男人從身下的女人懷里不耐煩的摸過電話,看到號碼后,立刻一下子坐了起來,諂媚又討好的對紀辭安說道。

女人無意識的呻吟著,聲音十分柔美。

“懷里抱著個女人你倒是很爽。”紀辭安冷笑一聲:“我有事交代你做,做不好就別在荊州混了。”

“您說您說,這上刀山下火海我指定第一個不帶猶豫的!”朱明一臉忠心道。

“打住。我有個朋友最近被一伙人盯上了,你找幾個可靠的人來,確保他的安全。”紀辭安說道。

“這當然可以!就是您那位朋友得罪的人您能再具體……”朱明一怔,又猶猶豫豫的問道。

“不該問的就不要問。”紀辭安沉聲道:“你唯一的任務就是保護好我朋友的安全,干好了有賞。”

“一會兒我把他的信息給你發過去。”

朱明只能連聲說好,紀辭安恩了一聲便掛掉了電話。

收到信息后,朱明立刻皺著眉撥通了一個電話,把渾身赤裸的女人扔在身后,女人伸展著優美的腰肢,小聲抱怨道:“正做到興頭,給你打電話的那臭二B真煞風景……”

話還未落,女人就被男人駭人的目光嚇住了,朱明瞪了她一眼,沉聲道:“你找死嗎?你知道剛才給我打電話的那是什么人么,他交代的事情如果做不好,我們都別想有什么好下場!”

“這,這么可怕么?”女人情不自禁一哆嗦,小心翼翼的問道:“難道是黑道上……”

“黑道算什么,在這些人面前他們連螞蟻都不如。”朱明不再理他,對電話那邊的人吩咐道:“市警察局有個叫蘇準的,上面吩咐我找幾個人保護他的安全,說是被一伙危險人物盯上了,你好好物色幾個,事成之后重重有賞。”

電話那邊應道是,朱明又囑咐了幾句才結束通話。女人在后面撐著胳膊好奇的看著他,隱約只聽他小聲吐槽著什么發瘋、世家子弟之類的詞匯,再想仔細聽時朱明轉過身來,面上又換了一副猥瑣笑容,朝女人撲了上來:“不管了,我們繼續!”

紀辭安給朱明打完電話沒多久,手機很快又響了。

這時已經是凌晨三點,紀辭安想不出哪個不長眼的敢打電話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后,紀辭安眼神微變,不情不愿的接了起來:“媽,你怎么還不睡?”

紀母抽抽搭搭的哭泣聲讓紀辭安立刻坐直了身體,他皺起眉頭:“您怎么了?”

“辭安,你,你大哥出車禍了。”

“怎么回事兒?”紀辭安心中一凜,問道。

“都怪,都怪你哥那幫狐朋狗友!非拽著他去什么夜總會,讓人騙著磕上了毒品!回來的路上就已經神志不清,撞到一輛大卡車上去了!”紀母聲淚俱下的控訴著,紀辭安眼神卻越來越冷,自家大哥什么德行自家人最有數,紀莫非這些年帶著一幫高干子弟欺男霸女,尋歡作樂,幾乎丟盡了紀家的臉,放縱溺愛他的母親直到此刻還要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他現在怎么樣?”

“在重癥監護室里!”紀母止不住的擦著淚,空蕩的大宅里只有一個小保姆站在她身邊低聲撫慰,紀母眼圈兒又紅了紅:“我給那個老不死的打電話,他竟然說你哥哥是活該!你說有他這么當爹的么,那么多年對我們娘倆不管不問就算了,現在還——”

“我知道了。”紀辭安平靜的打斷她,說道:“您的意思是——”

“我還能有什么意思?你大哥出事兒你難道不應該回來看看他嗎?”

“但我現在很忙。”紀辭安抬頭看了一眼,正要解釋時紀母聲音倏然尖銳了起來:“你忙?你忙什么?忙著在那個破城市升官發財還是忙著怎么把蘇準那只小狐貍精搞到手?!你哥都要死了你還惦記著那個禍害?!”

“母親!”紀辭安冷聲喝止了她,紀母一頓,也意識到了失態,相對無聲片刻后,只聽她低聲懇求道:“辭安,算我求你了,回來吧,只有我一個人是受不住的。”

紀辭安沒有說話。好一會兒,他厭惡的扔掉煙頭,對她說道:“知道了,我現在就趕回去。”

不待紀母說什么,紀辭安立刻掛掉了電話。

他沉默了一會兒,本想守到天明的。不久后,一輛汽車從角落里開出去,緩緩消失在了夜色里。

蘇準走下樓來時,空氣里淡淡的煙味讓他微微皺了皺眉。

但很快蘇準就發現了那堆煙頭。

它們凌亂的散布在角落里,蘇準低頭看了一會兒,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小王:“準哥,我們調查過,這兩個人的身份明確了。不過惠安路附近的監控器呢卻全部失效了。”

蘇準沒說話,只聽小王又道:“有人黑進了局里的監控系統,把過去兩個月的監控視頻全部黑掉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