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女生 > 等待的情緣:付出的真心

更新時間:2019-08-08 00:06:56

等待的情緣:付出的真心 已完結

等待的情緣:付出的真心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紫氣東來 分類:女生 主角:靜周遲銘 人氣:

獨家完整版小說《等待的情緣:付出的真心》是紫氣東來最新寫的一本女生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靜周遲銘,書中主要講述了:那是一位賢明的君主,也是讓眾生都仰視的人物。而在那輝煌的皇宮之中,這里,是云國的都城,最大的建筑群。宮女殿旁邊的一個小院子里面,一個身穿著粉色宮女服的女子正站在門前,可惜門已經關閉了,只露出了一道門縫。女子長的很是秀氣和美麗,一頭黑絲長發,性感的紅艷薄唇,一雙柳葉眉,笑起來的時候非常的動人,可惜,她臉上卻已經看不到一絲的笑容。...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那個叫張初夕的宮女離開以后,周遲銘回到書桌前,翻開一本奏章,握著朱筆的手頓了頓,心里有種奇怪的感覺。他對不是自己心腹的外人幾乎沒有信任可言,平日那些宮女和太監送膳食過來,他都要親眼看著他們試吃,確定沒有潛在的威脅以后才肯動筷子。可是剛才那個張初夕送來臭豆腐的時候,他竟然忘了這么重要的一個環節。

難道是因為和司徒靜同樣的吃臭豆腐的手法帶給他太大的震驚,才讓他忽視掉了這件事?

周遲銘想了想,擱下朱筆把門口的小太監叫來。

“去,查查看那個新來的張初夕是誰的,把她的個人資料拿來給朕看看。”

小太監心下疑惑,他家主子為什么對一個送臭豆腐的小宮女這么上心?這在往常那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不過,不解歸不解,皇帝的命令他還是不敢違抗的,當下絲毫不懈怠,轉身就去讓人調閱張初夕的資料。

小太監剛出去沒多久又折了回來,稟報道:“主子,貴妃娘娘在門外求見。”

周遲銘皺了皺眉,筆下不停,淡淡道:“她來干什么?就說朕在批閱奏章沒時間,讓她先回去。”

“是。”小太監遲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不過,主子,和貴妃娘娘一起來的,還有剛才的初夕姑娘,看樣子好像真的有什么事情,您看要不要……”

周遲銘一頓,抬頭:“你說什么?如貴妃帶著初夕一起來的?她不是蕁妃的丫鬟怎么會……”說到一半,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合上奏章道,“算了,讓她們進來吧。”

“是,主子。”

平日想見皇上一面怎么請示都沒用,今天不過是多了一個張初夕,皇上竟然讓她進了御書房。顧容月如不是傻子,相反,她的心思玲瓏剔透,一眼就能看出這件事非同一般。再看那個張初夕,到了御書房門前面上依然不見絲毫的慌亂和恐懼,可見她剛才所說的話確是事實。

可是,皇上除了后宮的妃嬪幾乎沒有特別賞賜過哪個宮女或者太監,為什么偏偏這個張初夕例外?顧容月如有些不解,論樣貌,這個張初夕連清秀都算不上,性子也沉穩,不像是會皇上的女人,難道她還有別的什么過人之處?

帶著這些疑惑,顧容月如第一次走進了周遲銘的書房。這里和想象中的一樣冷寂幽靜,沒有任何女人的氣味,只有飄在空氣中的淡淡墨香。

這位年輕的皇帝還是王爺的時候就不近女色,唯一只娶了一個王妃,前丞相家的千金司徒靜,也是在民間褒貶不一,知名度很高的第一女錦衣衛。

那時她曾遠遠的看過他一眼,風雅絕世,清華無雙,所有的王孫子弟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那一刻她就有一個夢想,她這輩子唯一會嫁的只有這個男人,因為只有他才配得上自己。

她知道這個男人并不像他外表看起來那樣儒雅軟弱,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他終有一天會變得更加的強大。所以她向自己的父親和兄長提議,放棄二皇子周立陽,轉而支持他。

事實證明她的眼光確實很好,他沒有讓她失望。而她也因為自己做出的正確決定有了今天的地位,她成了這個世上最接近他的女人。盡管她知道他的心里江山更為重要,但她相信,只要自己耐心的等待,不離不棄,不讓任何的女人接近他,那么他最終一定是她的。

所以,盡管后宮的女人很多,她從來不妒忌,也沒有使用過什么陰謀手段排擠誰,因為她知道,周遲銘的心思不在美色上面,她們都不足為患。

只是今天有些例外,她心里的那種平靜突然被一個憑空冒出來的小宮女給打亂了,她實在想不明白,這其中到底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因素。

“妾身參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顧容月如步伐輕盈的走了進去,盈盈下拜,面上露出恰到好處的嫻雅笑容。

司徒靜和碧蓮齊齊跪下,給周遲銘行禮。

“平身罷。”周遲銘虛扶了顧容月如一把,讓她在軟榻上坐下,目光似不經意的掃過垂首站在一邊的張初夕一眼,轉而問,“愛妃這個時候來找朕有何要事?”

顧容月如微笑著不緊不慢道:“倒沒什么要緊的事,大約是門口的小公公夸大其詞,妾身來這里不過是想澄清一個誤會,另外,皇上日理萬機,也不見出去走動走動,長此以往身體怕是受不住。妾身勸不住皇上,也幫不上什么忙,只能熬一些滋補身子的湯給皇上,望皇上千萬保重龍體。”

一番話說得大方得體,頗有氣度,似乎對于周遲銘的疏遠淡漠絲毫沒有怨言。

“有勞愛妃了。”周遲銘溫雅一笑,“以后這種小事交給下人去做就可以,何必你親自跑一趟。”

“妾身整日在后宮也無聊得緊,能替皇上做些什么,妾身心里高興,若是皇上連妾身這點快樂都要剝奪,那就太傷妾身的心了。”顧容月如半是認真半是玩笑道。

周遲銘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看著司徒靜轉移道:“朕記得你是蕁妃身邊的使喚丫頭,怎么也在這里?”

司徒靜正要說話,就聽到顧容月如搶先說話:“皇上先別怪罪,是妾身帶她來的。這次妾身想說的事情其實就跟她有關系,還請皇上先聽妾身把話說完在做定奪。”

周遲銘淡淡的點頭:“說吧,什么事。”

顧容月如用眼神示意碧蓮上前道:“事情的起因是因妾身的丫頭而起,讓她來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細細的說給皇上聽。”

周遲銘擺擺手,表示沒有異議。目光落在旁邊那個沉默的身影上,若有所思。

于是碧蓮便添油加醋的把司徒靜是如何慌張的撞上她,把她手里的東西打翻在地,后又因害怕責罰,花言巧語,用那枚鼻煙壺賄賂她的全過程。司徒靜由始至終都靜默不語,面色如常,對于碧蓮的說辭,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滿。甚至沒有為自己辯白一句。

周遲銘聽了全部過程以后,微微皺眉,厲聲道:“張初夕,你可有話說?”

司徒靜恭敬道:“回皇上,奴婢無話可說。”

周遲銘佯怒,猛一拍桌面,嚴聲道:“大膽張初夕,你可知罪?”

司徒靜愣了愣,隨即如實道:“奴婢不知。”

顧容月如見周遲銘生氣,暗自驚訝,難道這個張初夕手里的東西真的是偷來的?可是怎么會有人犯了欺君之罪,當著皇上的面還能如此鎮定?要說她只是一個小宮女,這心理素質未免也太好了吧?

正當她疑惑之際,又聽周遲銘開口:“好,你不知道是不是?朕來告訴你,朕念你身世凄苦,家境貧困才賞賜給你的東西,你怎么能轉手就送了別人?就因這一條,朕就能治你的罪!”

司徒靜只是稍稍回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周遲銘的用意,垂首道:“奴婢有負皇恩浩蕩,甘愿受罰。”

周遲銘揚高了聲音道:“來人,把張初夕拖出去重打二十。”

“皇上且慢。”顧容月如原本的疑慮都被周遲銘的言行打消了,為了表現她的寬容賢德,她自然要站出來給司徒靜求情,“這件事怎么說也是因妾身這個不懂事的丫頭而起,初夕想必也是知道自己闖了禍害怕受到懲罰才拿了皇上賞賜的東西做人情。她才剛入宮不久,一些規矩還不熟悉,皇上何必太過為難她?”

周遲銘目的已經達到,面色稍霽,斂住怒容,順水推舟道:“那依愛妃的意思,該怎么處置她?”

顧容月如看了司徒靜一眼,沉吟道:“依妾身之見,大刑就免了,一個姑娘家被打板子總不好看。皇上不如把她調到妾身的身邊去,妾身回去自當好好,若是還有錯處,妾身一定不會姑息。”

周遲銘沒想到顧容月如竟會趁機提出這種要求,如果應了她的請求,以后要找張初夕替她去買臭豆腐一定會被她干涉,最重要的是,她就經常有理由到御書房來找他。

這個女人和后宮里的其他妃嬪都不一樣,周遲銘可以感覺到她的心機很深,如果可以的話,他并不想天天看到這么一張美麗卻危險的面龐。雖然之前的司徒靜也不是什么善茬,甚至好幾次讓自己陷入危機之中,但是她的愛恨很分明,不會有過多的掩飾和偽裝,而顧容月如則不一樣。她代表的不光是自己的妃子,還是朝中的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他不可能人單純的把她當做一個喜歡耍心機的女人來看,因為她背后還有顧容賀。

他想的明白,司徒靜也非常的透徹,要想更好的接近周遲銘,這個顧容月如絕對是個很大的障礙,如果自己真的到了她的眼皮子底下,那么一舉一動都會受到限制。好不容易才跨出了這一步,她不想前功盡棄。

“張初夕是蕁妃身邊的人,愛妃要是想帶走,朕也不好做主,不如這樣,朕問問張初夕自己的意見。”周遲銘轉過頭對司徒靜道,“張初夕,剛才如貴妃的話你也聽到了,你自己是怎么想的,當著朕的面大膽的說出來,朕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不會太強人所難。”

周遲銘既然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擺明是給司徒靜鋪好了臺階,她要是還不順著往下走,那就太不識抬舉了。遂垂首恭敬道:“回皇上,奴婢雖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父母自小就教導奴婢,做人要懂得知恩圖報。奴婢出入宮闈不懂規矩,蕁妃娘娘對奴婢照顧良多,奴婢一直銘記在心,希望能留在蕁妃娘娘身邊盡心盡力的伺候她,以報答她的恩德。貴妃娘娘的美意奴婢心領了,只是一仆不侍二主,還請娘娘開恩,讓奴婢繼續留在蕁妃娘娘的身邊,奴婢感激不盡。”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