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幽魂當鋪二掌柜

更新時間:2019-08-13 03:19:58

幽魂當鋪二掌柜 連載中

幽魂當鋪二掌柜

來源:落初 作者:東橋 分類:靈異 主角:杜秋雨 人氣:

主角是杜秋雨的小說《幽魂當鋪二掌柜》此文是東橋原創的靈異文,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書中主要講述若世間萬物皆可交易,你想換什么?你又能拿出什么?金錢、知識、榮譽、地位、生命、甚至是靈魂,這世間萬物,還有什么是不能交易的?詭異店鋪,神秘掌柜,古銅天平,雕花木門。你好,這里是易心堂,你想換點什么?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陳易提著醫院門口的超市買的果籃,剛走進大廳,就看見杜華盛同病房的大媽正坐在長椅上等候,她的老伴兒宋大叔則正在出院手續窗口派對。陳易主動走上前去,笑著招呼道:“趙大媽,準備出院啦?”

趙大媽對于這位“熱心”的年輕人很有好感,笑瞇瞇地說道:“早上剛做了檢查,已經沒什么問題了,就想著還是回去修養幾天。”

陳易也是連聲附和:“也對。就您現在這精神頭,回家修養兩天,又能去廣場一展舞姿了。”

“哎喲,小伙子,那就承你吉言咯。”陳易一提到廣場舞,趙大媽更是樂呵。她看了一眼正在排隊的丈夫,小聲說道:“這次還好沒出什么大事,不過把他嚇的不輕,估計那老東西回家又要絮叨一陣了。”

趙大媽語氣中雖然帶點抱怨,看向丈夫的眼神中卻流露出難以掩飾的溫情。夫婦倆人相濡以沫的深情,讓陳易心中為之觸動。他見趙大媽手腕上戴著一串沉香佛珠手串,便從兜里摸出一張拇指大小的木牌,對趙大媽說道:“對了,剛才有個朋友給我一個小玩意兒,雖然不值錢,不過據他說是什么廟里求來的,可以保健康平安。如果您不嫌棄,就戴著玩玩。”

趙大媽信佛,聽說這木牌是寺廟里求來的,心中就喜歡上了幾分。不過她并不是喜歡貪小便宜的人,和陳易也不算熟悉,不能平白無故接受陳易的禮物,連忙擺手拒絕。

東西既然已經掏了出來,陳易可沒想過還要再收回去,直接將木牌塞進趙大媽手中,勸道:“趙大媽,佛家講究一個緣字。這個木牌現在在您手里,就說明和您有緣,您可千萬不要再推辭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趙大媽也不好再拒絕。對于面前這位年輕人,她是越看越喜歡,熱心問道:“小伙子,有女朋友沒有啊?”

“這個…還沒呢…呵呵。”

陳易心頭突然咯噔一下,額頭開始冒汗。

趙大媽不依不饒:“那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那個…呵呵,我平時都忙著工作,沒考慮這些。”

陳易眼角開始抽動。

趙大媽窮追不舍:“年輕人熱愛工作是好事,但也不能忽略了個人問題啊。對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開了個小公司,文化演藝方面的,也算是混娛樂圈的。”

陳易一臉忠厚老實地回答道,心里卻相當開心。娛樂圈的混亂和復雜是眾所周知的,知道了自己的職業,想必這位趙大媽就會退避三舍了吧。

果然,聽到陳易給出的答案,趙大媽低下了頭,好像在思考什么。可陳易高興不過五秒,趙大媽又抬起頭,一臉興奮地問道:“那你認識老崔不?對對,就是那個老崔!認識?哎呀,那太好了。我給你說,我們年輕那時候,周圍的姐妹們可迷他了。你能讓我和他合照一張不?我也好去跟我的姐妹們顯擺顯擺。”

好嘛,趙大媽原來還是崔老師的鐵粉迷妹,自己這不是撞槍口上了嗎?陳易心中叫苦不迭,卻也只能強撐著應承道:“這個,崔老師最近很少參加活動。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幫您安排。”

趙大媽連連點點,看向陳易的眼神越來越滿意,陳易卻感覺心里越來越發毛。終于,趙大媽不負眾望地使出了必殺技:“對了,我有個侄女兒,家里條件好,長得也漂亮,還是位人民警察。不過她一心忙著工作,現在還沒有談朋友。小伙子,我看你人挺不錯的,和我那侄女兒還挺配的呢。當然啦,大媽也不是要給你們說媒,畢竟現在都流行自由戀愛嘛。我就是介紹你們年輕人認識一下,也是多一條人脈嘛。你看…”

“叫你手賤!叫你裝大方!叫你隨便送東西!”

陳易心中有千萬只軟萌的羊駝來回奔騰,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踐踏著他那顆脆弱的小心臟。

“叮咚!”

一聲清脆的鈴聲響起,電梯門緩緩打開。

瀕臨崩潰的陳易高呼萬幸,連忙求饒道:“趙大媽,電梯到了,我先上去看看,咱們一會兒再聊?”說完,他也不等趙大媽開口,一溜煙竄進電梯。

看著陳易狼狽逃竄,趙大媽笑瞇瞇地搖了搖頭:“挺好一小伙子,就是臉皮薄了點,難怪還沒女朋友呢。”

趙大媽不懂木頭,看不出手中這塊木牌用的什么料。但握在手里,感覺像是握著一塊上好的暖玉,細膩溫潤。木牌上畫著幾道暗紅色花紋,和木料本身的木紋交織在一起,勾勒出一幅奇怪的圖畫,看上去像是一只長相蠢萌的小動物。鼻孔的位置穿了兩個小孔,一條黑色細絲線從孔中穿過,將木牌制成一個小掛件。

趙大媽小心地解開木牌上的黑絲線,把木牌綁在沉香佛珠手串上。一串佛珠突然混入了一塊木牌,看上去卻毫無違和感,好像本就該如此一般,趙大媽是越看越滿意。不過她擔心一會兒讓老伴兒看見了,又要埋怨自己隨便接受別人的禮物,干脆把袖子拉下來了一點,剛好遮住了手串和木牌。

趙大媽沒有注意到,藏在袖子里的木牌竟然發出淡淡的暗紅色亮光,映照在每一顆沉香佛珠上。片刻后,紅光又漸漸黯淡下來,最終完全消失了。

陳易輕車熟路找到杜華盛的病房,推開門,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杜華盛,正側著頭,眼巴巴望著門口。看見走進來的陳易,杜華盛眼睛瞪得老大,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嘴巴張了又張,卻只擠出兩個字來:“掌柜?”

不怪杜華盛如此驚訝,面前這位名叫陳易的年輕人,和易心堂的那位掌柜長得一模一樣。

“他是他,我是我,你不要弄錯了!”

陳易將果籃重重放在床頭柜上,言語冰冷。

杜華盛睜大眼睛仔細辨認,發現陳易和易心堂掌柜長相雖然一模一樣,但在氣質上還是有很大差別。易心堂掌柜淡淡的笑容里,時刻流露著令人敬畏的孤傲。尤其是他的眼神,永遠如一片深邃的潭水,平靜中帶著神秘,像是一位飽經滄桑的老人。相比之下,面前這位陳易更有年輕人該有的樣子:眼神清澈透亮,渾身上下洋溢著年輕活力。

“我這張破嘴不會說話,還請陳先生別介意。”

杜華盛連忙賠罪。

陳易搖了搖頭,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結。他看了看杜華盛的臉色,從兜里摸出一個暗綠色圓形掛件,正中間位置有一個方形孔洞,模樣大小都很像古代銅錢,只不過是由藤條編織而成。陳易把掛件扔給杜華盛,叮囑道:“把這個護身符隨身戴好,給你安魂的。自己保管好,丟了可就沒有了。”

杜華盛聞言,趕緊伸出左手接過護身符,費力地將護身符掛在脖子上,又小心地塞進懷里,貼著心口放好。也許是心理作用,杜華盛感覺心口處有一股暖流,汩汩流向身體各個部位,肋部和手臂的疼痛也減輕了不少。

陳易又拿出一塊黑炭模樣的東西,在病床的四個角各留下幾道淺淺的印記,吩咐道:“這兩天你就老老實實躺著,絕對不能離開這張床。至于你的事情,最多一周后就有結果了,到時候我會聯系你。我再提醒你一次,無論如何,在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之前,絕對不能離開這張床。”

一想到要在這小小的病床上躺一周不下床,杜華盛面露愁容,心中更是叫苦不已。陳易拍拍他的肩,小聲說道:“旁邊那位趙大媽一會兒就出院。我剛才找了點關系,把那張病床預定了,也就是說,這間病房就只有你一個人。我還給你找了兩位特護,絕對專業,估計下午就過來。”

杜華盛只是右臂骨折,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有醫院的護士護理就足夠了,哪里需要請特護?不過看到陳易一臉的壞笑,杜華盛立刻就明白過來,心照不宣地也跟著賊笑起來。

“不過…”陳易指了指裹得跟個木乃伊似的杜華盛,眼中帶著疑問。

杜華盛目光堅毅,對著陳易重重點了點頭。陳易敬佩不已,也重重點了點頭,以示鼓勵。

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切盡在不言中。

陳易看了看時間,估算著趙大媽夫婦快要辦完出院手續了。他不敢在這里多做停留,趁著老兩口還沒回來,趕緊逃之夭夭。

拉開門,陳易眼前突然一亮,一位年輕漂亮的女警官正站在門口,冰冷的臉上還帶著一絲慍色。女警官一只手懸在半空,看樣子正準備開門,卻被陳易搶了先。陳易趕緊發揚紳士風度,側身做了個請進的手勢。女警官也不客氣,冷若冰霜的俏臉稍微緩和了一點,對著陳易點了點頭,大步走進病房。

在這個操蛋的年代,顏值即是正義。如此的冰山美人,再搭配上女警官這個特殊的職業,御姐女王屬性滿點啊。

陳易不但沒有因為女警官的冰冷感到絲毫反感,反而只是因為別人對他點了點頭,心里還有點小激動呢。回頭又多看了兩眼美女,陳易這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病房。走廊里響起俏皮的口哨小調,漸漸遠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