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女生 > 幾度花落終成家

更新時間:2019-08-01 23:00:55

幾度花落終成家 已完結

幾度花落終成家

來源:動閱小說網 作者:梢蕊 分類:女生 主角:白頃寒葉露 人氣:

獨家完整版小說《幾度花落終成家》是梢蕊最新寫的一本女生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白頃寒葉露,書中主要講述了:葉露喜歡她的表哥,一心只想和表哥在一起。但是當今皇上看上了葉露,要娶她為妃。沒有辦法的葉露只想嫁給表哥,有一個三日的時限,她找到了夢仙白頃寒和秋影,在葉露的百般訴求下,白頃寒和秋影決定幫她一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藍小姐自然是不懼怕的,只是傅公子只怕那肥豬滿身的灰塵沾到自己身上,握住藍小姐的手,“幽幽,我們走吧。”

反正與他們沒有關系,人世百態。兩人正起步時,那肥豬竄了上來,跟柱子一樣肥碩的胳膊擋住兩人的去路,“姑娘這是要去哪兒哩?”斜眼瞄了瞄傅公子,不屑道:“不就一小白臉嗎?”說著臉就陰沉了下來,喊道:“來人,把這個小白臉給我綁了。”

兩人瞬間驚愣了,想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天子腳下,竟有這等為非作歹之徒,法理何在?鳳凰城的王法何在?

那得勢的奴才走進來,張開繩子就要綁傅公子。

“慢著——”傅公子一聲喝,再怎么著他也是傅丞相之子,鳳凰城誰再大除了城主也沒個能大得過他爹的。

“喲呵,怎么著還,是不是想求饒了。”那肥豬攆著嘴邊的兩簇胡須,笑道:“只要你將這姑娘讓給我,我便放了你。”

“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個兒是什么樣子,敢跟本公子搶……”藍小姐冷眼瞪了過去,他只好將“女人”兩個字生生地咽回肚里。

在那肥豬看來以為是傅公子心虛,說地沒有氣力,笑地更加猖狂了,“怎樣?本大人可是看在你長的還算有模有樣的份上才與你說這些廢話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是嗎?本公子還沒有吃過罰酒呢,也不知道罰酒的滋味,今日還就得嘗一嘗了。”說著他與藍小姐靠的更近,手想從藍小姐腰間攬過,但終是有些羞澀,于是還是放到了藍小姐的肩上,道:“不管是敬酒還是罰酒,你可要給本公子調制好咯,否則小心你項上人頭。”

“喲呵,口氣還不小。”言罷再次命令那些奴才,“還不給本大人將這臭小子綁起來。”

傅公子放開藍小姐,手并一起,乖乖的讓他們將繩子捆上。藍小姐也不驚,目光淡然,看著傅公子被那群奴才帶走。

“誒,這……御史大人,他可是……”杏兒和采兒急了,慌忙踱過來,還未張口就被傅公子喝住,“請兩位姑娘不要說了,就當是幫本公子一個忙。”

兩位姑娘沉淪在傅公子回頭時盈盈的煙波中,便都閉了嘴,各置一旁不管其事。

綁走了情敵,肥豬便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本來就讓肥肉包裹的兩只小眼睛瞇成一條縫,笑呵呵的一步一跳,踱到藍小姐面前,“嘿嘿,小白臉被我綁走了,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藍小姐眉目遠眺,也不看這肥豬。她也不是好性子,只是想待這肥豬將詞說盡了,丑態全都展現出來了,她再動手。不論現在,不管怎么說她也是千百年的幽夢仙子呀。

見藍小姐不說話,神情漠然,肥豬還以為藍小姐被嚇得沒了知覺呢,手便伸了過去,“走,跟本大人回府,本大人定會好好待你的。”

藍小姐敏捷地躲開了,立身到一旁還是不說話。只顧觀賞夕陽落沒,霞光逶迤的人間美景。

“小妞倒是挺機靈的,好,本大人喜歡。”肥豬再度踱了過去,看出藍小姐是位烈性的女子,便不急于動手了,靈機一動,道:“剛才那小白臉不知是姑娘什么人?”

藍小姐還是不說話,悠閑地自顧賞景,將那肥豬當做空氣一般,甚至連空氣都不如。

半晌,肥豬急了,“嗨,我說你,難道是……”想藍小姐自他進來就沒吱過一聲,想來還真是個啞巴,便道:“看姑娘生的如此貌美,原來是不會說話的。不過也好,哈哈哈……”

“誰在我院中鬼哭狼嚎呢?”

忽地,包老板搖搖晃晃的從門口進來,杏兒和采兒立馬去扶,“您這是怎么了,怎么醉成這樣了?”

見包老板來,藍小姐一個冷眼瞪了過去,轉身向院內走去。

“包老板,別來無恙啊。”肥豬拱手迎上前去,“難不成包老板店里的香酒不好喝,包老板還非得親自到外頭尋酒喝?”

“那是,自個兒的酒喝久了也會膩。”包老板老鼠眼一瞧,愣道:“您是?”

“喲,包老板果真是喝醉了呀,連我都不認得了。”

“恕不奉陪!”說著他身體前赴后仰的差點摔倒,還好由兩位姑娘扶住。肥豬倒也不糾纏,暗想,以他和包老板這么多年的交情,怡香院的姑娘還有他御史大人得不到的?

肥豬臉頰的兩陀肉堆在一起,笑意蕩漾。仰頭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便出門打道回府,心想該去教訓教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去了。

包老板回到自個兒的房間,在藍小姐冷眸瞪斥下也就變的清醒了,垂著頭,像犯了錯的小孩一樣,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老鼠眼睛骨碌碌瞄著,柔聲細語撒嬌道:“幽幽,對不起嘛,那會兒我是開玩笑的啦,誰知道……誰知道你那爹火性還挺大。”

“哼!”藍小姐翻白眼,轉過身去不理他,道:“嬌媚娘被那肥豬抓走了,狐妖去找那假狀元報仇去了。”

“什么……白瑩?”

“你自個兒看著辦吧”說罷,她想轉身就走人,可一想,回到藍府又得聽那藍老爺叨叨,弄不好還會將她關起來,萬一要是給關了起來,那她豈不是白來人間了。想罷,決定還是不走了,道:“沒良心的,給我找間住的房間,我以后就住這兒了,也算是你對我的賠償。”

“你要住這兒?”包老板呲笑,“你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住哪兒不好非要住這兒呀。”

“廢話少說!”藍小姐一個冷眸拋過去,來到門口,見夜色已經降臨,便喊道:“來人——”

須臾,一個粉衣的的丫頭進來,屈膝施禮:“姑娘有什么要吩咐的?”

“給我拿一床干凈的被褥,將床上的換下,快。”

聞言,粉衣姑娘看著一旁的包老板不說話,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包老板綠了臉,碎步踱到藍小姐身旁,蹭了蹭藍小姐的臂膀,“幽幽啊,你這是作甚,好好的換我被褥干什么?”

“廢話少說,一邊去。”

“好好好,我給你安頓住的不就行的嘛。”言罷吩咐侍女帶藍小姐到對面的閣樓,藍小姐住在閣樓上面的房間。

閣樓名為“邀月閣”,木質建造,門窗是雕花式。房間內除了一張賬秀床外只擺了一張檀木圓桌梳妝臺,簡潔整齊,干凈的猶如新制。

“這是包老板昨天吩咐讓安置的。”侍女說,走到窗前推開窗子,道:“姑娘請看,窗外全是桃樹呢,只可惜三月已過,桃花都已經凋謝了。千枝萬枝爭相榮,不及一夜春風過。”女子輕輕吟道。

藍小姐來到窗前,絲絲柳條順窗而下,猶如串珠的窗簾。她拂開柳枝,借著將黑的夜色望去,一顆顆花謝了的桃樹端然駐地,曲直的樹枝挺力伸展,小巧拔綠的葉子悠然沐浴著清風,點點微動,于世安然。

她笑了,心想,桃樹開花的時候一定很好看吧,滿園嫣紅,花香四溢。不過她卻是看不到了,記憶中她似乎從沒看過桃樹開花的樣子,是幽夢,幽夢從來沒有看見過。

“姑娘,看你跟我們包老板關系不一般,姑娘以后就住這兒了嗎?”侍女有些曖昧的問,眼簾垂下,不敢直視藍小姐的眸子。

“你叫什么名字?”藍小姐答非所問地問,關上窗戶,來到床前坐下。

“我叫水碧,是包老板救回來的一名侍女。”水碧走到桌前拿杯倒水,端給藍姑娘,“看姑娘相貌如此美麗,氣韻看起來也與別的姑娘不同,姑娘肯定是個厲害人物吧?”

藍小姐接過茶,沒有回答水碧的話,命道:“天色也不早了,水碧姑娘還是下去歇息去吧。”

“姑娘……”水碧姑娘錯愣,立馬道歉道:“姑娘,對不起,剛才我不應該多嘴問姑娘那些問題的,對不起,姑娘可不要生我的氣。”

“好了,你下去吧。”藍小姐冷然,水碧只好怯怯地退去,以為藍小姐生她氣了,殊不知她就是這么個脾性,對誰都是這么個臉色。

水碧走后她又來到窗邊,推開窗,一縷清涼的風迎面撲來,涼絲絲的,拂動著她的發絲在臉頰撥動,癢癢的。她將發絲別到耳后,身子倚到窗臺上,望那一片桃園,還有桃園邊泛著粼粼波光的湖水。湖中有一座亭子,初升的月光下看不清亭匾上刻著的字。

感受著這夜的安靜、美好,她的心里空空的、還有一絲寂寥,就像夜里鍍著月色的天空一樣。

不知道嬌媚娘怎么樣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對付得了那個肥豬?雖然她比較相信他,他自己也是那么的自信,可是人心……難測啊!

關了窗,她還是放心不下,決定出去一趟,夜闖那個御史府。正想著,突然窗戶“啪”地一聲被推開。

“誰?”她三兩步跨到窗前,探頭張望,卻感到一個溫熱的巴掌撫在了她肩上。即便是白頃寒和秋影都沒有那么大膽過,誰會有如此大的膽子?

不待她張口,身后的人已是陰森地笑了起來,“呵呵呵,姑娘晚上好啊。”

一聽這聲音,藍小姐的火氣就冒了上來,正要轉身時竟覺得脖間冷冷冰冰的。她低眸一看,一柄短刃的匕首在她脖子上架著。又聽那個惡心吧唧的聲音道:“姑娘,本大人回去后實在是思念你呀,自從見過姑娘之后,便覺萬千女子皆無色,開始茶飯不思,只想著和姑娘在一起,即便是看著姑娘的芳容也是好的呀。”

藍小姐只覺的一陣反胃,還好一整天的沒吃什么東西了,冷言道:“你想怎樣?”

“喲,原來姑娘是會說話的呀,我以為姑娘是啞巴呢。”男子的手往上探了探,藍小姐不顧脖子上架著的匕首,一把推開他的手。

“呵呵,反正遲早姑娘都會是我的人,也不急于這一時。”言罷,臉色突然一沉,道:“帶走——”

相關內容推薦: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