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軍事 > 抗戰烽火之天狼

更新時間:2019-08-06 22:06:19

抗戰烽火之天狼 已完結

抗戰烽火之天狼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烈陽化海 分類:軍事 主角:洪宇美智子 人氣:

獨家完整版小說《抗戰烽火之天狼》是烈陽化海最新寫的一本軍事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洪宇美智子,書中主要講述了:不是穿越劇,里面也沒有大兵團作戰。只有一群懷著拳拳愛國心的青年,用他們的智慧,完成一個接著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他們里面沒有蘭博,也沒有可以預知未來的外掛,他們有的只有中國青年的樸實無華的智慧。親情、兄弟情、愛情、戰友情;團結、努力、奮斗、不怕犧牲!...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話分兩頭,洪宇跟趙啟山和錢維庸碰頭的時候,曾明山跟著喬維斯來到了拍賣洋行大門口。看著繁華的大街,忽然曾明山的心中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仿佛周圍有很多雙眼睛正盯著他一樣。不自覺的向四周看了看,曾明山輕嘆了一口氣,跟著喬維斯走進了拍賣洋行。

走進辦公室,喬維斯剛招呼曾明山坐下,敲門聲響了起來。喬維斯叫道:“進來!”

女秘書推門走進了辦公室,說道:“喬維斯先生,剛剛查爾斯先生來找你,你不在。他先回去了,說等你回來了,讓你給他回一個電話。”

“我知道了!”喬維斯接著吩咐道:“安娜小姐,去倒兩杯茶進來。”

“好的,先生!”安娜退出了喬維斯的辦公室。等辦公室的門關上,喬維斯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了兩份協議,把事先談好的條件寫好之后,拿著協議走到了曾明山的邊上坐下,把協議遞給了曾明山,說道:“曾先生,這是我擬訂的協議,你先看看。沒有問題我們就把這份協議簽了。”

“好!讓我先看看!”說罷曾明山接過了協議看了起來。過了大約十多分鐘,曾明山把協議放到了茶幾上,說道:“協議沒有問題,錢……”

“你放心!”不等曾明山的話說完,喬維斯站了起來,走到了落地保險柜前,拿出了鑰匙,轉動密碼盤,打開了保險柜,從里面拿出了一個小箱子,關上保險柜回到了座位上,把小箱子放到了茶幾上,打開了箱子,說道:“曾先生,這是價值兩萬大洋的黃金,你看一下,是不是對數。”

曾明山清點了一下箱子里的金條數量,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你怎么送我離開北平?!”

喬維斯笑著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張我車票,說道:“這是今天下午五點三十分,北平開往鄭州的火車票。簽完協議,我立刻派車直接把你送進火車站。同時我會派人散播消息,為了保證你的安全,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拍賣結束,你都住在我們的拍賣行里。你看怎么樣?!”

曾明山深深地嘆了口氣,說道:“現在也只能夠如此了。”說罷曾明山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鋼筆,在協議上簽了字。

日|本|公|使館,野田辦公室。

“咚、咚、咚!”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留著仁丹胡的青年敲響了野田辦公室的門。

正坐在辦公桌前,低頭忙碌的野田聽到敲門聲,頭也不抬的叫道:“進來!”

青年推門走進了野田的辦公室,火急火燎的說道:“野田閣下,剛剛得到消息,曾明山去了平德拍賣洋行。”

“納尼?!”野田微愣了一下,接著問道:“弄清楚他去平德拍賣洋行干什么了嗎?!”

青年猶豫了一下,聲音有些顫抖的回答道:“還沒有!”

“八格牙路!”野田憤怒的跳了起來,罵道:“你們是干什么吃的?!怎么連這么一點事情都辦不好?!”

青年回答道:“閣下請息怒!我們在平德拍賣洋行的人,今天中午被喬維斯支開了。這個消息也是我們在平德拍賣洋行里發展的內線傳出來的。因為內線在平德拍賣洋行內只是一個打雜的,所以獲取的消息有限。”

“不用說了!”野田打斷了青年的話,遲疑了一會,站了起來,走到了衣架邊,拿起了掛在衣架上的帽子和大衣,帶著青年走出了辦公室。

上了車,侍衛問道:“野田閣下,我們去什么地方?!”

野田想了想說道:“去湖南會館。”

“嗨依!”侍衛應了一聲,對駕駛員說道:“去湖南會館。”

三輛轎車開出公使館,一路飛奔。過了大約半個多小時,轎車在湖南會館的門口停了下來。侍衛下車打開了后車門,野田下了車,站在湖南會館的門口,看了一會,手一揮,邊上的手下動作麻利的沖進了會館。

正在跟客人聊天的會館館長看到突然沖進來的人,忍不住呵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不等館長的話音落下,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小平頭拿槍頂住了館長的頭。野田走上前,問道:“曾明山現在在什么地方?!”

雖然湖南會館的館長膽子很大,但是被人用槍頂著腦袋,就是膽子再大,也有些抖抖索索。館長看了看用槍指著他的小平頭,聲音有些顫抖的回答道:“曾明山,現在不在會館里。他跟一個洋人出去了。不過他的跟班還在他房間里。”

聽到館長的話,野田向自己的手下使了一個眼色。站在邊上的手下心領神會的點了一下頭,帶著兩人向曾明山住的地方走去。過了大約三四分鐘三個手下一個拿著曾明山隨身攜帶的行李箱;二個押著二愣子來到了前院。一到前院,二愣子像是早就認識野田一樣,“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跪行了幾步,來到野田的面前,哭泣道:“這位爺,我只知道我們家老爺跟平德拍賣洋行的經理一個叫喬、喬維斯的人去了拍賣洋行,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野田有些蔑視了看了二愣子一眼,手一揮,兩個手下上前,把二愣子架了起來。野田問道:“喬維斯什么時候來的?!”

二愣子想了想回答道:“中午,我跟我們家老爺剛剛吃過午飯,他就來了。跟我們家老爺聊了大約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他們在聊些什么,你能告訴我嗎?!”說著野田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銀元,說道:“你告訴我,這些大洋就是你的。”

二愣子看著野田手中的銀元,心中暗道:“錢是好錢,也要拿了有命花才行啊!”打定主意先保住小命的二愣子雖然裝出一副戀戀不舍的樣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說道:“這位爺,我家老爺向來疑心病重,重來不相信我們這些做下人的。他們聊的時候,我家老爺把我支開了。我真不知道他們在聊什么。”

野田盯著二愣子看了一會,眉頭慢慢地皺了起來,這時站在邊上,翻看曾明山他們隨身行李的人,拿著一封信走到了野田的身邊,恭敬的把信交給了野田。野田接過信,掃視了一下信封上的字,隨后打開信封,從里面抽出信,看了起來:“二愣子,你看到這封信我已經離開北平。箱子里有五十塊大洋,算是你這幾天的辛苦費。我們賓主之情已盡,望你今后好自為之。曾明山留。”

“八嘎!”野田怒罵了一聲,把信丟向了二愣子,同時沖著邊上的手下,說道:“派出所有的人,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曾明山找出來!”

“嗨依!”手下異口同聲應了一聲,初擁著野田走出了湖南會館。

目送著離去的日|本|人,二愣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時才感覺到,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很汗澆透了。過了七八分鐘,二愣子緩過了勁,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快速的看了一遍信的內容,嘴里罵罵咧咧的把被日|本|人翻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放進了箱子里,抱著箱子離開了湖南會館,找了一個電話亭,打了一個電話給馬全有的親信。

掛了二愣子的電話,馬全有的親信片刻不敢耽擱,火急火燎的跑進了馬全有的辦公室,說道:“局座,二愣子剛剛來電話,曾明山跑了!”

“什么?!跑了?!”馬全有猛地椅子上跳了起來,問道:“二愣子說了曾明山是什么時候跑的嗎?!”

親信回答道:“跟平德拍賣洋行經理喬維斯走的,走了已經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了。”

馬全有不斷的在辦公室里來回走,心中暗道:“喬維斯這個人,我十分了解,他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人。他跟曾明山之間一定有什么交易,要不然他不會把曾明山送走。”想到這里馬全有立刻醒悟了過來,嘴里嘀咕道:“好一個喬維斯,居然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

“局座,我們該怎么做?!”親信湊到了馬全有的身邊問道。

馬全有想了想,說道:“曾明山想要離開北平城,沒有那么容易。讓車站、城門巡邏的弟兄們都給我把照子放亮一點,誰抓住曾明山,老子有重賞。”……

在協議上簽好字,曾明山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半。在喬維斯的辦公室休息了一會,喬維斯派車送曾明山離開了拍賣洋行。雖然事先喬維斯買通了火車站看大門的,轎車可以直接開進火車站,但是已經成為驚弓之鳥的曾明山比別人更加的小心謹慎。在半路上曾明山發現路邊一個乞丐跟他的身材差不多,于是找了一個借口讓轎車停在路邊等他。下車后曾明山把乞丐拉進了邊上的胡同,出了一塊大洋跟乞丐對換了衣服,然后讓穿著他衣服的乞丐上了轎車。

目送著轎車離去,一身乞丐服的曾明山又走了兩條馬路,來到了一處不起眼的電話亭附近,站在一邊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曾明山走進了電話亭,打了一個電話,沒過多久一輛轎車停到了電話亭邊上,曾明山看了看駕駛室里的人,笑著打開了轎車的右后門,坐了進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