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軍事 > 最強狼兵

更新時間:2019-07-29 23:34:19

最強狼兵 連載中

最強狼兵

來源:落初 作者:善良的蜂子 分類:軍事 主角:魯子吳超文 人氣:

完結小說《最強狼兵》是善良的蜂子最新寫的一本軍事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魯子吳超文,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誰記得臺兒莊血戰誰記得數萬廣西子弟兵參加了淞瀘會戰誰記得血戰昆侖關桂林保衛戰中被日本人稱為噩夢的最慘烈的戰斗嗎?廣西好男兒,身穿簡陋的軍裝,腳穿草鞋,從十萬大山中走出,為國而戰。我是廣西人,我家三代為軍,爺爺參加了抗戰,尸骨已經無從找起只有一封封家書和一本塵封的戰爭日記讓我們重回那一寸江山一寸血的抗戰歲月廣西狼兵我們的先輩當之無愧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誰能悍衛我國家,惟我廣西軍,誰能復興我民族,惟我廣西軍,我們有強壯的身體,我們有熱烈的肝膽,我們要保護民眾四萬萬。。。。。。”歌聲響亮,響徹了八桂大地,由李宗仁領導的第七軍,第四十八集團軍在一九三七年六月響應抗日的號召,終于向上海方向開撥。

一支六萬人的隊伍,身穿黃色軍裝,腳穿草鞋,布鞋,背著一個小米袋和一些簡單的衣物包袱的士兵浩浩蕩蕩的從桂林出發,向江蘇方向大步前進

在桂林集訓了一個月,六萬廣西熱血男兒終于踏上了援淞抗日之路。

“快,大家都快點,跟上。”一個滿嘴胡子的老兵正叫著讓身邊的隊伍走快一點,此次北上抗日,原本是一個少尉的楊大發,由于擴充兵力,從第七軍擴充到第四十八軍,因缺少軍官,作為三年老兵的他,終于升至中尉,并擔任了連長,此時正威風凜凜的叫著,讓自己手下的兵快步前進。

吳甲彪成了大胡子楊大力的第四十八軍一七六師一零一六團五連警衛班的戰士,領到一支中正步槍,三十發子彈,十斤口糧,此時正挺著胸從楊大力身邊走過。

“報告長官,我們正跑著步呢,現在到了什么地方了呀?”吳甲彪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側目問楊大力。

“才走十多天呢,路長著哩。”楊大發也跟著并肩前進。看著長長的隊伍,望不到盡頭,日行夜宿,少說也要兩個多月才能趕到上海,但這小子天天在問,到那了,到那了,問得讓人心煩。

“告訴你吧,甲彪,白參謀長的計劃是三個月內到達上海,所以要保持精力哦,五十天,希望的雙腳能跑完這一萬里路。”楊大力邊走邊說。

“哦,一萬里,也太遠了吧!”吳甲彪不禁咂咂舌,但看著浩浩蕩蕩的隊伍,心里又平靜了下來,少說也有幾萬人吧,別人能跑,我吳甲彪絕對能跑。

長長的隊伍走得不緊不慢,保持著整齊的隊形,一致的步伐向前前進。

吳甲彪回頭看了看走在身后的發小,吳甲成和吳詳文及吳超文,吳甲常四人,頭戴鋼盔,肩扛步槍的他們,除了一臉汗水外,臉上還洋溢著一種凜然的表情。

此時,六萬廣西軍也許都是憋足了勁,快步前進,希望早點趕到前線,統統把鬼子殺了才好呢。

每天都是按照計劃行軍的,走多少路,在那里停宿,都嚴格計算好了的,由長官指揮。走得有規律,所以不覺得太累。

晚上,隊伍行到那,就就地休息。除非下雨天,否則都不會進村或進城騷擾老百姓的,六七月的時候,天氣悶熱,在大路邊上睡覺,還挺涼快呢。

走了十多天,才出了廣西,接著進入了江西的地界。

吳甲彪和同村的四個發小緊跟著大胡子楊大發,走在隊伍中間,走了一個多月,也不知道到了那兒,每天行軍,都不免在問:“到那了,上海這么遠呀。”

腳下的路崎嶇不平,偶爾有一輛汽車從身邊不緊不慢的駛過,士兵們只好盡量靠路邊走,汽車不停的鳴笛,一邊噴著黑煙從隊伍邊駛過。

看著這些不可一世的車子,吳甲彪就有上去揍他一頓的沖動。但每次都被楊連長那雙銳利的眼睛瞪了回去。

經過一個多月的行軍,原本軍容整潔,威風凜凜的隊伍已經松垮了不少,黃色的軍裝布滿了煙塵和汗漬,頭發胡子長得亂七八糟,又長又亂,腳下的草鞋已經換了五六雙了,好多人把鞋子穿破了,干脆赤著腳走路。

一眼看上去,衣服骯臟,頭發又長又亂,赤著腳,就像一群叫化子差不多。

以至路過村莊或城市,那些百姓看著這么一支大部隊緩緩走過,議論紛紛,這些廣西兵像乞丐一般,能打仗么?

吳甲彪當然不會理會那些指指點點,他只希望快點到達上海,快點結束那場戰爭。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的洗個澡,剪個頭發,要不,這么熱的天氣,頭發就會長騷子的。

又是一個黑夜的來臨,隊伍在一個縣城的門口的路邊停了下來,保持隊形,就地生火做飯。

“晚上不許擅自離開隊伍,就地睡覺。”各班各連各排又宣布了一遍紀律。

但吳甲彪和吳超文,吳甲常,吳魯,吳詳文五個發小早已經合計著,趁大家都睡著了,就溜進城里找個理發店理個發,順便沖一沖身上的污漬。

五人借著去方便,回頭掃了眼哨兵,看看哨兵昏昏欲睡,五人就就轉身向城里的路走去。

城門已經關閉,吳甲彪卻有他的辦法,走到一處側面,看著城墻的城墻上長著的亂草,吳甲彪便挽起袖子,倒退了幾步,一個急沖,踏著墻磚,抓著亂草,蹬著墻磚,就向上爬,幾下子就爬到了城頭上。

做過獵人的他,再徒再高的地方一樣能攀爬上去,何況才四五米高的城墻呢。

吳詳文和吳超文,和吳甲常,魯子四個也是練過家子,打過獵的人,幾個跳躍,就爬上了城頭。

五個衣衫襤褸的大兵,背著長槍,鬼鬼祟祟的出現在城頭上,在昏暗的夜色下樣子還是挺嚇人的。

吳甲彪整了整背上的東西,就帶著兄弟們走下城來,但站在街頭上,五人全傻了眼,四周一片漆黑,店鋪全關上門,街上連行人也沒一個,去那里找理發店呀。

“走,既然來了,就去看看,看見理發店就敲門,咱們有錢,理了發馬上就回去。”

可是,五個大兵扛著槍,背著行李,在街上搜索了一番,從街頭行到街尾,卻愣是沒看見一間理發店。

“這么一條街都沒有理發店,應該在巷子里面吧?”吳超文自作主張的說著,然后指了指前面的巷子。

五人不約而同的向巷子走去,果然,里面還有燈光,而且還有店子開著門,門前還有人在走動。

吳甲彪大喜過望,也不看店子門上掛著的牌子,一腳就踏了入去。

一陳胭脂味撲面而來,四個大兵頓時呆住了,只見一群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堂中說著話,看見了吳甲彪他們,頓時呆著了,捂看嘴,驚訝的望向步入門口的五個不速之客。

“叫花子?”一個穿紅衣裙的姑娘第一眼打量著吳甲彪,差點就叫了出來,當看到他們背上還扛看支長槍時,頓時嚇得一跳,趕快退了兩步,指著面前五人:“兵,兵,有槍。。。。。”

“對不起,我們走錯地方了。”吳甲彪趕快用桂柳話說著,就拽起兄弟們就走。

“哎呦,兵哥哥呀。”此時,卻被一個搖著扇子的胖女人攔住了去路。

一邊扭著身子一邊打量著面前四個大兵,臉上盡是笑容。“兵哥哥,來這里不樂乎一下,就走了么?”那胖女人說著就回頭叫:“姐妹們,生意來了,怎么不上來招呼客人呢。”

七八個染著紅嘴唇的姑娘便圍了上來,伸手將吳甲彪他們往樓上拉。

吳甲彪他們幾個那里見過這陳勢,只好雙手死死的抱著柱子或扶手,不讓這些女人拽上去。

“你們拽我干什么?你們這兒是干啥的?”吳甲彪急急的問。

“這里是怡春院呀,是男人找快樂的地方呀,難道你不知道?”一個及肩短發的姑娘止住拉扯,打量著吳甲彪,問。

吳甲彪搖搖頭,急急的說:“我們是從廣西來的,走了兩個多月了,連一個澡都沒洗過,頭發長得像姑娘了,只是想找個地方,洗個澡,理個發而已,想不到誤入你們的店里了,抱歉,打擾了。”

廣西?走了一個多月?

眾姑娘頓時把抓著大兵的手縮了回來,重新打量著面前四個大兵。

“你們要去那里?”那個姑娘又問。

“上海。”

“你們要去殺鬼子?”那姑娘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

五個大兵看到姑娘震驚的表情,頓時挺了挺胸,莊重的點了點頭。“咱們來了六多萬人,就是準備到上海殺鬼子的。”吳甲彪認真的道。

“對,咱們正急著去殺鬼子呢,只是頭發長,身體臟得發慌,否則我們才不半夜來城里找理發店呢。”

吳超文也跟著說。

“去上海,還要走十多天的路呢。”那姑娘語氣充滿了溫柔。

“十天?”吳甲彪仔細算了算,已經快要到達上海了,不禁一喜,說:“路就快走完了,干鬼子的時候到了呢。”

吳甲彪說著,兩眼發光。

“俺就是剛剛從上海逃難過來的,鬼子可兇呢。”那個短頭發的姑娘輕輕的說。

可是,再回頭時,那五個大兵已經齊步走出了院子。

“請留步,兵哥哥。”吳甲彪他們剛走到門口,卻被八個花技招展的女人追上來,攔著不讓走。

“各位大姐妹妹,我們不是說過了么?我們在找理發店,沒有的話,只能回去了,長時間不回去,被長官發現了,可受到懲罰的呢。”吳甲彪急急的說。

那個短發姑娘卻叫著:“別怕,一會兒就好,我們可以給你剪頭發,再說了,我們這兒有熱水,可以讓你們洗個澡。”

“這?”吳甲彪和伙伴們互相對了一下眼。

“快進去吧,你也不看看自己,都臟成什么樣子了。”短發女孩伸手就拉吳甲彪。

五個漢子被讓姑娘們推著,拉著,又再次踏入怡春院。

洗了個熱水澡,還用上香噴噴的洋皂,五個從廣西邊陲過來的漢子感動莫名,雖然軍裝破爛,但身體已經輕松了不少。

短發姑娘親自給吳甲彪剪發,胡子也剃得光光凈凈,剪了個寸頭。

在剪發中,吳甲彪才知道,這姑娘叫肖燕,從上海逃難過來的,還是復旦大學的學生呢。

“鬼子可兇哩,地上有坦克,天上有飛機,所到之處,片甲不留。彪哥哥,你可當心了。”肖燕關心的說。

“有啥可怕的,咱們有槍嘛,我們人多,就幾個鬼子能蹦達幾天,只要咱們的部隊壓上去,鬼子就逃不了。”吳甲彪剪完頭發,抓起槍,沖肖燕拍了拍胸,笑。

“哦,多謝了,肖姑娘。”一枚銀元遞到了肖燕面前。

肖燕把吳甲彪的手推了回去,臉色一凜:“你們都是打鬼子的兵,我怎么能收你的錢呢?”

肖燕堅決不要,吳甲彪也急了,說:“理了發,怎么能不給錢呢,這不是個理兒嘛。”

“算我服你了!”肖燕那粉紅的小嘴努了努,把那枚銀元接在手中把玩著,想了想,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銅制的觀音掛牌,帶著一條小綢繩,她將觀音牌掛到吳甲彪的脖子上,不顧一臉驚訝的吳甲彪,認真的說:“彪哥,你聽著,你必須給我好好的活著,多打鬼子,這個觀音會保佑你的。”

“這?姑娘這么貴重的東西,我怎么能。。。。。。”但話未說完,就被肖燕推出了房門。

五個剪了頭發,剃干凈了胡子的大兵英武了不少,五人立了立正裝,向姑娘們敬了個軍禮,轉身,走出了大門。

姑娘們也轉身走入房中,但有幾個已經開始抹淚,多俊的少年郎呀,千里迢迢的從廣西遠道而來,去殺鬼子,去赴死。

肖燕倚在二摟房中的窗邊,目送著吳甲彪敬著軍禮,踏著正步轉身離去,早已淚流滿面。

當一個小姑娘不舍的追出門口時,卻見一群大兵把吳甲彪四人圍住,繳了械,被綁了起來。

“丟你老母,當兵的怎么能來這種地方呢?”一個留著一嘴大胡子的兵重重的踢了腳吳甲彪,才押著他們五人遠去。

“不好了。。。。。。兵哥哥被抓走了。”小姑娘邊叫著,邊哭了。

相關內容推薦: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