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軍事 > 華星戰魂

更新時間:2019-08-13 03:09:08

華星戰魂 連載中

華星戰魂

來源:落初 作者:復觀 分類:軍事 主角:高頊孫子 人氣:

經典小說《華星戰魂》由復觀所編寫的軍事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高頊孫子,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們愛好和平,不到最后關頭,絕不輕言戰爭,戰端一旦開啟,則星不分大小,人無分老幼,皆有守星抗敵之責。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算了吧,這些人我們現在招惹不起。”蔣彥清同樣不喜歡這種人,但他知道,這些人招惹起來會很麻煩,拉住戴蒙快速離開磁梯口。

“奇怪,這棟樓住的都是女教師,他們來這干什么?”戴蒙狐疑道。

經他這么一說,蔣彥清心中頓時生出不祥之感,快速跑回磁梯,上面的指示燈顯示,磁梯停在十五層

戴蒙驚訝道:“這不是香姐那層嗎?”

“不好。”蔣彥清心中更加不安,他使勁的按動磁梯開關。

可是,磁梯卻停在十五層不動。

之前的不祥,此時已變成了恐懼,不能再等下去了。

“爬樓道!”

蔣彥清招呼戴蒙一聲,當先一步奔著樓道而去。

難道那些人要對香姐不利?戴蒙剛才還不明白,琢磨片刻才想到。抬頭去望,已看不到蔣彥清的身影。

“敢對香姐不利,看我不撕了你們。”

戴蒙把頭盔戴上,啟動機甲,哧的一聲竄進樓道。

跑到四樓才看見蔣彥清拼命奔跑,他追上去攔住他:“用機甲。”

這時,蔣彥清才發現,自己拎著機甲頭盔傻傻的奔跑,他連忙戴上頭盔快速啟動機甲,沖戴蒙比了個手勢繼續攀爬。

送走蔣彥清后,呂順香收拾了一番,將廢棄雜物打包扔進樓層中的回收箱,回屋正要關門休息時,四名貴少從磁梯中出來:“呂老師等一下。

呂順香聞聲望過去,四人雖然穿著華麗衣服,卻開襟露肌,隱隱傳來的酒氣告訴她,不要搭理這些人。

就這一瞬間,四人已經沖過來了,黃少一手扺住門把手,邪惡地說:“呂老師,我們有點事情要跟你談談。”

“你們要談什么,我們可以到外面談,哦不,明天去辦公室談。”呂順香驚恐的有點語無倫次。

“辦公室談這事,想來別有一番情趣。”柴守訓哈哈笑道:“先在你家談一談,呂老師有興趣,我們哥幾個明天再跟你辦公室談一次也是不錯的。”

說話間,黃少已經推開了呂順香家門,四人擠進房間中,將呂順香夾在中間。

“咣”的一聲,竇聰把門關上。

“你們要干什么?”

呂順香想要跑出去,卻被柴守訓一把抱住:“當然是干你了,哈哈……”

“大美人,你就乖乖的從我們吧!”

“不要,你們不可以這樣。”呂順香吶喊著拼命掙扎。

“哈哈!”看到呂順香驚恐的芳容失色,四人笑的越發開懷。

“大美人,不要怕,我們會讓你快活的。”

柴守訓手伸向呂順香的胸前,利索的解開了領口第一顆鈕扣。

玉肌裸露在眼前,柴守訓再也忍不住戲謔,只想馬上占有身下這具曼妙的身軀。

羞辱讓人痛不欲生,此刻的呂順香,想死的心都有,但是,在某些時刻,生死并不能由自己做主,求饒并沒用,她眼中彌散著死灰色。

哪怕是賊寇侵襲,也不曾這樣,她已經絕望了。

“叮咚……”

外面響起了門鈴聲,但四少并沒有聽到。

“叮咚叮咚……叮咚……香姐你在嗎?我是彥清。”

“好像有人來了。”排在最后一個的竇聰,負責按腳,并未看到那片春光,尚能一心兩用。

“門關著,里面發生什么誰也不會知道,別管他了,那人按一會沒回應自然會離開。”吳忠排第二,他不希望即將來臨的好事出現意外。

竇聰想想也對,沒有誰會知道里面正發生什么。他不了解,呂順香與蔣彥清之間相互有多關心對方。

香姐才剛送自己下樓,完全沒有不在的可能,現在門鈴按了一遍又一遍,香姐卻沒出來開門,腕表通話也沒回應,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戴蒙,把門撞開。”蔣彥清心中認定,就不再顧忌會造成什么影響。

咣鐺一聲巨響,門撞開了,昔日景象又一次在眼前重演。

一起長大的女同學,教自己讀書識字的女老師被海盜壓在身下凌辱。

許多老師和同學,包括爺爺想要阻止那一切發生,慘遭機刀斬殺,肢腸散滿地,鮮血流成渠。

誰見了那一幕,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蔣彥清每日提醒自己,活下來就是要為慘死的親人同學報仇,為此他不惜辛勞,投身軍校。

現在大仇未報,相同的事情又一次發生,受害人是自己最親最敬愛的香姐。

“啊!”

蔣彥清恨欲狂,舉刀沖過去,他要將這些人剁成肉餡喂狗。

突然有人撞門而入,令四少驚慌不已。他們自認計劃周密,完全沒有被人發覺得可能。

直到刀光帶著殺氣逼近,幾人如夢方醒,上竄下跳連滾帶爬逃避,柴守訓趴在呂順香身上脫她衣服,背對著門口,蔣彥清的機刀首先砍的就是他,饒是他反應過來,左肩背仍是沒躲過去。

四少自以為行事周密,呂順香又是一弱質女流,誰也沒有想過要帶上機甲,哪曾料到竟會出現這種狀況。

蔣彥清穿戴的機甲,若是平日在他們眼里,完全就是垃圾品,他的機甲格斗術更是豪無半點招式可言,純屬胡劈亂砍。

可就是這樣,機甲就是機甲,再破舊的機甲,也不是肉身可以抵抗的。若是讓他亂刀砍上,就算不死,丟人也丟大發。

眼瞅著情況不妙,四少心生退意,他們躲避蔣彥清的機刀,一步一步向門口挪移。

“想跑,沒門。”

戴蒙的驚訝完全不亞于蔣彥清,直到此刻,才被蔣彥清的鬼叫狼嚎驚醒。

竇聰見出路被堵死,心思百轉千回,見呂順香抓著衣服捂在胸前,頓時心生一計,趁著蔣彥清在追砍柴守訓,偷偷跑到床前,從地上撿起一條絲帶,一把勒住呂順香的脖頸大聲減道:“快住手,不然我勒死她。”

突兀的一聲,叫醒了所有人。

蔣彥清方才怒火攻心,不顧一切見人就砍,現在發現香姐在別人手里,他投鼠忌器。

其他三人,見蔣彥清停下了,忙不迭的跑到竇聰身邊,挾制呂順香。他們明白,現在這個女老師就是他們的護身符。

“彥清怎么辦?”戴蒙不知如何是好,走近蔣彥清小聲問道。

蔣彥清看了幾人一眼,努力平復心中的怒火道:“香姐在他們手上,不要輕舉妄動。”

他的話,四少聽的真確,越發有持無恐了,黃少傲慢道:“你們兩個吃了豹子膽,敢來壞我們好事。”

此話一出,戴蒙火氣嗖的一下就上來了,原本下垂的機刀重新舉上頭頂,做勢欲砍。

蔣彥清的怒火,更是寫滿在臉上,寒聲道:“放了呂老師,不然你們都得死。”

“當我們是三歲孩童呢,放了她你還能放過我們嗎?”

“我,蔣彥清在此發誓,只要你們不再傷害呂老師,就讓你們安全走出這房間,如有違背,九族受誅。”

誓言在華漢是神圣的,特別是男人,如果違誓,且不說那虛無的報應,單是世人的唾棄就不可承受。上至王候公卿,下到販夫走卒,人人都以信誓守諾為本

。

有此一諾,四少神色安定不少,竇聰稍稍松了松絲帶說:“還有那個大個子。”

“我聽他的。”四少并不相信戴蒙的話,戴蒙只好發誓:“只要你們放了呂老師,我保證不殺你們。”

得到確切的保證,竇聰放下呂順香:“今天這事就當沒發生過,以后我們也絕不會再來傷害她,我們可以走了嗎?”

蔣彥清示側身,示意戴蒙給他們讓路。

“我們走。”四少此刻,只想趕快離開,回去取了機甲,好將今天的羞辱洗刷,至于剛才所說絕不再傷害呂順香的話,那不過是為了穩住蔣彥清而已。

四人剛走出房間,蔣彥清咣的一聲再次祭出機刀對戴蒙說:“你留在這保護香姐,我去剁了那些雜碎。”

“彥清,你剛才發過誓了。”戴蒙擔心道。

“他們已經出了這房間。”蔣彥清不顧一切追了出去。

“啊!不要殺我。你說過不殺我們的。”

“去死吧。”

屋外傳來凄厲的慘叫聲,戴蒙找了件外套給呂順香披上后,跟著追出去。

磁梯門口,只有柴守訓躺在血泊中,進氣少出氣多,顯然是活不了了,旁邊還有一支手,不知是誰的,其它人不見蹤影。

顯然,四少是想搭乘磁梯下樓時被蔣彥清追上。

蔣彥清追過來一陣狂砍,四人作鳥善散,血跡從磁梯口一路灑向人行樓道,很顯然,那是他們逃跑的方向。

鬧出了人命,而且死的人是帝京來的貴少,戴蒙隱約感覺到,這事對于蔣彥清,恐怕會有天大的麻煩,連忙追過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