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守護者

更新時間:2019-08-12 01:37:04

守護者 已完結

守護者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斬不滅 分類:靈異 主角:紅綠燈毛根根 人氣: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守護者》的小說,是作者斬不滅創作的靈異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本書主要講的是:在尋找失蹤的家人幾年后又被一直陪伴左右的男朋友背叛,讓‘我’心灰意冷。在差一點撞車自殺后遇到‘緋然’,她指給‘我’一個神秘之旅。讓‘我’找到一個可以麻木自己腦神經的辦法,那就是不停的接觸古怪神秘事件。然而接觸越多,慢慢的發現,原來‘我’本身就是神秘世界中的神秘存在守護者。當‘我’問出,守護者?守護什么后引來百鬼夜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翻開手機,欲在網上查查關于八卦的知識。對于八卦之類的我僅限于小說里提過的知識。網上很多關于八卦方面的東西:什么‘八卦是伏羲根據河圖和洛書圖研創的簡易圖’等。讓我注意的一點是八卦源于對天文地理的觀測記錄。至于八卦占卦那是后人增加上去的。‘替樓房算命那是不可能的,觀測天文地理好像也說不通,’我坐在一塊方石上想了很多‘天文地理?當時打基礎是很困難的,這應該屬于地理方面的問題,想成功當然要改變地理問題,難道畫個八卦圖就能改變地理了……

“你有沒有聽過關于龍柱的故事?”師姐站離我有兩米遠幽幽的說,看樣子并不像對我說的,然而四周又沒有其它人。

“沒聽過。”我淡淡的回答。

“那是多年前建高架時的事。這個工程不管對于政府還是市民意義都很重大,開始工程建設的非常順利。但是,在工程進入非常地段時卻遇到了一個基礎地樁怎么也打不下去的怪事。當時翻閱了無數資料也找不到原因。無計可施時才向一位高僧請教。高僧焚香禱念后,叮囑某時某刻后即可打樁。然后成了。而龍柱就是那件事后留下的唯一證據,你相信是真的么?”師姐看也不看的問。

“誰知道呢!”我無所謂的回答。

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什么易學,玄學,風水學……關于這方面的傳說也很多。只是傳說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的誰也不知道!

太陽終是經不住黑夜的誘惑,沉然睡去。晚風雖然有點冷卻能讓人清醒。今晚的星空不錯繁而明亮卻在四臺大功率的工程燈的照射下失了色彩。

“你在哪里?什么時候回來?”師姐對著手機說。想來應該是給藍薇打電話:“快點”

近七點,藍薇扶著一位白發瘦高戴著金邊眼鏡的老頭出現在眼前。

“走得快點,太慢了。”藍薇噘著小嘴囔囔。

師姐連忙迎上去,笑著叫道:“藍爺爺好。”

“好好好,你看看我這孫女多孝順,把爺爺當鴨子趕,從窩里一直趕到這亂石地,是不是準備吃進肚去。”老爺子略有些氣喘說。

“吃你,我還怕噎著呢。“藍薇帶著嬌笑白了他一眼:“快來看看,這些圖形是什么?有什么意義?你可是老探長!”

老爺子愛憐的看著她。

看到他讓我想到了我爺爺。他也是一位每根頭發都白透了,高高的個子,背有點駝,總用慈祥的目光看著我卻又早早棄我而去的臭老頭。

“怎么樣,看得懂嗎?”藍薇與師姐陪著老爺子仔細觀察。

“一些奇怪的圖形罷了,沒什么大不了的。”老爺子背著雙手說。

“怎么會呢,師姐說這是先天八卦圖。而且,這塊地連挖掘機都一點辦法沒有,這不太奇怪了。”藍薇聽到老爺子不說實話氣得跺著小腳。

“沒什么奇怪的,只是有人故弄玄虛而已。好了,都回去吧。”老爺子淡淡的說。

“爺爺,你又不對我說實話是吧。什么叫故弄玄虛?誰有那本事故弄玄虛到連現代機械都無可奈何的地步!爺爺,你總是這樣,明知道有事卻不肯對我說。不就是什么鬼怪嗎,為什么你就不能對我說呢?”藍薇急得面色泛青。

“薇薇啊。”老爺子愛憐的看著她。

“這個案子對我很重要。無論我花什么代價我都要偵破它。”藍薇倔犟道。

老爺子眼神有些復雜的看著她,好一會輕聲的問:“告訴爺爺你是誰!”

“我是警員藍薇薇,是個唯物主義者。但是,我也相信世上有神奇的事物存在。”藍薇道。

老爺子輕嘆一聲。

“你不說也沒關系,我就算用手指甲一點一點的挖我也會把它挖開的。看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我都會把它從里面揪出來。”藍薇堅定不移的盯著地面。

她的這一番言論倒讓我有點刮目相看了。只是想不明白她為什么會如此執著。

“唉,長大嘍。你等著,我到你車里打個電話,不許跟來。”老爺子看著地面長長的嘆口氣,搖著頭往回走。

“那你快點,我等著。”藍薇噘著小嘴。

“我有腿腳不比你差。”老爺子語氣中透出一點調皮。

看到老爺子離開,藍薇四處看了看,拿起一把錘子高高的輪起狠狠的砸下卻連個碎石星都沒有濺起來。她連砸幾下,沒有結果后才停手,有些氣喘的說::“什么鬼東西,這么硬。”

“藍小姐,我們……”領隊從車里出來,走近不好意思的說:“兄弟們也餓了。想早點回去,你看……”

“沒問題,去吃飯吧,前面那條路上有家‘福滿樓’知道吧。這點錢你們拿去吧,盡情的吃,各位朋友都辛苦了。”藍薇豪爽拿出幾張百元說。

“這個,不好意思的。藍小姐,你太客氣了。”領隊呵呵笑道。

“我們都是朋友,這個別客氣了。改天你再請我就是了。去吧,我們會留在這里的。”藍薇說。

“那好,我們先去了。謝謝藍小姐,謝謝。”領隊說著招呼工人離開。

師姐輕笑著搖了搖頭說“薇薇,看來你這個月的工資徹底完了。”

“沒事,我家里也不缺我這點小錢。你們餓不餓,餓了讓他們吃完帶點回來。”藍薇說。

“我還好。”師姐說。

“郗易,你呢,餓傻了?”藍薇道

“不餓。”我說。

“爺爺……”藍薇仰頭大叫一聲:“半個小時了。”

“我知道。”老爺子遠遠的應了她一聲。

老爺子再次出現,他緩緩走到二單元沒能拆的一側,找一塊平坦一點的石塊坐下:“瞧你這點出息,就這么個屁大的時間就吼叫了,一點耐性都沒有怎么才能做好一個真正的警探。”

“我知道我的缺點這個你回家再說我。現在,你告訴我,你剛才給誰打的電話?”藍薇跟著坐在他身側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閃著

“一個能幫上忙的人。慢慢等吧。”老爺子一只手摸著藍薇的秀發,一手捏著她的鼻子親呢道。

“爺爺,他到底是誰?”藍薇不停的追問道。

“不要問。”老爺子簡單的說:“等!”

等,等是件痛苦的事。特別是等一個神秘的人。

藍薇纏著老爺子。師姐研究起那個圖形。我坐在一邊上網看關于八卦的知識。

八點多,領隊他們吃完了回來問藍薇還有什么事要吩咐。

藍薇看了看老爺子,老爺子搖了搖頭。她道:“那好,你們先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各位朋友了。”

眾人客氣一番,開車離開。當然大功率工程燈也帶走了。藍薇與師姐回到車上去拿照明工具。

老爺子一會看看星空,一會看看圖形。禿光的眉頭微微的皺在一起。

“你為什么不愿意把知道的全告訴她?”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藍老爺子對于地上的圖形是知道什么的。我想不明白他為什么對他親孫女有所保留。

“你是……不是警隊的人?”老爺子此時才注意到我,他奇怪的上下打量著我。

“郗易。”我淡淡的說:“這個圖形看似先天八卦,其實還是有區別的。區別在于那個圓并不是純圓。在每組線段相對應的圓上都有一小段缺口,有規律所以不是意外為之。而先天八卦圖上面那個看像圓的形其實是兩個對稱的實體組成的。表示陰與陽,不會有缺口的。”

老爺子坐下星光下,一雙眼睛閃出疑惑光芒盯著我一言不發。我與他隔著一個圖形面對面坐著。

“你姓郗?哪個郗?”老爺子聲音中有一絲不易覺察的顫抖。

我也很奇怪的看著他。為什么對我的姓這么好奇:“希望的希加個耳。”

“這個姓還有其它解釋嗎?”老爺子的古怪言語讓我感覺他像是有千言萬語要說一樣。

“你們在聊什么?”藍薇和師姐提著三盞手題式手電過來。“怎么不說了,你不會又在說我小時候的壞事吧!”她瞪向老爺子不悅的說。

“哈……爺爺還不能說說么。你這小家子氣從哪學來的……”老爺子笑道。

我不解的看到老爺子眼神恢復到他應有的慈祥。

風越來越冷,她在提醒我們夜深了。不管等誰等的時間也太長了。

“已經十一點了,爺爺,你到底找的是什么人架子這么大?怎么到現在還不來。是不是放了我們鴿子了。”藍薇急得沖著老爺了吼道。

“喲嗬,看來我來得太晚嘍。”一聲輕柔的聲音從左邊響起。他就像突然出現一樣,沒有一點聲息。

我轉頭看去,是一位看面相只有十八九歲的少年。身高一米八左右,一張娃娃臉,黑發及肩,眉黑而長,雙目如星,帶著微笑時嘴角出現的兩個酒窩讓人覺得他陽光可愛。紅色襯衫,白色休閑褲,外面是黃色風衣顯得他身材修長。腰間有一個黃色小腰包。

藍薇看了他一眼,立馬跑到我身邊,蹲下身子輕聲問:“我臉上的妝花了沒有?”

我無視她的行為。

“看來沒花。”她立馬挺身抬頭對著少年笑道:“你就是我們今晚特別等的人呀!真榮幸,我是藍薇,很高興你能準時過來。晚飯吃了沒有?路上車堵么?”說著急忙伸出手。好像剛才那個抱怨被鴿子的人不是她似的。

“哈……這是我孫女藍薇。”老爺子起身走近他說。拍著他的肩,把他拉到一邊低估了幾句話后向圖形走去。

藍薇白了老爺子一眼后也跟了上去。

少年來到圖形前,借著手電的光芒看了看,笑道:“在這里沒想到會遇到這個東西。不錯,有意思。”

“你知道這是什么?真了不起!”藍薇一臉花癡像。

我一直看著少年,覺得這個他有古怪,此時的我還不知道為什么會覺得他怪。

“退后。”少年聲音悅耳動聽。

老爺子拉過藍薇與師姐退到圖形外。

“爺爺,你放開我,我要看看這位帥哥到底是怎么做的。下次再遇到了我也能親自動手了。”藍薇對老爺子緊拉著她十分不滿。

“站在這里一樣看”老爺子道。

“太遠了。”藍薇不開心的說。

只見少年從腰包里拿出一支十來厘米的筆,是毛筆。又拿出一個有點像畫畫用的有蓋調色盒,不過它要小得多。他打開調色盒上面的蓋子,突然轉身向藍薇走來,走到近處,微微彎下腰,笑看著她的臉問:“你是處女么?”

“哎?”藍薇一怔,沒想到對方突然開口會問這個,臉瞬間紅了起來:“你……在意這個呀!”

“哈……看來不是了,算了。”他余光掃了我與師姐一眼說:“她們倆連問得必要都沒有,還是用我的吧。”

“啊!你……你是女人?”藍薇驚叫起來:“不會吧。”語氣中透出失望。

“哈……”少年大笑。并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刺破他的中指滴了幾滴血在調色盒里,然后拿起毛筆蘸下去。接著從圓的正西方向開始,彎身在每個圖形外口字的西方劃了一筆。看去,居然是白色的,濃濃的白色在黃色朱砂上顯得格外醒目。

劃完后又見他蹲在圓的缺口處,把那個缺口補上。忙完這些,他直起身上,長長的吁了口氣說:“在正西方插根金屬條入地,快。”

“什么樣的金屬條?”藍薇道。

“什么樣的都行,無論長短都可以。”少年說。

藍薇找到一根鋼筋段,依言插入圖形正西方。

“成了,可以走了。”少年看到藍薇插好鋼筋說。

藍薇與師姐茫然的看著他,見他此時說完了,大為不解。

“完了?”藍薇問:“就這么簡單?”

“世界上有復雜的事情么?”少年笑道。

“好了,薇薇,你們也可以安心回去了吧,事情已經解決了。”老爺子說著向少年人走去。

“解決了,不會吧?這個可以打開了?那么下面是什么東西?你又做了什么?這個白色東東是什么?”藍薇不解的東西太多。

少年笑而不答。想來他是什么都不會說的。

“什么都沒有,快回去。”老爺子臉色沉下來說

“不行,我一定要等過了十二點再走。我沒事的,你放心好了。”藍薇看向少年一眼,眼中帶著一絲懷疑。

少年聳聳肩,向她拋了個媚眼說:“相信我,準沒錯。”

“我當然是相信你的。只是……”藍薇臉上立現嬌暈。

“我的時間是很寶貴的。”少年看了一眼藍老爺子意有所指道。

“你補全了圖形就是解陣了?”我回想著少年人的行為,他只是把圖形不全的部分補了起來而已。心中不解。

少年人側頭掃了我一眼,臉上有那么瞬間有種悲哀之色。然后扭頭就走。

老爺子長嘆一口氣無奈的跟著少年離開。

看著他們倆走遠。師姐回到圖形上仔細研究一番后說:“這個白色的東西很可能是血。”

“白色的血?你是說這血是白顏色的?誰的血?他……不可能,人怎么可能有白色的血呢。不要說人了,動物都沒有白色血的”藍薇絕對不相信。

“白血并不是說是白顏色的血,而是用多種東西加血配成白色的。據說這種東西能辟邪。”師姐說。

“你還知道什么?”藍薇好奇的纏著師姐。

“我知道的不多,現在只是零星的記得點東西。從工作以后就悔恨自己小時候沒有跟外婆好好學習。但是現在悔之晚矣。”師姐痛惜道。

藍薇想拿起鐵錘砸砸看,看看能不能砸動地面,卻發現鐵錘被工人們拿走了。她只好拿起一拳頭大的石塊砸下去。地面還是硬得沒法下手。

我也在看少年人留下的白色東西。以我感覺是它就是血,不是合成的。白色的血?這完全是直覺因為沒有一絲血腥氣。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