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女生 > 乾坤好景

更新時間:2019-08-12 01:15:23

乾坤好景 已完結

乾坤好景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ko拳皇 分類:女生 主角:榮昱曹琛 人氣:

《乾坤好景》是ko拳皇寫的一本女生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乾坤好景》精彩章節節選:正是一年好春光,和煦的陽光打在人身上暖暖的,讓整個人都懶洋洋的。清風徐來,弱柳撫堤,湖光微微蕩漾,湖底游魚成群。平安城里熱鬧無比,今日并不是什么特別的日子,不過即使如此,平安城里每日都是熱熱鬧鬧的,就和過節過年一樣。...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濟世堂,凌遠被許重光訓斥了個遍。

我怎么跟你說的?你又怎么跟我保證的?嗯?許重光嚴厲的道。

我,我明明不允許他們亂傳的。凌遠這話說的很沒底氣,頭只好慚愧的低下。

那這流言是怎么回事?難不成是人家靜夜寺的佛家弟子說出去的?還是說是唐府自家人說的?許重光話里帶著嗔怒。

對不起師父,是我沒有管住他們的嘴!

罷了罷了,這事也怪不得你!許重光最后是消了氣,畢竟這事錯也不在凌遠,凌遠也是出于好心才會來幫忙尋找唐悠的,總不能最后出了問題再來怪他吧!

謝謝師傅!我回去一定好好訓訓他們!凌遠高興的道。

嗯。許重光淡淡的回了一句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凌遠則去幫許重光整理藥材,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臉上略帶點不好意思,問:師父,唐珂姑娘還會來這里嗎?

許重光笑著看了凌遠一眼,凌遠忙避開他的眼神,聽他道:怎么,你還能是給她扎針扎上癮了嗎?

凌遠瞬間臉紅,佯裝生氣道:什么啊師父,你別瞎說!

許重光噗嗤一笑,道:小遠哪你可真是有趣!她不會再來了。

不會再來了?哦。凌遠瞬間失落。

觀察了凌遠的表情許久,最后大笑一聲道:我說她不會來這里扎針,又沒說不會來這里看望我。

凌遠的表情頓時從失落變得歡喜,高興道:真的啊?

許重光收斂了點笑容,道:當然了,我那三個侄女,也就小珂最乖最體貼人了!

凌遠聽著,竟然悄悄地笑了。

許重光突然道:小遠啊,你多大了啊?

20了。凌遠有點不解,怎么突然問他年齡。

有喜歡的人了么?

呃師父我還沒有。

真的嗎?

那師父給你介紹一個怎么樣?長得可標致了!

啊?凌遠的嘴巴驚訝的張得老大老大的,驚訝之余,趕忙推辭道:不、不要了,我還是要以事業為重!

事業?當個小小的捕快啊?許重光有點輕蔑的樣子。

凌遠看許重光這個樣子,突然有點心里不快活,義正辭嚴道:捕快怎么了?捕快挺好的啊,能夠為百姓除害,為正義而奮斗!我就覺得很好!

得得得,你覺得好就好吧!許重光擺擺手,不愿與他爭論,隨后又佯裝可惜道:嘖嘖嘖,不過可惜了,那女子年芳17,生的亭亭玉立,猶如出水芙蓉,性情溫和,又是大家閨秀,與你正般配啊!

凌遠像聽故事一樣聽許重光侃侃而談,只當自己沒事人一樣,他相信天下沒有哪一個女子能夠比得上唐珂了。

許重光見凌遠若無其事,搖頭道:還想著把小珂介紹給你呢,如今看來你并不感興趣嘛!那就算了吧!

凌遠瞬間如同雷劈,什么是唐珂?師父你怎么不早說!

什么?師父,你說的那女子是唐姑娘么?凌遠傻乎乎的想在確認一下。

廢話!許重光狠狠白了他一眼。又道:反正你也不喜歡。

我凌遠頓時覺得無奈,剛才自己那么斬釘截鐵地說要以事業為重,而今若是愿意了,豈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這還真是進退狼狽啊!要知道不那么早拒絕了!

你什么你!干活去吧,我再為我小珂物色物色。那個茶莊的少莊主就不錯啊,對吧小遠?凌遠故意問。

凌遠立馬在腦子里想那個少莊主,挑他的毛病,讓許重光死心,于是道:那個茶莊少莊主啊,師父我告訴你不行,那個人我見過,叫嬴健,光聽名字就能知道是個什么樣的人了,肯定淫賤!別看他表面上溫文爾雅,其實肚子里一肚子壞水!師父還是不要打他的主意了!

許重光在心里將凌遠笑個遍,明明就喜歡唐珂還不說,他非得把他的嘴巴給撬開,又道:不會吧,嬴少莊主曾來我這看過病,接觸過幾次,人品還是不錯啊,你怎么說他一肚子壞水呢!

凌遠有點發急了,道:師傅啊,看人不能看表面!要深入了解才行,海水不可斗量!

許重光想了想,打了個響指,道:小遠你說得對!應該深入了解,讓小珂好好了解他才行!

凌遠一聽心里別提有多懊悔了,趕忙跟著許重光屁股后面解釋:師父、師父

哎呀,你別煩我了,快干你的事吧!許重光徑直往內廳去,對身后的跟屁蟲凌遠不耐煩的揮揮手。

凌遠只好識趣地停止嘮叨,兩臂無力地垂下來,哭喪著臉邁著軟綿綿的步子走去柜臺,像丟了魂一樣的拾著藥材。

許重光躲在一旁偷看,不經意間捂嘴偷笑起來,心想這小子嘴倒是挺硬!經過這么多天的相處,小遠這孩子的脾氣簡直越來越像他了,從開始的兢兢業業到現在的偶爾滑頭,這難道應了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哎,這小子好的不學盡學壞的!

唐悠被榮昱拉著,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偶爾有人指指點點,她有點瑟縮,每當這時候榮昱都會抓緊她的手,回過頭來看著她,輕輕對她說:別怕,有我在。她頓時感覺周身都溫暖,整個世界都開滿了鮮花,鮮艷美麗。

她笑著點頭,也反握住他的手。

就這樣,手牽手,他們到了唐宅。

這時,榮運和榮縈也在唐宅,榮昱牽著唐悠手走了進去。

看到他們的人皆是目瞪口呆,用著詫異的眼光看他們,弄得唐悠一陣緊張,想要抽回被榮昱握著的手,卻反被榮昱握的更緊,正對上他溫柔的眼神,和他溫暖人心的聲音:跟我來。

榮昱對唐悠似乎有種特別的魔力,不論他說什么做什么,她都會不由自主的關注和應和。所以,她乖乖地隨著他去了大堂。

正座上坐著的榮運和唐繼宗,還有下座的唐珂、唐曦都站起了身,看向他們。

榮昱輕輕的開口:伯父,我把小悠給您帶回來了。

唐悠這才抽回手,跑到了唐繼宗的身邊,挽住了他的胳膊,唐繼宗安心的拍拍她的手,有點暈暈乎乎地道:呃世子是在哪找到小女的?

榮昱看了一眼唐悠道:是在一片桃林里。

唐繼宗點點頭。

榮昱又道:方才路上我已與小悠商議好婚事,想向伯父跟爹說一說。

所有人的眼中充滿了驚訝,這進展未免也太快了吧!前一刻唐悠不還在抗爭呢嗎?!

說來聽聽吧。榮運道。

我與小悠認識不久,感情也不深,若如此匆忙成婚,怕是婚后生活不悅,于是我們決定,先定親,一年以后再成婚,不知伯父和爹意下如何?榮昱道。

想了片刻,唐繼宗道:隨你們的意吧,畢竟成婚的人是你們兩個。

榮運也沒什么什么意見,于是也道:你們兩個決定吧。

榮昱點點頭。

那就這樣說定了,未來的親家!榮運笑道。

唐繼宗也大笑著點頭,唐曦唐珂也在一旁高興,榮昱雖心里高興,但臉上是一如既往的的云淡風輕,溫柔的眼神落到了正嬌羞的唐悠身上,她羞澀的躲開了他的目光。

那,親家,我們就先走了。榮運開口。

唐繼宗道:留下吃飯吧,吃完飯再行回府。

榮運推辭道:不了,我們就先回了。

也罷,王爺既然執意要走,老夫也就不多久了,我們送送你。唐繼宗笑著道。

榮運也欣然接受,唐家父女就送榮運父子到了門口,雙方寒暄了幾句,就分別了。

唐悠一直目送他們到看不見的位置,其他三位都偷笑她。

榮運走在前面,榮昱走在后面,榮昱的后面是榮縈,三個人就這樣走著,誰也不說一句話。

突然,榮運的腳步停了下來,又聽見一個極為囂張挑釁的話語:呦,王爺?世子?這么巧在這里碰見了。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路窄的,又碰到了曹達父子,這次必然又要不依不饒了。

是啊,是很巧。榮運的笑開始僵硬,說的話也很生澀。

曹達玩弄著到大母手指上的白玉扳指,一臉陰險的說:王爺可還記得十天前所做出的承諾了?

榮運咬了咬牙,面上卻依舊和煦,道:本王記得。

哦?王爺既然記得,又為何不遵守呢?曹達咄咄逼人。

榮運死死的盯著得意的曹達,心里的怒火怕是已經如海浪一樣翻涌了。

榮運被迫著看了榮昱一眼,有點不忍,榮昱也看著他,那眼神還抱有一絲希望。

昱兒,你榮運有點難以啟齒,畢竟他還是他的兒子。

爹,算了,榮運讓他磕頭認錯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曹琛拽了拽曹達的衣角,用著商量的語氣道:總是這樣不依不饒的也顯得咱們斤斤計較不是,有失王者風范嘛!

曹達一臉的差異,急急道:你這說什么話啊!你忘了你的門牙是怎么掉的了?你忘了為什么禁一個月的口了!你忘了嗎?

曹琛臉色不太好看,畢竟被打成那樣很不光榮,只好尷尬的小聲道:爹,你別說了,我不想再計較這件事了!行不行啊!

隨后轉身對榮運語氣硬硬的道:那個,小爺我就不錙銖計較了,這次放你們一馬!你們回吧!

榮運和榮昱還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望著他,曹琛只好不耐煩的再次開口道:沒聽見啊!走走走。

榮運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道:曹公子果然深明大義。于是,轉身走了。

曹達氣結:你怎么回事!起先你不是吵著鬧著要我教訓那個榮昱嗎?現在馬上就能給你出氣了,你倒泄氣了!

曹琛也氣惱地擺擺手,道:有什么好說的!我不想教訓他了不行啊!于是,氣呼呼地走了。郁悶死了,他難道不想教訓榮昱啊!不過是迫于無奈罷了!

榮運仍走在最前面,心里面亂糟糟的,久久評定不下。

榮昱的眉頭緊鎖著,看了榮運的后腦勺許久,才開口道:爹,方才曹琛若是不妥協,您是打算讓我給他磕頭認錯嗎?

榮運突然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榮昱,幾番欲言又止,最后長呼一口氣,道:沒讓你磕頭認錯,這事就算過去了,何必苦苦糾結。

爹何時變得如此懼怕曹家!

榮運氣結:你不懂,你根本不懂現在的暗流涌動!

榮昱又想再說什么,最后卻又被他給吞了回去,繼續走路,好像剛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小悠、小悠唐曦從大老遠處就朝唐悠呼喊。

坐在湖畔的陷入沉思的唐悠這才回過神來,這是唐曦和唐珂已經坐在了她的兩側。

唐曦晃著唐悠的胳膊,興高采烈的道:小悠有情況!你怎么突然又同意了的!

唐珂也在一旁嗯嗯地點頭,她也想問這個問題。

唐悠出神想了想,迷迷糊糊的道:我也不知道,當他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時候,我感覺很奇怪,我想跑開,可他抓住了我的手,我的心突然撲通撲通的跳的厲害,差點軟了過去,后來她陷入了沉思。

后來怎么了啊?唐珂急吼吼地問。

唐悠突然回神,道:后來他表白了,他說,說她一下臉紅了,說他喜歡我,我突然沉淪一樣,感覺像沉入花海一般,有驚喜又害怕的,很奇怪,然后他他親了我的額頭,再后來他說什么我就感覺聽不到了,整個人像飄起來一樣。

唐珂和唐曦隨著唐悠的話已經陷入了綿綿的想象,無法自拔,臉上漸漸出現了花癡看到帥哥時的表情,就差沒有流口水。

不經意間,她們已經靠在唐悠的肩膀上瞎想了,唐悠左右看了看,一副鄙視的樣子,我嘞個去,至于嗎?!我都沒有像你們這樣,好意思嗎?那可是我的夫君!

咳咳你們兩個在干嘛!唐悠出聲制止住她們的胡思亂想。

唐珂唐曦這才從幻想中走出來,忙整理整理衣發,嗓子里咳出兩聲,平定平定情緒。

你們倆有沒有點品啊?那可是我的未婚夫,你們倆可不準有半點非分之想啊!唐悠給她們打起了預防針。

唐曦最先以鄙視的眼神看了唐悠一眼,道:切~誰稀罕啊!我,唐曦,生的那么亭亭玉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堪比西施、溫柔似水,想找個比榮昱上的簡直太容易了!

說著,她還拿手做勾勒輪廓的手勢,唐悠、唐珂立即閃到一遍,用驚悚的眼神看她,像是看到什么美女蛇一樣敬而畏之。

許久得不到回應的唐曦,尷尬的回過神來,發現唐悠、唐珂已經把身子閃到了一邊,立馬掐腰生氣,冷著臉,命令道:給我過來坐下!

唐悠、唐珂這才老老實實地坐回來,誰不怕唐曦的拳頭啊!

干嘛呀,不同意啊!難道我長得不好看嗎?唐曦余氣未消的說。

呃好看啊,的確好看啊,沒說不好看啊!唐悠唐珂急忙忙迎合。

唐曦這才滿意的道:這還差不多。

唐珂、唐悠這才如釋重擔的長舒口氣。其實,唐曦長的的確挺標致的,唐家三位小姐長得都是貌美如花,前來提親的媒婆都快把唐宅的門檻給踏平了。

羨慕了好一會,唐曦又轉臉對唐悠道:小悠啊,看得出來榮昱是個不錯的男人,千萬不要錯過了啊!過這村可沒這店!

唐悠不知該喜該悠,只有歪頭想象,道:不知道,一年以后再說吧。

唐珂手撐著水泥地,晃了晃道:對啊,一年還很早呢,到時候還不知道榮昱會不會對咱們小悠用心呢!

三姐妹就這樣晃兒晃,一會談談天一會聊聊地,夕陽西下,余暈灑到她們身上,使她們有遺世獨立的脫俗優雅。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