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短篇 > 黃沙戰士

更新時間:2019-08-12 01:44:44

黃沙戰士 連載中

黃沙戰士

來源:落初 作者:涂辰 分類:短篇 主角:羅布泊戈壁 人氣:

《黃沙戰士》為涂辰最新力作,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精彩內容:一年一度的環塔拉力賽即將拉開帷幕,一百多支世界頂級車隊云集在西域小鎮塔城,與以往不同的是,許多大組織都派出車隊參賽。豪門,地下組織,財閥,他們的目標究竟是獎金和榮譽,還是塵封于黃沙之下秘密?茫茫戈壁,大漠雄風,神秘遺跡,南疆北疆,風物奇絕,盡在黃沙武者。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警務車廂的氣氛十分詭異,安靜的幾乎讓空氣都凝固起來。

促狹的車廂只有四個座位。

兩個嚴肅的乘警并排坐著,一個年輕的小胡子看起來很有精神,另一個年長的則是有些倦怠,眼皮都耷拉下來,他們的對面一個留著寸頭的男人無聊的摸著下巴的胡茬,身旁是一個神色怪異的美艷姑娘。當然,安靜并不是絕對的,被像死豬一樣塞在角落里的王胖子掛著兩條晶瑩剔透的鼻涕,嘴里時不時的發出蚊子般哼唧的聲音,顯然大***奪命一腳果然是威力巨大。

“秦觀,漢族,js人,29歲,說吧,交代一下作案過程。”小胡子放下手中的身份證,打開本子準備寫筆錄。

“秦觀,男,漢族,js人,29歲。”秦觀面無表情的重復了一遍。

“還有呢,作案過程!”小胡子有些不耐飯,狠狠的朝秦觀瞪了一眼。

“·······”

“你這什么態度?!”

“沒什么態度。”

“嘭”木質的桌子發出一聲脆響,身旁的那個年長的乘警被嚇了一跳,看著自己的同時神色不悅。

“你說不說!我算是看出來,你小子就不是個好東西,看看你的頭發,才長出來的吧,勞改犯還給我裝斯文。“小胡子咬著牙罵道。

自從警校畢業,他在這列車上干了也有兩年了,還從沒見過這么油鹽不進的賊偷,要知道,做偷的大多都沒多大膽子,那些膽子大的不怕死的也就不來偷了,隨隨便便找個金店干一票只要不被抓到,那足夠好一陣逍遙快活的,所以這三只手不論是新手還是老江湖,怕警察那是通病,見著警察恨不得鉆地里去,逮著了也是嚇嚇就什么都招了,可對面這主顯然不屬于這類賊偷,說不定是個多次進宮的老油條。

“說什么,我不是賊,你們愛怎么辦就怎么辦,我沒意見。”秦觀撇了撇嘴,這不就是人贓并獲嗎,而且還是眾目睽睽之下被抓個正著,他還能說什么,蹲班房他倒是不怕,怕就怕這一折騰耽誤了環塔拉力賽的報名時間。

“你,好好好,你現在給我橫,等待會到站進了局子,我看你還能不能橫得起來,要不是這兒有女同志在,我早就收拾你了。”小胡子指著秦觀的鼻子再次破口大罵,眼睛的余光卻時不時的瞥向一旁的漂亮姑娘。

“這位小姐,嫌疑人很不配合,我們也不想耽誤你的時間,這樣吧,你先錄完口供,到站之后跟我們去局里簽個字就可以走了。”小胡子換上一副表情,面帶微笑和顏悅色的說道,像他這樣二十七八還沒結婚的新疆小伙早就算是大齡青年了,現在面對眼前這個美麗的姑娘讓他的心里很難保持平靜。

“我嗎?哦,我叫依拉勒.娜扎維吾爾族23歲·······那個,不好意思警察同志,我想去趟衛生間。”姑娘突然停下了,轉身向衛生間跑去。

“熱江啊,別審了,我看這兩位同志呢不像是賊,倒是那姑娘,你還是過去看看為好。”一旁年長的乘警終于睜開了眼睛,睡眼惺忪的看著秦觀。

“老古,你是不是看錯了,那姑娘是受害人,嫌疑人在這呢,我不看著嫌疑人,難道跑去衛生間盯著人家姑娘,你放心睡午覺,這種小案子我能處理。”小胡子有些詫異,他的這位老搭檔是鐵路警察干線上的一把好手,破案無數,這回是快退休了,特地到一線帶帶新人的,可沒想到人一老,洞察力會下降的這么嚴重,連受害人和嫌疑人都分不清了。

“哎哎哎,我看還是這位老同志說的在理,小同志啊你還是快去看看那位姑娘吧,看看她在不在衛生間哈,嘿嘿。”秦觀對著小胡子擠眉弄眼的一通調笑,又看了一眼墻角的胖子,豬頭上的兩管鼻涕已經變成兩條黃龍落在了他“壯碩”的胸前,那件價格不菲真絲汗衫算是徹底給毀了,胖子也不哼唧了,只是吹起吐氣間發出了輕微的鼾聲,好家伙,居然是睡著了。

“哈哈,你這朋友心可真大啊,這樣都能睡著,可憐老頭我想睡午覺都睡不踏實。”老古脫下身上的警服掛一邊,咕嚕嚕的灌下一大壺濃茶,竟然精神了起來,眼睛目光灼灼,兩條劍眉隱約的透出一股子英氣,想必年輕的時候也是帥哥一枚。

“胖子,給我起來,現在是審訊,你竟然在這睡覺,快起來。”小胡子面子上掛不住了,又是一腳揣在了王六的屁股上,王六這才悠悠轉醒,胯下的劇痛已經緩解了不少,只是隱隱還有些灼燒之感,不過北疆午后的瞌睡蟲實在是厲害,他這下仍然是一個迷糊的狀態。

“熱江啊,車馬上就要到站了,你快去看看那姑娘去哪了,別把人給丟了。”老古催促道。

‘’好吧,老古,這件案子你還是交給我,我把這三個人帶到局里好好審審,絕對不會冤枉好人的。”小胡子說著便大踏步的出了門。

“這位警官,我呢趕時間,您呢也肯定知道我是冤枉的,我跟這案子半毛錢關系都沒有,這樣,我下車之后能不能先走,我真的是趕時間。”

秦觀合掌哀求,他知道眼前這個老警察不是剛才那愣頭青,耍滑頭沒用,只能實話實說,看看對方能不能通融通融,實在不行給點好處費也行,畢竟離開賽時間還有一個星期,他費勁巴拉搞到的那輛功勛老爺車現在還在運輸途中,但比賽需要的領航員,后勤車,后勤人員,油料,水和食物,各種維修零件,物資他是一概沒有,關鍵問題是離車手報道時間只剩三天了,三天內如果找不齊這些人他是無法參賽的。

“年輕人,你呢,不是賊偷,不過你是剛從班房出來的混子,一樣不是什么好人,我雖然知道這事兒跟你無關,但你現在是人贓俱獲,這該走的程序還是得走,你呀要相信警察,我們不會冤枉好人的,你現在安心待著,待會跟我們去局子里把事情解釋清楚,沒什么事。”

老古不想打擊年輕警官的積極性,眼前這兩個家伙都是混子。交給年輕人練練手是再好不過了。

“好,您說的在理。”秦觀重重的靠在椅背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