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武俠 > 怪俠傳奇

更新時間:2019-08-07 23:38:39

怪俠傳奇 已完結

怪俠傳奇

來源:落初 作者:白雪心 分類:武俠 主角:小師弟武功 人氣:

火爆新書《怪俠傳奇》是白雪心所創作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主角小師弟武功,書中主要講述了:雄武爭霸,意圖中統,害景之徒,莫不計算。景藍之圖,本自高明,詭害迫之,其悲其慘。善人善事,惡行惡施,世始至終,皆是如此,無一屬外,無一參假。此是江湖,問天英逐。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6章巧化糾結2

豈料辣鳳凰剛一脫險便將史清緣放開了。她知史清緣對她實無半分歹意對他又喜又笑只不知他為何要突施援手,于是問:“剛才若非是你相救我險些又要傷人了。”史清緣看他看出了自己功夫出來也笑道:“姐姐一味對我師妹容讓。而我師姐卻一味相逼,實非武林好漢所為。但師姐從小嬌生慣養,卻并不是有意與你為敵只因她看著你功夫好想多跟你較量一番,卻并不知道你如此心思。若是師姐多有得罪小道在這里代她向你致歉。”辣鳳凰更是一喜,昔日被人稱作魔姑之時可有人跟自己說過這等肺腑之言。猛得一想這全都是拜怪俠所賜心里又是一陣暖意。拱手道:“江湖中人不拘小節,令師姐也無甚要緊,最后不還是被你給解了圍嗎?因此說不上歉不歉的。只是我看閣下武功頗為了得,我曾聽大哥說到武當武功以持穩為先何以我看閣下的身上所懷絕技卻與之相差甚遠?”她這話倒是不錯。雖然那位高人傳他功夫也主要是武當派的高明功夫但是那人卻說武當內功多有華而不實之效,是以他并不曾讓史清緣修習武當內功。這些事情史清緣覺得沒有什么不可以對人說的何況身前這姑娘又并非是武當弟子縱使她知道了也不會告訴師兄們去。于是道:“我的內家功夫得自一位世外高人因此與武當派的內功不是一路,是以沒有練得那么精微。讓閣下見笑了,請莫見怪。”辣鳳凰見他謙遜有禮心時說不出的喜歡,只是自己現在是好是壞都說不清楚。若是再與他拉近便覺多半會累了他的譽。于是道:“咱們就此別過了,后會有期。”

史清緣此記憶起許仙來忙問:“敢問姐姐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叫許仙的人?”辣鳳凰一聽此語便想發笑但看他顏色端正絲毫沒有逗笑的意思,顯是此事極為重要當下道:“沒有。許仙是何人?”史清緣又失落一陣,他自不知那許仙之名是那少年故意騙他的。辣鳳凰也覺出此間事由。看他無甚心眼便要助他開解心事,竟將自己的要事拋在一旁不管細細的尋問那許仙之事來。從只清緣的說話中她得知他實是一個不懂世事的小孩子,初時辣鳳凰便有想那少年以假名相告已有七成把握聽他講完兩人相遇過程,便更信那人確實以假名相告。笑道:“你被他騙了,她不叫許仙。”史清緣一愣道:“不叫許仙,難道姐姐認識他嗎?”辣鳳凰道:“認識倒是不認識。只是那人不想以真名相告必有她的道理你細細想想便知。”史清緣一想隱約記得許仙道出自己姓名之時略略的遲了一下。經這辣鳳凰一說才恍然大悟開始對許仙充滿了歉意這時候卻大是責怪了。

辣鳳凰看他不悅便道:“你了也不必記在心上。我想他不想告知你姓名定是有他的道理。”她猜側著那許仙之人十有八九是女作男裝否則焉有能有此異舉。她不許旁的人跟她一起睡覺便是大大的證明了。又聽那史清緣說到那許仙相貌時只以美貌男子相稱,男子固然也有英俊瀟灑之輩但若也有如那許仙般的Xing格卻難是以當下辣鳳凰便知那許仙必是一女子。只是她不想道破,以免更生史清緣的煩惱之心。

原來那許仙果真是個女子。這女子也非旁人,她便是清河山莊的三小姐,名叫許芳悅。她自小蒙高人指點武功是以現下功夫較之一般武林高手還高著一些。那清河山莊與江湖中人亦有走動因此這次武林大會也有清河山莊的拜貼。許芳悅自高奮勇,莊主對他疼愛倍佳初時還是不允到得到來也拗不過她去只得讓她去了。那蒙面少女便是他的二姐姐,有她去勸二姐姐不與那呂文豪相斗豈有他果。是以史清緣輸得明明白白的。

辣鳳凰看他仍是不悅想再怎么勸他也是無濟于事的。只道:“小兄弟,咱們就此別過吧。不然你的師兄們定要來找我這惡女人來報仇了。”史清緣一想也是如果現下自己不歸的話勢必引得師兄們找尋她的下落而致更大的誤會。本來相隨之心現在看來也不可能了。

看著辣鳳凰漸漸遠去的身影心里隱隱約約的感到了什么。其實大多女子相似,許仙既也是女人便與辣鳳凰、清雅之輩Xing格相似。他隱隱的感覺便是如此只是他不道許仙意是女人是以不知。

史清緣信步所至不知自己到了何處。只見幾處山坳之間有幾只野兔正在嬉戲,他想若是整天有人陪我這般玩耍便是馬上死了也值了。史清緣一直的煩惱便是自己空有一身好武功卻無從施展。郁郁不樂之時自也有自的好處,他動作當真迅捷一奔之下竟然到了那幾只野兔近前。古有人來鳥不驚之說,但說到不驚又有誰人可以做到。那幾只正在嬉戲的野兔一見是人怕得要命哪有不敢快逃命的呢。史清緣見連野兔都不與自己一起便更是傷心了起來。剛剛伏起的童心又落了下去。以前只想著師兄們天天夸耀自己武功多么厲害,那時他只是不想學武累著自己而已。并非心里對武功一點感覺也沒有。可現下有了那般厲害的武功卻并不怎么得意。信步所至又來到了一個小山洞之間看那里荊棘滿布想不知多少時間沒人了。也不在意只是繼續前行。武林大會將至各人都在休息以待明日比武之需誰料史清緣又聽有兵刃相交的聲音。尋聲而去,卻是辣鳳凰跟別人并上了手。史清緣向那人身上望去但見他又目炯炯有神發出一豎豎的綠光。以此看來他目光銳利無比,辣鳳凰的招式全都現在了他的眼目之中。她此時再也不敢如跟斗天山派二人時那么大意了。高明之招盡使,好不凌利。但無管她招式如何變化只是逃不出對方的所料。史清緣“咦”了一聲,想:“怎么他的武功如此高強?”上下打量那人,不知他是哪門哪派的高手。

想也不想一沖而出道:“姐姐。”那人聽得背后有人發聲,背后如生眼目,本已飛起的右腳剛剛著地便嗖的拍出地下一枚石子出去。這石子好不迅捷,只雷光電閃之刻便到了史清緣尺寸之處,史清緣不暇細想全身負氣而站。左手伸出運上了太古神功那枚石子雖然勢道和速度都異常凌厲但還是被史清緣探囊取物般的穩穩接在手里。那人向他身上一掃已經知道他是武當門人當下道:“道兄請了。我乃華山派大弟子丁雄,剛剛遇上了這個毒婦欲為江湖鏟除這一禍患,道兄可否有意相幫。”

史清緣想也不想便道:“這位姐姐是好人,你不要打她。不然的話幫我也只能幫她。”他自小在武當山上長大,從師兄們那得知武當派博大精深,只有少林能與之相比其它各大門派都不足道哉。因此他不知道華山派是怎生模樣。只是見他要與自己拉近想到他多半也是名門正派的弟子。他與辣鳳凰一面便已交好,倘若真有人欺到她頭上去的話他當真要幫她解脫大難。

丁雄聽他說得無禮心中有氣:“難道我華山派曾有什么地方得罪過貴派嗎?哼,看你年紀輕輕量來武功也不怎么厲害,她便是有你相助我便怕了你們嗎?武當功夫固然厲害可我華山派的功夫也不輸于人。”當下分出一心到了史清緣身上。辣鳳凰知他心意,想若他真要相幫讓他師父知道了勢必怪他太過無禮。先前救自己擺脫大難已是很承他恩情了。現下要讓他明明白白的與正派相斗可萬萬使不得。只道:“小兄弟,我一個人足可以對付得了他。你不用從中相助。”史清緣向場中望去果然不錯。辣鳳凰雖然略處低勢但他身體靈動異常久戰之下必勝。當下凝神觀戰。只見辣鳳凰一招“引蛇出洞”出手,丁雄識得這一招的后勁無窮倘真的搶攻上去非要吃了大虧不可。豈知那辣鳳凰早明他心意不等那“引蛇出洞”使老已經變成了開門揖盜。這一變抬那丁雄始料不及竟將他退數十步,本來強勢卻變成了弱勢心恨那辣鳳凰狡猾。史清緣只笑在心里:“這位姐姐武功縱然沒有他那般高強他也必強不過她去。她機智聰敏我不及其萬一。”只這么一想那辣鳳凰又使一招引蛇出洞,丁雄上次吃了大虧只道他又是假象相,搶攻上去。辣鳳凰又已料敵機先“引蛇出洞”使盡之后綿袖之中的后招一波接著一波,一浪高過一浪。只見那丁雄被她的勁風迫得東倒西歪,若非他內功深厚早已摔倒。

史清緣正心中暗贊辣鳳凰武功智力高深莫測。突聞腳步聲響。聽著那腳步之聲甚是急促,便知又有大敵來了。他只盼不是武當派的師兄們到了就好,只要不是自己的師兄師伯們自己便可上去相助。待那人走近,史清緣看他穿著與那丁雄無異才知他們原是一路。那人不理史清緣向著場中的丁雄叫道:“師兄我來幫你。”這人正是華山派的二弟子于偉。剛才丁雄和辣鳳凰相遇之時,只有一個小師弟在場,丁雄料定一人打她不過才叫那小師弟把二師弟叫來。看他到來滿心歡喜道:“師弟你來了。”史清緣怒氣上涌道:“以二敵一算什么英雄好漢。”這話聽在那于偉耳里極為不順向他望去見是一武當弟子心里頗有懼色,但他向來火暴雖見他是是名門大派的弟子可也不肯嘴上相饒道:“對付魔頭不必講什么江湖道義。可不像你們武當門人見惡不除。”史清緣怒極道:“有本事咱倆比劃兩招。你們兩個打一個弱質女流算是什么名門正派。”說著他大踏步上前提了那于偉的全部招式雖然是接下了他全部招式,但史清緣自負自己武功得自高人相授不肯使出全力只是以躲避方式對之。久之必為那于偉發覺。才二十余招那于偉便知他輕身功夫好生厲害,但想他也不過是輕身功夫厲害說到硬打硬拼卻并非是自己的敵手了。

辣鳳凰初時只道史清緣武功縱然高強也沒想到能與自己相平,現下看來他的招數之中勁力無一招不恰到好處顯然是處處忍讓。見他如此模樣心中不免好笑:“遇上這些人你自應該這樣可要真的遇上歹人豈能招招相讓。武林高手比武常在一招之間決出勝負,看來他當真什么都不懂。”史清緣使的正是從高人所授的神功,神功一現那于偉自然是手忙腳亂起來了。初時還能辯出他身子向何方向移動但到后來被史清緣顯得眼花繚亂,怕他突施一勁招于是轉攻為守不取攻勢。辣鳳凰暗暗稱奇沒想到他年紀輕輕竟有這等本領。若不是這兩個名門正派的弟子在這兒,便可馬上相尋。但若現在相尋勢必被那兩個華同派弟子從中挑拔,她知史清緣不擅言辭論說定然是說不過他們兩張嘴去當下只隱忍不發。

于偉與史清緣相斗想:“此人輕功著實厲害,若仍是與他這樣糾纏下去怕是我有輸無勝。不如我使個招子叫他知難而退吧。”于偉一想便眼露狡獪之色。那辣鳳凰眼目何等銳利他高叫一聲:“你小心了。”史清緣料到自己定可立于不敗之地豈知她要自己小心。實不知她語意何指。心神分了那么一下卻見于偉手中晃幾晃不知作何,當時史清緣背靠于他,正仗著自己的高超輕功旋轉在他的周身。于他手上有什么東西絲毫不知。聽嗖的一聲卻是一枚極細極小的暗器發射出來。史清緣突遇這一奇招身子本能的起了反應,左手一揚,躲了過去。但見那暗鏢頭粗尾細便想要看看那究意何物,伸手去探。這一探果真非同小可。那于偉勁力不小,這一探卻震得他隱隱生疼。史清緣知那暗器不可碰便一招“隨心所欲”反倒將那暗器向前推進。哧的一聲竟然置入那于偉小腹之中。原來他只道史清緣定不能接住那一暗器是以發了招以后轉到他的身后,想要在史清緣摔倒之時扶他一下誰知史清緣非旦躲過更加在那暗器之上加了幾分力道。加力原本只是他嬉戲的手段不想竟害了那于偉。他疼痛在地叫著好不凄楚。丁雄見師弟敗落大罵道:“武當派的狗賊你竟敢助這魔頭。也好,自此以后我華山派門人與你武當派勢不相立。有你沒我有我沒你。”史清緣呆在地上不作一聲。

“誰敢傷我華山門人。”一人大吼而來。史清緣還沒看清楚來人是誰三枚石子已然飛來,他仗著自己高超輕功避過。那人扶起丁偉道:“于偉你怎樣了?”于偉痛得死去活來一聲不作。這人正是兩位的師叔號稱“鐵骨不化”的蔣蓋。史清緣一看他便知他功夫了得,本來并沒有傷人之意,于是上前道:“前輩此系誤會所致。容我細細跟您道來。”

蔣蓋怒氣大盛,惡狠狠的道:“還有什么可說的。剛才丁師侄的話我都聽到了。你身為名門正派弟子不分好壞,竟然助紂為虐,丁師侄這筆賬要算就算到這小道士身上。你師父師祖們是有道之士自然不會做出這等事來。小道士我看你武功不弱,但似乎又非武當功夫,就讓老朽來領教兩招如何?”他說話聲若洪鐘直震得史清緣耳邊生響,想若再與這人動手師父勢必怪責。他剛才用的那一招過猛了些又摻雜了無窮無盡的內力,是以昨天被許仙刺中的那一劍的劍傷有點痛楚了。現下又要與這老頭相斗想定然不是他的對手。便道:“前輩我打不過你,又何必再比?”那辣鳳凰又心中暗笑:“江湖上的事情又豈非是你愿與不愿的?”蔣蓋不理他話徑直上去攻他面六那一招“五雷轟頂”險些要了他的Xing命。辣鳳凰見勢不妙,知道若是再不助他便可馬上受了那老頭的重招。當下道:“你再不還手他定是要打死你的。”史清緣道:“我與他無怨無仇他為什么要打死我呢?”辣鳳凰道:“你打傷了他師侄你說跟他沒仇便沒仇嗎?”這一句說得聲色具厲顯是生了史清緣的氣。

見她怒眉上翹,這一分心便招式大退腿上竟給刺中了一劍。史清緣料定那是自己過失忙道:“姐姐你別生氣我還招就是了。”只這么一說他的那許多高明功夫便使了出來。只是他這功夫一露便長劍扔在一邊,非他空手強過有刃而是他不想以那太極劍傷人于無形之中。蔣蓋看他招式精妙心中稱奇不料這么個年輕小輩竟有這等本事,想那武當派為天下稱道也不足為奇了。但他以至精至純的招式相對又怎肯輸給他他毫呢。史清緣正斗突覺胸中煩惡直想作嘔。他聽那位高人言道比武對招之時勿需小心敵人暗器。一般暗器之上都有劇毒,他剛才那于偉的暗哭相碰了一下。現下看那于偉昏昏糊糊的想定是他受了自己所下之毒之故。當下內息微調以鎮心脈,但這么一分心手上的招式自然減弱了不少。向那老者道:“我已經中毒了,不必打了。即使你打贏了也不是英雄好漢。”蔣蓋豈理他話只是亂揮個沒完沒了。史清緣心里憤憤不平,聽師父說保要比武雙方有一方先自認輸另一方便不好再出手相難否則那就不是名門正派所為了。可這老頭卻如此不講情理,怒氣直上索Xing跟他拼個頭破血流。蔣蓋聽他說自己有毒只道是誘敵之計,心下暗暗戒備哪知他果然招式越來越緩起來。哧的一聲腿上中了一劍。史清緣知便是向他求饒他也未必放得過自己。只道:“有本事便殺了我。”蔣蓋最受不得激聽他一說果然又攻了上去。論常理來說蔣蓋與天虛道人是一輩的再怎么著也不能跟小輩動手即使動手分出勝負也就罷了。豈知他竟趁人之危。殊不知他見史清緣武功不錯這時生的全是較量之心,然而卻將旁人痛苦拋在一旁實無半分善心善念。

兩人剛一交上手便聽一個極其清翠的音從附近傳來:“武當弟子天下第一,便可隨意欺辱別人嗎?”幾人均是一驚向那望去竟是一俏面書生似的少年提劍而來。史清緣一眼辨出那便是和他分手不久的許仙,辣鳳凰曾跟他說她以假名相告因此氣她。而自己又有得罪過她的地方對他亦有三分歉疚之情。聽她又以奇異之言以對料想不出她要對己無禮還要是從中協助自己退敵。

當下不聲不響手中招式停了下來。而辣鳳凰和丁雄卻在那邊打個沒完沒了。

“怎么被我說中了吧。你以為你武當劍術當真天下稱奇嗎?來跟我比劃兩招如何?”說著他長劍一招便就攻了上去。史清緣不閃不避竟似死人一般站在那里。

許芳悅劍至脖頸而止,看他面色難看道:“你瞧我不起嗎?怎的不出招?”史清緣想到身有毒有傷誰也打不過了。只道:“要打便打,我不還手就是了。”許芳悅道:“那可不行,剛才趁我吃飯之際你叫我什么來著?”史清緣緣張大了嘴巴不知她所說是何。許芳然假裝怒意突至道:“你罵我卑鄙小賊難道忘了。誰說卑鄙來著我只不過是順手牽羊拿別人家點東西而已要你這名門正派弟子從中言語相挑嗎?剛才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我不好駁你面子。現在就這老頭,我看他武功也不怎的,你別欺負這老頭不沒有本事,來跟我過招。”蔣蓋被他稱作老頭心中老大不喜,欲要上前相斗卻被他拔在一旁。實在是因為許芳悅靈牙利齒誰也說她不過。她見史清緣還不出招又道:“你承認輸與我了嗎?”史清緣道:“誰輸給你了。我要是完好,單憑我的太極劍法也能打得過你。”那蔣蓋一聽太極劍法馬上大驚。他幼年曾聽師父說過江湖上曾有兩大神功一是少林寺的禪易心經另一便是這術極劍法了。只因這兩種武功習練途中過于艱難是以世上沒有幾人能夠練成。再加上要練這兩種神功需悟Xing極高之人才可,所以要練此功更是難上加難了。聽這少年會使得太極劍法如何不驚。但又想他剛才何以不使出那太極劍法出來。他自不知史清緣一開始就存了忍讓之心。

“那就使出你的太極劍來看我擋不擋得住。若是擋不住你說怎樣便怎么樣?”

“就怕你吃不消。”

“吃得消也好吃不消也好。你盡管使出來試試。”說著將地下長劍向他拋去。史清緣接劍在手馬上就要與他相斗。蔣蓋本與他斗得正急豈料被這么一個少年阻住心里惱他上前道:“喂,你干什么?你不見他跟我正打著呢嗎?”許芳悅沖他道:“你在這乖乖的看我們兩個比武,我就敬你一聲老前輩。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上次跟人比武之時忽然有條哈巴狗從中相助,當時把我氣急了。就罵它畜牲。我想前輩修養極高應該不會看他就要落敗之時突然施以援手吧。來吧。小子,咱倆比劃比劃。”蔣蓋怒道:“小子你罵我是畜牲嗎?”許芳悅裝驚奇道:“我也沒說。不過適才你自己卻這樣說了。唉,我的武功本來天下無敵,誰想總有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從中幫忙。一身大好的功夫不能顯出手來讓別人看到。”說到些處她又連連嘆了幾聲。那老者見他樣子好似真有通天徹地之能當下倒也不好托大。只道:“你師父是誰?”

許芳悅笑笑道:“我師父他老人家知天曉地無所不能,說出來怕把你嚇哭了,我看你還是不知為妙吧。”蔣蓋道:“你倒說說看看說不定我還識得呢。在江湖上我認識的人也不少。”許芳悅道:“唉,可嘆他老人家一生孤苦,卻總是施恩于天下從不計較自己得失。跟你說了你只能是自愧不如說不準哪一天就羞愧自盡而死了。只有像我這樣的修心有識之士才可不致被人比落而自哀。”蔣蓋心癢難搔想若真有這樣的人物自己便可與此人親近一番,道:“尊師是誰你就先告老朽吧。改天我登門拜訪。”許芳悅道:“我師父說了,要是敬他之人必定聽他之名立馬去拜見。你卻說改日去見我看你誠意不足,我還是不告訴你了。沒了污了我師父的威名。”蔣蓋素知江湖武人越是武功登峰造極脾氣便越是奇怪聽他這么一說更是深信不疑。想這武林大會又有什么重要的,若是能結此異人定能聲名大作。于是道:“好,你說出來你師父的所在我便馬上去見。”許芳悅笑笑道:“不是我不給前輩引見,只是你還不夠見我師父的資格我師父言道他內外兼修,以武功而論天下間故無敵手而且道法精深便是少林至空禪師也常常向他討教。他又說世間若是多幾位向至空這樣的小輩世間便可太平了。你猜你比至空前輩如何?”蔣蓋心道:“連至空大師都要向他師父討教可見他師父果然不同常人。我若能見上一面那自是平生一大幸事。這武林大會又有什么希罕的呢。”當下道:“尊師道號若何?”許芳悅道:“他不許我告訴不相干的人。他的信徒天下何止千萬,你卻不知看來你一點誠意也無。你只是個老大粗,我師父見了定然不喜歡。”她越是不透露她師父的半點痕跡那蔣蓋便越是想那準是位世外高人。師兄們也知道只是一直不肯給他引見,料來師兄弟之間的猜忌也是有的。既然這位高人武功天下第一那么他的功夫就勿需接著傳下去。他聽這少年說那至空在他眼里也只是個小孩子。至空禪師已是耄耋之齡,那人把他都稱作小孩子年歲之高古無有之。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