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祭靈法師

更新時間:2019-08-13 03:00:45

祭靈法師 連載中

祭靈法師

來源:落初 作者:顧曇 分類:靈異 主角:楚逸北老祖宗 人氣:

火爆新書《祭靈法師》是顧曇所創作的一本靈異風格的小說,主角楚逸北老祖宗,書中主要講述了:因為與女友分手,楚逸北一個不小心墜樓而亡……原以為粉身碎骨,可沒有想到居然死而復生,還得知自己居然是“祭靈法師”的傳人。從此一路向前,捉鬼除妖,掙錢就行。極品校花為他死纏爛打,高冷女神非他不嫁,果然真的開始轉運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坐上出租車到了醫院,徐母已經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哭成了淚人,孤零零的身影坐在空擋的樓道里顯得無比單薄和消瘦,眼睛一直盯著那手術室的紅燈,生怕會錯過一點,從小到大女人就只有這么一個寶貝兒子相依為命,徐諸就是這女人的天,此刻天都要塌了。

楚逸北心中有愧,此刻腳步放的很快的走到女人面前,輕輕的喚了一聲“阿姨!小諸情況怎么樣?”

只是這話一出口,楚逸北忽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這么問不是往人家傷口上撒鹽嗎?

好在女人關心兒子的情況,并沒有在意,只是聲音沙啞“小諸是被同學在家門口的巷子里發現的,渾身都是血,被送進醫院已經是深度昏迷了……小諸……一直是個好孩子……小北你也清楚的……他不可能會惹上禍啊……我真怕……真怕小諸……”

楚逸北摟了摟徐母的肩膀“阿姨別太擔心了!徐諸會沒事的,您要注意自己的身體,不然徐諸醒來肯定要擔心您了!”

徐母點頭應了一聲,楚逸北站在走廊里,雖然一臉平靜可是心里確實泛起了驚濤駭浪,望著那血紅的指示燈,就像一只充血的巨眼,散發著可怕的紅暈。時間絲毫在此刻就像靜止了一般,無盡的漫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紅燈頓時熄滅了!楚逸北心口猛然悸動了一下,隨即看見醫生就攙扶著徐母即刻迎了上去。

徐母想要開口,只是頓了頓,估計是怕聽到什么懷消息。

楚逸北怕她為難,急忙開口“醫生……我朋友情況怎么樣了?”

那中年醫生摘掉口罩“手術很成功!已經脫離危險期了!還要住院觀察一段時間。”

這五個字讓徐母如釋重負的露出一絲苦笑,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我太高興!老天保佑…………謝謝醫生……謝謝醫生,”

楚逸北攙扶徐母坐下,上前攔住醫生“醫生,我這位朋友傷的重嗎?還要注意什么?”

“是不輕啊!頭部受到重物的猛烈撞擊,雖然嚴重,但是幸好沒有傷到神經,不然這輩子恐怕只能癱在床上了!而且還斷了三根肋骨,內臟輕微出血,記著要要好好養著,三個月之內不能隨意走動,注意營養。”

楚逸北聽了醫生的話,也是暗暗后怕,如果徐諸真是廢了,徐家也就跨了!楚逸北估計這一輩都會良心難安,送醫生離開,楚逸北的手心攥的越發的緊,都能聽到指關節咯吱作響。

看著長椅上的女人,似乎才這幾個小時都蒼老了十幾歲,楚逸北感覺心口堵著一塊巨石壓的他都要喘不過氣來。

或許這幾天在楚逸北身上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感覺如夢如幻,可是現在他簡直就是如夢初醒一般,沒有比此刻更清醒的了。

“阿姨!既然小諸脫離了危險,那我這在陪著他,阿姨我送你回去吧!”

聽到楚逸北的聲音,徐母回過神來,只是沒有了剛才的驚慌失措,反而多了幾分鎮靜。

語氣有些質問的開口“小北……我知道我家兒子什么脾氣,天生膽子怕事,更別說會得罪什么人,你倆關系好,你給阿姨說實話,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惹上他們了!他們找不到你,所以才會對小諸下手,是不是?”

楚逸北此刻心虛的不敢看著徐母的眼睛,聽到她的質疑心臟就跟打鼓似得“阿姨!我真的沒有想到…………他們會……”

“沒有想到……沒有想到他們會把徐諸打成半死嗎?我以前就警告過小諸離你遠一點,你一個孤兒院長大的孤兒有什么好品行,早在社會上混的沒有人樣了!可他就是不聽,還把你帶回家,為了這件事小諸不知道跟我吵了多少次。”

“你上了大學還不是我們小諸非纏著我,給你交了一半的學費,你以為我們家是慈善機構嗎?就是養了一條狗也會報恩,可你呢?把我們小諸害成了今天這幅模樣,楚逸北,就當我這個苦命的女人求求你了,以后離我們小諸遠一點,你就是個禍星,克死父母的孤兒,別讓晦氣沾給我兒子,聽明白了嗎?”

看著女人的面孔變得越發猙獰難看,甚至可怕,眼前這個女人就是自己一直把她母親的人,原來她有這么厭惡自己啊!原來她對自己的好都是裝的,自己還傻傻的以為,她是世上最好的人。

可笑,可諷。還是傷心呢?楚逸北不知道。

楚逸北抬頭看著面前的女人,眼中忽然蒙住了一層霧氣,楚逸北此刻才知道,有時候話語也能讓人疼的痛不欲生啊!

大多數人以為不流淚的人就不會哭了!楚逸北何曾哭過,在父母的葬禮上他沒有,在親戚的虐待下,他沒有。再被遺棄到了孤兒院,他沒有。

在女朋友離去,他依舊沒有。

可是此時他哭了…………因為他從小到大以為的那一份溫暖港灣,此刻化為了烏有。

他一直認為就算他楚逸北失去了所有,最起碼能有一個避風港。那里有片刻的溫存,一杯暖茶,一份小菜,一聲小北。

可是現在他才發覺原來他自己,一直活在自己編織的夢幻里。

此刻夢醒了!銘心刻骨的傷痛最終把他整顆心臟全部侵蝕干凈了!

楚逸北兩眼無神的轉過身去,語氣異常的僵硬,緩緩開口。

“我知道了!……阿姨!……徐阿姨!那些錢我會全部……全部還給你。”

只是話音剛落,楚逸北頭也不轉的離去。

“什么東西啊!白眼狼,最好這輩子都別讓我和徐諸看見你,掃把星……”

楚逸北雖然腳步越發的加快,可那些話語還是一字不漏的鉆進他耳朵里。

這些話他聽過豈止有無數遍,可哪有從她嘴里說出來的那般的傷人。

或許這個女人在他心中已經是親人了吧!因為太過于在乎,才會更加心痛,人情冷暖,自知之明。

從醫院出來,葉老跳上楚逸北的肩膀,他還沒絲毫的反應,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葉老見他臉色嚇人,“喵”了一聲“你是在生氣?”

“生氣?我配生氣嗎?我以為她是真心待我……可是……為什么?為什么?”楚逸北說著說著豆大的淚珠子,終于把持不住了!打著地上。

“為什么他們都要……我要的不多,只是一點而已……”

“嘶……”

一個鋒利的貓爪,已經緊擦著楚逸北的臉蛋劃過,一道鮮紅的瞬間掛在臉上

“啊!疼,疼,疼!”楚逸北捂著左側的臉,兩眼淚汪汪的,看著那個小貓頭,“你干嘛?”

葉老窩在楚逸北肩頭,揚了揚爪子,“因為你太廢物了!大男人流血不流淚!他們看不起你,是他們的損失,楚逸北……你的人生自己來定!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終須有日龍穿鳳,唔信一世褲穿窿。?”

注解: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終須有日龍穿鳳,唔信一世褲穿窿。

意思是:寧可看不起沒錢的白頭老翁也不要看不起貧窮的年輕人,因為少年人前途不可限量。少年人如果努力遲早有天會飛黃騰達的,就不相信一輩子總是穿著有破洞的褲子。白須公就是白頭老翁,龍穿鳳有飛黃騰達之意,唔信廣東話里不相信的意思,窿廣東話洞的意思、穿窿就是東西上有洞眼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