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短篇 > 迷糊丫頭腹黑郎:愛人別想逃

更新時間:2019-08-09 01:27:03

迷糊丫頭腹黑郎:愛人別想逃 已完結

迷糊丫頭腹黑郎:愛人別想逃

來源:掌中云 作者:美男不勝收 分類:短篇 主角:玉兒蓓蓓 人氣:

火爆新書《迷糊丫頭腹黑郎:愛人別想逃》是美男不勝收所創作的一本短篇風格的小說,主角玉兒蓓蓓,書中主要講述了:靜靜的跪拜,許一個愿望。愿望成真了,她卻失去了心儀已久的禮物...從前,她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女孩,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她平凡依舊,卻無端的被卷入一場暗涌。葬月谷,天云閣,寄嘯山莊...十年之前的某一天和十年之后的今天...這是一場怎樣的糾纏,一段怎樣的命運?游離在似幻非真的現實中,她抬眼的一霎那,看到的是他犀利的雙眼。從此她身邊再不平靜。紛亂的世界中,她究竟該如何找回自己平凡的生活,究竟如何才能在天的另一端看見前方的路?她與他們和她們的相遇,究竟又要怎樣繼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程小小小心翼翼的,期盼著利用這個機會解開心里的諸多疑問。 “你們說的我真的不明白,能不能……解釋一下?” “姑娘的身體還沒完全康復,還是先養好身體再說吧。”樊予風隨即轉身沖著書房里面喚道:“安云、梅竹,你們送程姑娘回房。” “是,莊主。”一個清亮的女聲應聲,隨即從書房的內屋走出兩個人,一個是丫環打扮的靈巧女孩,另一個正是那天在花園里撞倒程小小的安云。兩個人一左一右幾乎拖著程小小出了書房。 程小小莫名其妙的被人拖回房間,心里的疑問也無人解答,心情壞到了極點。她不知道自己還要這樣渾渾噩噩的過多久。 “你不舒服?”梅竹見程小小臉色有異,忙上前詢問。 程小小苦著臉搖搖頭。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我們,莊主說過,你是山莊的客人。” 程小小靈機一動:“如果我想知道什么,你們也能告訴我?” “只要我們知道,一定會告訴你。”梅竹眨了眨眼睛,捅了捅一旁的安云,安云也鄭重的點了點頭,以示肯定。 程小小一下來了精神。 “剛才書房里那人是你們莊主?” “呀,你不知道呀。”梅竹呵呵一笑。安云只在一旁看著,沒有說話。 “他問什么怎么我一句也聽不懂。” “可能因為你進過葬月谷,所以腦子不好使了吧……” 梅竹大大咧咧地說著,完全沒有想過這話說的是否合適。一旁的安云一個勁兒沖她搖頭,她終于感到自己有些失言,忙轉移了話題。 “不過,你可是唯一一個從葬月谷出來的卻清醒的人呢。”看到程小小迷茫的眼神,梅竹耐心解釋道:“這一年多來,除了你,先后有四個人進了葬月谷,頭一個被發現的時候已經瘋了,一天到晚嚷嚷著鬼啊鬼的。有人帶他來山莊求莫姑娘醫治,他卻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山莊外。聽說死的時候雙目凸出,面部極具恐怖之色,活像被嚇死的。” 程小小不禁打了個冷顫。 梅竹繼續道:“后面又有三個不知死活的家伙陸續闖進去,都在葬月谷前的碧水坡被發現,可是他們醒來,一聽有人提起葬月谷,也發了瘋,樣子十分嚇人。” 程小小僵硬的點點頭,她現在終于理解了初到這里那天,樊予風和莫玉兒因為讓她聽見了“葬月谷”三個字而驚慌的原因。 “你就幸運多了,你只是不記得以前的事了。” “那個葬月谷究竟是什么地方?” 程小小依舊茫然不知所措,梅竹只得繼續解釋。 葬月谷距離寄嘯山莊百里,并不算很遠,從前不過是不知名的空山野谷。山谷南側有兩座峭壁,一東一西巋然對立,仿佛一座山峰被人從中間橫刀劈開。每逢月圓,滿月東升西落,恰巧墜于兩座峭壁的縫隙間,成為山谷一景。不知是什么人什么時候,也許是看到滿月沒于山谷的景致,頗有感嘆,便起了葬月谷這個名字,從此被人傳開了。 不過葬月谷真正名聲大噪,是在大約十年前。 從前,想進入葬月谷的人,必須經過谷前一池深潭。這深潭并不大,只是潭水極深,而且經年寒冷刺骨,碧光蕩漾。深潭上有一座不知什么人搭建的浮橋,可供一人通過。深潭和山谷入口之間的土地微微隆起,形似山丘,又因毗鄰深潭,被稱作碧水坡。十年前,有人燒掉浮橋,在碧水坡前立起一塊石碑。 “生人勿近。 葬月谷谷主” 眾人那會雖然存有疑惑,可葬月谷說來也不是什么世間圣地,十年前也已少有人問津,有人喜歡,在此自立門戶,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之后發生的事,卻改變了人們的看法。 據說石碑立起數月后,有武林人因為好奇闖進谷去,卻數日不見人出來。后來又有人因為好奇,三五成群的進谷想一探究竟,卻始終沒有人能出谷。久而久之,有傳言風起。有說葬月谷中住了一個絕世高人,不問世事,一心修道,進谷的人都被他感化,拜在他坐下一同研講陰陽之道。有說葬月谷中住的是落難的絕世大盜,山窮水盡,走投無路,便帶著寶藏一同住進谷里,布下重重機關,志在選出可以繼承他智慧和財富的人,不夠資格的人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更多的人說,葬月谷里住進了一個魔頭,他身懷絕世武功,貪婪殘暴,凡是觸犯了他的人,都被扒皮抽筋,死無全尸。一時間人們議論紛紛,好不熱鬧,葬月谷也慢慢引起了武林正道的注意。 在聽說了這些傳言以后,真正的葬月谷谷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出來澄清傳言。她在谷外貼了張布告,說自己只是一介女流,會些武功,立石碑并無他意,只因和家人安居在此,不想他人打擾,不信的人可以自己進谷查看。 雖然她這么說,卻沒人相信。說是沒有惡意,那些進了谷就沒出來的人又如何解釋?但這話一出,一些武林人仗著自己一身武藝,更是耐不住性子硬要闖進去探個究竟,武林風生水起。思來想去,當時武林上頗有威望的的寄嘯山莊莊主,也就是樊予風的父親樊正,覺得如此下去不是個辦法,找來眾人商量對策。當時這幫武林人表面和睦,實則暗斗不斷,各懷心思,看見麻煩上門,沒人愿意自討苦吃。樊正無奈,只好出了一個下策:按照江湖規矩,請鷹閣的人進谷一探。說是走江湖規矩,其實說明白了就是我出錢,你賣命,偏巧鷹閣就是做這種生意的地方。不過鷹閣的閣主接到這筆生意并不打算接手,聽說倒不是害怕,而是不清楚對方的底細,不敢貿然行動。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得意弟子中有一個人心高氣傲,自作主張接下這筆生意,并連夜進了葬月谷,一去就是數月。就在大家以為他是有去無回的時候,他卻奇跡般的出了谷來。后來各種流言從鷹閣傳出來,說是谷內的人私藏許多絕世武功秘籍,武功高強,江湖上無人可敵。這傳言著實嚇住了一些人,有好一陣子沒有人再入谷。 就在眾人以為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的時候,葬月谷谷主突然在一夜間血洗鷹閣,殺掉了鷹閣內十幾名高手。要知道,鷹閣做的是江湖買賣,雖不是什么武林大幫大派,可也是臥虎藏龍之地,內中不乏高手。葬月谷谷主能在一夜之間殺掉鷹閣十幾名高手,武功實非一般。消息一出,整個武林為之錯愕。沒有人知道葬月谷谷主此舉的意圖,武林波濤暗涌。正當眾人惶恐之時,寄嘯山莊突生變故,老莊主去世,新莊主掌門。失去了集結的武林開始頻頻私斗,意欲爭鋒,無暇顧及其他,葬月谷也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程小小靜靜的聽著梅竹的敘述,像是在聽一個久遠的故事。她托著腮思索著,卻仍是不解:“隔了這么長的時間,為什么又有人要進葬月谷?” “也許是好奇心又起了吧。”梅竹故作神秘的湊到程小小耳邊道,“也許他們想看看那個魔頭長成什么樣子。” 說完,她呵呵的笑了。 “說不定你在谷里就見過她,等莫姑娘治好你失憶的毛病,也許你能告訴我呢。” 程小小百口莫辯,問道:“莫姑娘他們為什么確定我進過葬月谷?” “剛才不是跟你說第一個人被發現的時候已經瘋了嗎,有人把他綁在碧水坡的石碑上,石碑上還寫了字‘如若再犯,有此下場’。結果后來那三個人還是不知死活的進去了,就被丟在了碧水坡的石碑旁,你也是這樣,才被莊主救回來的。” 程小小聽得直冒冷汗,她有些后怕,如果先發現她的不是樊予風而是葬月谷谷主,那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那個谷主也許真是個魔頭。”程小小自言自語。 一旁的安云聽到這句話臉色一沉,卻沒有逃過程小小的眼睛。 “葬月谷……”夜深人靜,程小小在床上輾轉反側,回想著這些天看到和聽到的的一切,不禁皺起了眉頭。她起身,隨便披了件衣服來到了院子里。銀色的月光灑滿院落,繁星散落在幽暗的天空,密密麻麻,仿佛伸手可及。這景致,是程小小從前未曾見過的。在她的記憶力,只有被燈光裝飾的夜空,絢麗而放肆。 突然,院子的草叢里什么東西閃了一下。程小小走過去,扒開草叢,昏暗的角落出現了一道光亮。她小心的拾起這道光芒,放到月光下。這是一件女人的首飾,并不長,看來是戴在手上的,鏈子的每一個珠子都圓潤飽滿,在月光下閃動著柔和的光芒。 “珍珠?”程小小呆住了。她死死盯著它,又驚又喜,隨即又黯然。她忍不住想起了媽媽的珍珠項鏈,那個她還沒得到,而且可能永遠也得不到的生日禮物。 “我的生日,已經過了……”她緊緊攥得手中的珍珠鏈子,仿佛這是上天送來的禮物,來彌補她許多年來的愿望。 她小心把鏈子帶到手上,剛要轉身,肩膀猛地被按住,被突如其來的力量壓制,程小小腦子一陣空白。 “就是你這小丫頭?”充滿諷刺和不屑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程小小抬頭,一個五十幾歲的中年男子氣定神閑地向她走來。 這人中等身材,不算魁梧,可是腳步沉穩,臉上堆滿風霜的痕跡,有一雙懂得隱藏感情的敏銳的眼睛。這位薛園的主人薛晉山,在江湖上也算是前輩,成名較早,至今仍被很多后備推崇。不過這些程小小都不知道。 薛晉山借著月光,仔細打量著這個毫不起眼的人。在看清程小小后,他失望的搖頭。 “不過是個普通的小丫頭……聽說你進過葬月谷,我想問問,你可曾看見葬月谷的谷主?” 又是葬月谷。程小小一撇嘴:“不知道。” “不知好歹!”肩上的力道加了幾分,一個年輕有力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師傅問你話呢,快說!” “不知道。”除了這三個字,程小小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 “看不出來還挺倔,是不是葬月谷的人給了你什么好處?”薛晉山怒意上涌。 程小小不語,不是不想說,只是確實什么也說不出。 “既然如此,姑娘別怪我。季昆。”薛晉山一揮手,那個制住程小小的人一把提起程小小。 糟糕。程小小慌了,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但感覺告訴她絕不會是什么好事。她盤算著逃跑的可能,卻發現腦子無法思考。正在慌亂的時候,一個微弱的聲音穿透薛晉山的耳膜。 “那個,不知薛前輩找我們莊主的客人有什么事兒?” “安云!”雖說才剛相識,程小小還是認出了聲音的主人。她望著幾乎從天而降的安云,大叫著抓住這根救命稻草。 薛晉山只愣了一下,便上下打量起了眼前的人。在確定他只不過是一個下人以后,他輕蔑的笑笑:“區區一個下人,來管我的事兒?” 安云一怔,似乎是被薛晉山嚇住了,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顯得有些為難:“這位姑娘是我家莊主很重要的客人,薛前輩請不要為難她。” “為難?”薛晉山見來了的不過是個怕事兒的人,更加的咄咄逼人:“我只是想向這位姑娘求教幾個問題,小兄弟就當什么都沒看到,我問完便走。” “不管前輩想問什么,今天天晚了……”安云緩緩低下頭。 程小小的喜悅沒能持續多久高興,就被安云怯懦的表現澆退了,她心里打起鼓來。 原來是個膽小鬼。季昆心里一笑:“師傅,我們別跟他啰嗦。”說罷,他狠狠瞪了安云一眼。 安云搔了搔腦袋,似乎很不情愿的開了口:“前輩……”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季昆白了安云一眼,突然扔下程小小閃到他面前翻手就是一掌,正打在左肩,把他摔倒幾尺之外。看著安云毫無反抗之力,他冷笑道:“我還當你有些本事,不但膽子小的可憐,而且只會動嘴皮子。寄嘯山莊怎么會有你這么沒用的下人?” 薛晉山愣了一下,雖然沒有說什么,但心中卻不滿自己的徒弟如此焦躁,做事不思后果。 安云勉強撐起身子,抹去嘴角的鮮血,連頭也不抬。 “算了,季昆,我們走。”薛晉山厭惡的看了程小小一眼,掉頭便走。 “師傅,為什么走?”季昆追了過去。 “這么沉不住氣,以后我怎么把大局交給你?雖然他只是個下人,可也是寄嘯山莊的人,在這里鬧出事可不是明智之舉。” “可是……” “好了,回房。”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