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女生 > 甜心小搗蛋

更新時間:2019-08-10 00:04:12

甜心小搗蛋 已完結

甜心小搗蛋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樺樹風 分類:女生 主角:烏冷曼卓沐沐 人氣:

主角叫烏冷曼卓沐沐的小說是《甜心小搗蛋》,它的作者是樺樹風最新寫的一本女生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女人的友情上一刻還好得骨肉不能分離,下刻就能變成殺父仇人的憎恨。對這就是女人的友誼,卓沐沐和烏冷曼上午肯定是想不到兩人會因為這么點小事鬧翻,雖然都有意向和好,但心里就像梗著一口氣。...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蔣尋儷覺得她的耳環好像掉了,伸手摸摸耳垂,“這分明是占你的便宜。”“以下要拍賣的是編號零零一,是由文藝書報捐出的‘如意紙鎮’一個,”拍賣官對著麥克風說:“紙鎮由白玉雕琢而成,底價是一萬元,各位可以開始出價。”幾家大型出版社開始爭相表態出價。烏冷曼覺得拍賣會有點無聊,她假借補妝為由,退場呼吸新鮮空氣。她走出會場,出入口處空無一人,所有賓客的焦點都聚集在那個“如意紙鎮”上。她打開手提電話,發現李曉陽傳了一個短訊給她:“欣欣把派對的邀請帖送到公司,但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家交給你。”欣欣是陶東白的同父異母的妹妹陶國欣。“我上來拿好了。”她這樣回覆。“你果然在這里。”烏冷曼回頭,那人是尼政。多年不見,他依然神采飛揚。她沒有說話,只是把電話放回提包里。“所以,”他遲疑了幾秒,“你回到他的身邊。”烏冷曼點點頭,“他現在是我的未婚夫。”“恭喜你。”他的眉宇間夾雜著一份失落。“謝謝。”他深呼吸一下,“我要回去工作了,再見。”“再見。”他靜靜地走了。烏冷曼心中感到一陣沖擊,被擱在深處的回憶被鉤起了。她記得他騎上自行車的姿勢,她記得他在腰間的疤痕,她記得他經過售賣沙漏的貨物架時會把所有沙漏倒轉,她記得他那嘶嘶的鼾聲,她記得他會拍她的頭,然后說:“我真的很喜歡你。”沒錯,他是烏冷曼的舊情人。可是熱帶魚始終活不過寒冬,烏冷曼和他的戀情只是維持了一個夏天。熱帶魚再次相遇,而冬天也將再次降臨。“我們快要遲到了。”烏冷曼在梳妝檯旁團團轉。還未更衣的李曉陽仍然坐在辦公桌前看文件,“我們不會遲到,現在才七時。”“對不起,我只是想找邀請帖。”她跑到辦公桌前胡亂把李曉陽的文件翻來翻去,“咦,這是什么?”她感興趣地抽起其中一份文件,“我經常去這家超級市場。”烏冷曼所指的是在公寓附近的一間小型超級市場,那里有售賣別家不賣的黑醋栗醬,這是李曉陽的最愛。“噢,”他瞄了瞄文件,“那是李氏旗下的一家連鎖超級市場。”她皺著眉,仔細地讀著文件,“發生什么事情?”“有一個顧客投訴我們的冰柜不夠冷,總經理想更換所有分店的冰柜,因為涉及的金額太大,所以提案請示母公司。”李曉陽的心思回到彼得案子的文件上。她摸了摸眉毛,這個動作代表她在認真思考,“你會簽署這份提案嗎?”他搖了搖頭,“我們派人去檢查過冰柜,它們全都符合標準。我們沒必要為了一個多言的老太太而撥出那么大的金額。”“可是一個投訴的背后顯示有二十七個顧客不滿意,他們人傳人,然后就有二百四十七人知道這個過失。”明顯地,烏冷曼不認同他的做法。“烏冷曼,”他盯著電腦,“公關那一套說法不可以套在李氏上。”她放下文件,“為什么?”“因為李氏不是公關公司,我們的業務范圍很廣。”他顯得有點不耐煩。烏冷曼不甘心,“這是一個潛在危機,你應該立刻召集危機處理小組。”“太夸張了吧?”李曉陽輕視地笑了笑,“危機處理小組的成員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危機處理小組是由各個部門的精英組成,他們只是在危機出現的時候才會被召集在一起。她聳聳肩,“它一爆發就會不可收拾。”李曉陽不想跟她討論下去,生怕會與她起沖突。“我找到了邀請帖。”剛才太著緊公事令烏冷曼全然忘記了派對的事情,“對,你快去更衣,我們會遲到。”“陶國欣的派對不會準時開始的。”他對她眨眨眼。他們要去的就是陶國欣的十八歲生日派對。首先要說一說陶國欣是個什么人。她是陶東白同父異母的妹妹,從小已被認定為天才。她十一歲的時候,一個人解決了父母鬧離婚的事件;十四歲那年勇奪了全市青少年模擬企業比賽的冠軍,所有對手的企業都清盤了;十六歲開始進父親所創立的陶氏集團打暑假工,擺平了當時鬧得熱哄哄的勞資糾紛。陶國欣現于北含書院就讀,是一位社交名媛,致力提升陶氏的形象。因為妹妹的在做生意上非常有天份,陶東白才放心跑去當醫生。她的生日派對在市中心港口的船屋餐廳舉辦,主題是高貴或淫蕩。“可以出門了嗎?”已經換好衣服的李曉陽問。穿著一襲栗紅色荷葉邊束腰連衣裙的烏冷曼走到他身旁,“請幫我戴上。”他微笑,幫她戴上由山茶花編成的腕花。“可以了。”她也笑了笑。沒錯,他們都選了高貴。他們駕車去到船屋餐廳。船屋餐廳位于市中心港口,浮在水上,分為室內用餐區和露天用餐區。此時,處于半退休狀態的超級模特兒卓沐沐正準備步進餐廳的范圍。她穿上一件黑色銀邊的緊身連衣裙,頭上戴著優雅的圓頂小禮帽。她也選了高貴。“謝謝你。”卓沐沐對著開門給她的服務員說。忽然,她被拉著了。她回頭一看,發現是李曉陽。“烏冷曼想找你聊聊天,”他低聲說:“她在車子里等你。”卓沐沐點點頭,轉身往回走。她找到李曉陽的車子,烏冷曼伸手打開車門讓她鉆進后座。“唏,我聽說了。”烏冷曼說:“蔣尋儷說你想要一個小孩。”她洩氣地笑,“他反對。”“我知道你正經歷著事業的低潮,”烏冷曼握著她的手,“可能你會覺得很迷茫。”她清醒地搖搖頭,“我不覺得迷茫,相反,我已經考慮了好一陣子。”“那么,做你想做的事吧!”烏冷曼綻出微笑,“我只是想你知道,我是你的好朋友,你想做什么我也會支持你。”她嘆息,“謝謝,如果陶東白像你一樣就好了。”“你跟他怎么了?”“沒什么,”她低頭把玩著手指,“我們沒有吵架,不過當我看著他的時候,他會移開視線,回避我。”烏冷曼指了指餐廳,“欣欣知道了嗎?”“我正打算跟她說。”欣欣早熟,她們早就把欣欣當作同齡的朋友。說到欣欣,她正在跟李曉陽說話。“生日快樂!”李曉陽遞上禮物。“謝謝。”欣欣經過悉心打扮,她穿著胸前鏤空的玫瑰色小禮服,可是裙的末端有遭藝術性撕破的痕跡,雙手戴著長長的同色手套,把高貴和淫蕩融合了。“對不起,我只可留半個小時。”李曉陽道歉,“我剛剛才修補了當久控股的事,現在又要忙彼得的案子。”欣欣明白事理地點點頭,“我聽說過了,當久控股倒閉了,害苦了你們。”她推著李曉陽,“我不介意你這就離開,公司比較重要。”李曉陽回頭,“真的嗎?”“當然,”她露出成熟的眼神,“無人比我更清楚作為一個承繼人的壓力,而且你已經來了,又跟我說了生日快樂。”這時,烏冷曼和卓沐沐走進來。“咦,”烏冷曼拉著他的手,“怎么了?”欣欣解釋:“我特別批準他可以離場回去工作。”“可是……”烏冷曼來不及阻止,李曉陽已經快速地親了親她的額頭,說:“玩得開心點,我會派車子來接你,再見。”說罷,他不等服務員伸手就自己打開門走了。烏冷曼呼出一口氣。她就是知道李曉陽最近的工作量和壓力,希望借著這次機會捉他來放松一下。“欣欣,生日快樂!”卓沐沐愉快地說,“陶東白呢?”欣欣左顧右盼,“哥哥還未來,我以為你們會一起來。”“不,我們最近很少一起行動。”最后一句,卓沐沐很肯定她的聲音小得沒有人會聽到。“你看起來明艷照人。”烏冷曼贊美著。欣欣很開心,“謝謝。”卓沐沐心不在焉地說:“我看到那邊有巧克力脆皮香蕉,我過去吃一點。”說罷,她飄走了。“她怎么了?”欣欣問烏冷曼。烏冷曼攤攤手,“還是讓她自己告訴你。”欣欣熟稔搭著她的肩膀,“那邊有水果酒。爸爸不讓我們喝太烈的酒,不過我偷偷準備了李子白蘭地在廚房。”“好,”烏冷曼發現惠特利正在不遠處捧著酒杯跟一個女人聊天,“你邀請了《空翔》的總編輯?”欣欣挨近她,低聲地說:“別裝蒜,你認識惠特利。”她停一停,用神秘的聲線說:“我知道你就是艾莉爾。”烏冷曼張大嘴巴,“你怎么知道?”“是哥哥告訴我。”烏冷曼生氣地從銀盤上拿了三文魚卷狠狠地咬了一口,“陶東白怎可以出賣我,他知道這要保密。”“他說是提前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欣欣也吃了一口三文魚卷,“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烏冷曼很清楚欣欣的行事作風,她總是顧及別人的感受。她絕對可以放心。“謝謝你。”欣欣笑瞇瞇地看著她,“‘午夜門匙’的確寫得不錯,我很喜歡。”“太好了。”“相反,雖然《空翔》已經改版了,”她拉著烏冷曼走到角落,“但我認為惠特利仍然故步自封,不曉得怎么推陶出新。除了你們這幾個新加盟的專欄作家較值得期待之外,《空翔》不再吸引我。”烏冷曼揚起眉毛,“我想我要好好跟惠特利談一下。”欣欣搖搖頭,“我已警告過她。”烏冷曼看著欣欣。這個女孩子果然不同凡響。她竟然警告《空翔》的總編輯。“總之,”她回復溫柔的一面,“你干得很好。”烏冷曼開心極了。能夠得到欣欣的稱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欣欣是個預言家,只要是她贊賞過的東西必定會飛上云端,相反是她批評過的東西便會一落千丈。烏冷曼有點擔心惠特利和《空翔》,還有她自己。“生日快樂!”一群青春的女生簇擁著欣欣。烏冷曼知道她們是欣欣的同學,即是她的學妹。她皺了皺眉,因為這群女生全都選了淫蕩,旁人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實在有點糟糕。她獨自走開去尋找認識的人。剛剛來到的蔣尋儷抓著她。“烏冷曼,卓沐沐在哪里?”“唏,你來了,”烏冷曼回頭,“我也不知道。”烏冷曼有點詫異,剛才她跟卓沐沐聊天的時候,二人一致猜測以蔣尋儷的性格她一定會選淫蕩。可是眼前的蔣尋儷穿著一件藍色條紋的漸變裙子,頭發梳成一個小圓髻,整齊大方。不過,烏冷曼很快就知道背后必定另有原因。“那不是大財團李家的千金嗎?”蔣尋儷雙眼發亮,“我要去認識她。”她就這樣跑開了。蔣尋儷這趟的目的是為了認識一些有權勢的人,希望能夠幫助她發展事業。如果她以淫蕩示人,恐怕只會讓人以為她真的很淫蕩。高大的陶東白終于來了。欣欣馬上看見突出的他,“哥!”“生日快樂!”陶東白說:“有東西吃嗎?你無法想像我有多餓。”“什么?”欣欣瞪著他,“你來我的派對為了吃?”他擺擺手,“拜託,我連續十二個小時在醫院里當班。我打算吃完就回去睡。”她分不清他究竟是認真,還是說笑,沒好氣地說:“你至少等到我切完蛋糕之后才可以走。”陶東白投降,“生日的人是你,你說什么就什么好了。”“謝謝你提醒我,”欣欣伸出手來,“我的禮物在哪里?”“我不是送了給你嗎?”他無賴地說:“你已經知道艾莉爾是誰。”欣欣生氣,“我不知道原來你是認真的!”“爸和阿姨送了什么給你?”他轉移話題。“是一只叫‘芝士’的撒拉布列特馬。”他成功了。陶東白大喝一聲:“好馬!”撒拉布列特馬是英國的純種馬,品質優良。“原本你在這里。”他的耳邊傳來卓沐沐的聲音。卓沐沐走過來,“怎么那樣遲?”陶東白淡淡地回答:“我一直在醫院工作。”“這里的空氣好像有點侷促,”欣欣似乎看出端倪,馬上說,“你們何不出去露天那邊跳跳舞,吹吹海風?”這邊廂欣欣把陶東白和卓沐沐推到露天用餐區,另一邊廂,惠特利找到了烏冷曼。“艾莉爾,謝謝你代表我們去了午餐會。”她笑容可掬地說。烏冷曼笑了笑,“不客氣。”惠特利裝作老朋友那般挽著她的手臂,“老板要我們下一期創下三千本的銷售紀錄。”“我會去找更有趣的題材。”烏冷曼保證。惠特利眨眨眼,“你本身就是個有趣的題材。”“我不太明白。”“艾莉爾,”她壓低聲音,“外面有很多人揣測著你究竟是哪位鉆石王老五的女朋友,不如我們下一期就公開你的身份,我相信一定會造成哄動。”烏冷曼害怕得連忙說:“不,不可以。”“可是——”“我不想造成哄動,”烏冷曼大力地搖頭,“而且這樣對我和李家也會就造成不良的影響。”惠特利倒抽一口氣,“既然你不想就算吧。”此時,一個捧著相機的男人忽然出現在她們面前。“這位是我們《空翔》借出來的攝影師,負責今次派對的攝影工作。”惠特利笑著介紹。烏冷曼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她心里想著得是另一位攝影師。她很幸慶蔣尋儷沒有跟別人提起過她和尼政的重遇。事實上,她認為根本沒有被提起的需要。她和尼政已是過去式,午餐會上只是偶遇,不代表什么,而且之后他們也沒有再見過。如果李曉陽知道了,他可能會大發雷霆,為了這種無意義的小事而傷害他倆間的感情,實在不值得。“我看到朋友,再談吧!”惠特利吩咐著那位攝影師,“多為艾莉爾拍照。”她一走開,蔣尋儷便走過來。“欣欣好棒!”蔣尋儷興奮地說:“她介紹我認識一個畫廊的交易評薦人,我可能要成為一個畫家!”烏冷曼笑了笑,“恭喜你。”“所以,”蔣尋儷忽然以奇怪的目光看著烏冷曼,“不是只有你和卓沐沐才會賺錢,我也是有能力的人,我也會成功。”烏冷曼吃了一口剛偷出來的李子白蘭地,“什么?我從來沒有低估你。”蔣尋儷退后一步,“就是這個眼神。你總是這樣看著我,告訴我我也很棒,但其實你是同情著我是個懷才不遇的人。”“不,”烏冷曼一愕,“我沒有這個意思。”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