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武俠 > 我是大魔主

更新時間:2019-08-01 23:12:19

我是大魔主 連載中

我是大魔主

來源:落初 作者:圣人元牧 分類:武俠 主角:秦云霧茶 人氣:

完結小說《我是大魔主》是圣人元牧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秦云霧茶,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2018王者榮耀文學大賽·征文參賽作品】重生殺手秦牧,在劍靈系統藍靈兒的幫助下,終成一代絕世魔主的故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四人抬的黃色轎子里坐著秦牧,他正看著這本最近比較流行的玄學之書《氣運帝皇》。

他根本就不相信所謂的氣運說,相反倒是很反感氣運之說,但是出于好奇他也看了看。

他看這本書完全就是打發時間,更是一種消極頹廢的表現。

他清楚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根本就活不到后年的中秋,也就是說他活不過兩個年頭。

他重生的這位秦公子本身患有家族先天頑疾,按照醫生的說法他根本就活不過二十歲。

一個月前過完了十八歲的生日,而且體內的頑疾白色毒素已經開始蔓延,尤其是最近一個月,藥物已經無法抑制白素毒素的擴散了,悲觀點說他連今年的中秋月光都可能看不到了。

“我還真是人神共憤,就連重生都逃不過命運的劫難,難道我的氣運真的很不濟?”

秦牧臉上露出慘白的自嘲笑容,不由吟讀出《氣運帝皇》里面的一句話,眼神中帶有諸多不甘,聽來多少帶有些許的傷感,必定人才到十八歲就面臨著必死關口,根本就無法釋懷。

每年的中秋深夜,秦牧身上的頑疾都要發作一次,而每次發作基本上都像是從鬼門關上走上一遭,他的身體瞬間猶如那風吹的口袋迅速鼓脹,令人有生生撕裂的感覺。他的靈魂好像在被一點一點地切割,渾身都會抽抽在被炙烤,比古代最原始的十指連心酷刑還要難受。

曾幾何時他很想自我了斷,但是心中的那份執念卻又讓他很不甘,玩伴木子的眼淚哭聲總能給他生活的動力,讓他一次次從鬼門關上回來,一次又一次地重拾對生活的信心。

“公子!”

秦牧正沉浸在對往事生活的遐想上,最終被杏黃少女趙姑娘輕聲喚醒,回到了現實中來。

“公子,前莊到了!”

前莊是半個義莊,有秦家全資興建,附近十里八鄉無處可埋無人來埋者,大多都在這里。

秦牧收拾好波動的心情,面色回歸冷峻,喜憂無色地點了點頭。

一名跟班家丁急忙掀開轎簾,一名膀闊腰粗粗的大漢早就彎身鋪路,扶著秦牧下轎。

“公子!”

一名看起來有些年邁的的刀削臉半百人走了過來,恭敬異常地來到秦牧面前。

他名為楊嘯,曾為秦家護院總管,一身內家功有些威名,后在江湖爭斗中妻離子散。

幸得秦老太爺救助,雖然撿回了命卻丟了一條胳膊,后來就在秦家改名換姓默默作為。

再后來秦家出資興建了前莊這半個義莊,楊嘯自告奮勇來到這里打理。

自此后再無離開過前莊半步。

“干爹!”

杏黃少女趙姑娘滿臉喜色,原先的凌人氣勢再也不見,一蹦三跳就好像見到親人一般高興,一個勁地捋著楊嘯的胡子,直捋得楊嘯痛聲連連,也算是沖淡了義莊的哀然沉默氛圍。

“星竹,你這丫頭沒大沒小的,公子在這兒你也敢如此放肆?”楊嘯故意如此說道。

“沒事的,公子不介意!”杏黃少女神采飛揚,“干爹,你看公子給你帶來了什么?”

杏黃少女趙星竹遞過一個紙包,剛出坊院她就按照秦牧的意思,先行包好了一包茶葉。

嘴里還不忘狠狠夸上一夸,“皇室貢品云霧茶,不但可以長壽,還可以美顏!”

“你這個丫頭,我一大把年輕了,還美什么顏?”楊嘯也沒有客氣,直接伸出左手接過杏黃少女趙星竹的茶葉,自然不忘茶葉的主人公子秦牧,“公子有心,楊嘯卻之不恭了!”

秦牧依然是冰冷的表情,看了看楊嘯的恭敬,如同楊嘯一般卻之不恭,受了楊嘯一禮。

之后撇下隨從家丁,他獨自一個人走在鄉間小路上,偶爾會有微風吹來,泥土飛揚他也不去躲避,臉上更是露出些許的欣慰之情,甚至于他還能跑上幾步,人前的冷漠形象不見了。

秦牧不是不能說話,而是他不愿意跟人說話!

不一會來到一處墓場,足有千人之多,一個個小土堆排成一列列,一陣陣陰風嗖嗖吹來。

其實秦牧來這里,并非別的什么特別原因,而是心死了,他已然把他自己看成了死人。

忽然一團龍卷風襲地而來,楊嘯的說法,能夠成龍卷風的陰風絕對是陰氣最重的地方。

恍惚間龍卷風里有一絲看不清說不明白的東西,好像一條眼鏡蛇一般,直入秦牧的眉頭。

“啊!”

也不知道怎么地,秦牧突然覺得體內的白色毒素猛然一驚,迅速蔓延了開來,甚至于他能看到身體表層扭曲的樣子,聽到滋滋的奇怪聲音,仿佛瞬間置身于冰山火海一般痛苦萬分。

身體迅即鼓脹了起來,人立馬成了被鼓吹的氣球,一股股撕裂的感覺痛到了心底。

伸出手來,秦牧分明看到一股股異常氣力仿佛蛇一般在筋脈里躥行,形跡可見非常清楚。

“我不甘,我秦牧不能死!”

秦牧覺得這可能是他的生命末日。

按照他的反應來看絕對是頑疾發作了,但是離正常發作的中秋還有段時間,唯一的解釋就是體內的白色毒素已經全面擴散開來,右手上的毛孔已然張開,痛苦得他額頭汗水直流。

“氣運,吸收,轉化!”

秦牧腦海中兀然響起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同時腦海里出現了一條完整的信息符號。

“快點照做,不然你小命不保!”

秦牧在迷糊中再次聽到了一個聲音,而且清楚地看到了一個白色光團緩緩出現。

光團中是什么,為什么會發出人類的聲音,他一點都不知道,只知道這個光團屢次出現,想要和他合作,但是都被秦牧無情地給拒絕了,因為他的條件是讓秦牧在成為殺手。

之后便是光團不停地出現,用盡各種方法讓秦牧做殺手,不但誘惑而且折磨。

“你又露面了!”秦牧冷冷的眼神瞪了過去。

“可憐呀,你要是早點答應我的條件,你自然也就不會受到這種折磨了!”光團的聲音。

秦牧擦了擦嘴邊鮮血,語氣堅決地說道:“你就死了你的心吧,我是不會幫你殺人的!”

“什么幫我殺人,是幫你殺人?你不就是前世答應那個丫頭不再殺人了嗎?可是那必定是前世,何必呢?”光團的淳淳教導聲音,“是,人是要守信,可前提是你得有命去守信呀?”

秦牧額頭青筋暴漲,眼睛都紅了,用行動再次果決地拒絕了光團的橄欖枝。

“那你就好好享受你的人生旅程吧?”光團幸災樂禍的聲音。

“即便我死了也要拉上你這個墊背的!”秦牧艱難地從地上站起身來,雙眸中放射出瘋狂的光芒,“既然你讓我重生,竟又讓我如此痛心,那我們就同歸于盡再次消失算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