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武俠 > 沙城的血

更新時間:2019-08-13 03:00:21

沙城的血 已完結

沙城的血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東海一蝦兵 分類:武俠 主角:周大人馬大 人氣:

主角叫周大人馬大的小說是《沙城的血》,它的作者是東海一蝦兵最新寫的一本武俠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狂風吹過,掀起漫天的風沙,這里的一切幾乎都和沙子有關,放眼望去,視線所能達到的地方都是被廣袤無垠的黃沙所覆蓋。 這里是大漠,這里的一切都有著風沙所陪伴。 沙城是這片沙漠中的一座小城,也是整片沙漠中為數不多能讓人生存的地方,大漠人靠著沙城中有限的水源艱難度日。 大漠中為什么會有城,沙城中為什么會有人,這一切都離不開一個"利"字……...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經過一晚上的商討,商販們終于確定了他們一起出行的隊伍,和預想的一樣,所有滯留在沙城的商隊分成了兩隊,一只向東,一只向西。

在這種情況下,絕對不會有人腦殘到反對這樣的事情,更不會脫離隊伍,因為那樣的行為不是標新立異,而是徹頭徹尾的沒腦子去找死,若是可以的話,這些要錢更要命的商販們恨不得他們的隊伍更加擴大一些。

這時候所有的商販們都無比懷念百多年前的盛世場面,那個時候,整個大漠中光是沙城都有十幾個,那些來往的商隊就連響馬都不放在眼里,一般的響馬遇到他們反而會被龐大無比的護衛隊伍給剿滅掉。

哪還像現在,整片大漠只剩下唯一的一座沙城,商販們每一次出行都要給響馬們交過路費,能夠賺到的利潤實在是縮水的厲害。

商人們已經有了決策,一直討論到深夜的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起床,但是昨天那位刀客漢子卻是一大早就推開了房門,他也有著自己的事情,那就是去尋找那位店小二一直夸贊的年輕鐵匠。

今天的天氣還是一如既往的糟糕,狂風席卷著整片大漠的沙子,天空都是一片昏黃色,刀客臉上蒙著面罩,頭上帶著斗笠,身上穿的還是昨天的那一身,推開客棧的門后,仰頭看了一下天色,然后向著城東走去。

沙城雖說不大,但是其實也不怎么小,要知道當初它的修建本身就是為了安置那些歇腳的商人的,在絲路貿易興盛無比的時候,光是一個沙城根本無法容納那些往來的客商,所以才會有著其他沙城的出現。

刀客依舊將他的武器用粗布包裹著,城東不遠,很快便走到,這是即使是不用問路,他也能找到那家鐵匠鋪了,因為清脆的敲擊聲已經傳入了他的耳朵。

這是一家很有歷史的老鋪子,這一點從鋪子斑駁的墻面上就能夠看得出來,這樣的墻面和沙城的墻面一樣,可見這間鋪子是和沙城一起建立起來的。

鋪子的門面向南,這里常年吹著北風,所以沙城的建筑基本上都是向南的,當然了,采光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條件。

鋪子的爐子并沒有被搭建在外面,而是建在了鋪子的內部,刀客所聽到的敲擊聲正是從鋪子里面傳出來的,能夠表示出這是一件鐵匠鋪子的就只有門外面那掛在墻上的木牌,上面用墨水寫了一個大大的鐵字。

因為整日風吹日曬的緣故,這個鐵字已經變的有些看不清了,狂風吹過,木牌便來來回回的搖擺著,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鋪子門開著,刀客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況,只見一個身材十分健壯的漢子正在揮汗如雨,手中的鐵錘一次次敲擊在下方燒紅的鐵塊上。

那汗水順著黝黑的皮膚不停地向下滑落,爐火一閃一閃的照耀下,可以看見那皮膚下的肌肉中蘊含著的是怎樣強健的力量。

好個鐵匠!

刀客在心中悄然的贊嘆了一下,光從對方的身軀上來看,很難看出這是一個年紀還不到二十歲的小伙子,心中想起了那位店小二對于這位鐵匠毫不掩飾的稱贊,他覺得小二哥所說非虛,或許這位年輕的鐵匠確實手藝精湛。

邁步走進鋪子,刀客的第一感覺就是迎面撲來的熱浪,沒想到外面雖然狂風依舊,但是里面卻是如同盛夏一般。

進門的腳步聲讓那位鐵匠停止了手上的錘子,轉頭看去,卻見是一位頭戴斗笠的高大漢子,至于為什么對方還會帶著面罩遮住自己的半邊臉,他的心中只是覺得有些奇怪,卻也沒有多說什么,這個世上奇怪的東西多了去了。

若是購買兵器,墻上面掛著的那些都是,若是定做兵器,或者是器械,那就需要詳談。

鐵匠轉過頭來的時候,刀客也終于看清楚了他的樣貌,確實如那位店小二所說,對方的年紀其實并不大。

樣貌并不英俊,卻也顯得濃眉大眼,很是英氣,最讓他注意的是對方的那一雙眼睛,雖然炯炯有神,但是卻很清澈,也有些稚嫩,顯然是涉世未深,還未經過一番風霜的雕琢。

看來確實還是個孩子啊。

刀客心中感慨一聲,便向著墻上那些掛著的兵器走去,年輕的鐵匠看著刀客的動作,便又將心思放在了眼前的鐵塊上面,他直接把對方當成了進來買兵器的人。

鐵錘的敲擊聲再一次想起,刀客眉頭一挑,心想這倒也是一個有趣的小鐵匠,別的店家一看到有客人上門,哪一個不是走上前來他一臉殷勤的招待著,可是這小子居然將客人放在一邊,自己卻是專心打鐵。

若不是這沙城就只有這已經鐵匠鋪,估計早就被這小子經營的倒閉了吧?刀客在心中不無惡意的想到。

年輕的鐵匠不知道今天上門的這個奇怪客人的內心想法,若是知道的話,還會不會賣給他兵器可就完全要看自己的心情了。

刀客走到墻邊,看著掛在墻上的那些武器,其中尤以刀劍為主,作為一名刀客,他心中最喜歡的武器自然還是刀,所以,伸手拿的也是刀。

這是一柄短刀,形狀彎曲如同弦月,這樣的刀不屬于中原,倒是幾百年以前北方草原上的匈奴騎兵喜歡使用這樣弧度彎曲的有點夸張的戰刀。

作為一名刀客,高大漢子對于刀自然是非常的熟悉,他知道這樣的刀看起來雖然樣式奇怪,但是一旦揮舞起來,那彎曲的弧度在加上揮舞的動能,會產生較之于一般長刀更加優秀的切割能力,就連厚重的牛皮甲都能被輕易的斬開。

當年的匈奴騎兵之所以兇名赫赫,除了那一手例無虛發的騎射功夫以外,彎刀再加上戰馬來去如風的速度,也是讓中原漢族很是頭疼。

不過這彎月短刀并不是匈奴人所使用過的戰刀,它是來自于另外一個國家,在絲路古道上,這個國家也占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它的名字就是樓蘭。

當年的樓看古國大月氏所使用的就是這樣的彎刀,樓蘭武士的威名也曾響徹于整個大漠,可惜的是因為連年的內亂,強大的樓蘭古國也成為的過往云煙,倒是他們留下來的彎刀和武技卻被其他的大漠人繼承了下來。

現在不少的大漠人都會使上一兩手樓蘭的彎刀武技,所以這樣的武器在大漠也算得上常見。

刀客一手握住刀鞘,一手握住刀柄,然后猛地一拔,頓時雙眼微瞇起來,昏暗的鐵匠鋪中,突然間好似升起了一道亮光,而這道亮光卻是直接照射到了刀客的雙眼上。

好刀!

刀客之前所感受的不只是那一道亮光,隨著那亮光而來的更有著一絲撲面的寒意,那雪亮的刀身猶如夜空中的寒月,讓人忍不住的聯想到那一絲獨屬于夜晚才會有的寒意。

刀客雖然瞇著眼,但是內心卻是開始興奮起來,忍不住的將整把彎刀都拔了出來,就如同他之前所感受到的那樣,這真的是一把如同寒月一般的好刀。

刀身細窄如同弦月,在火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粼粼寒光,尖細的刀尖上一道彎曲的血槽一只延伸到刀柄處,整把彎刀不但細窄,而且刀身也是異常的輕薄,能夠在這樣的刀身上打造出一條血槽,可見鑄造之人的手藝之精湛。

刀客的眼神中已經流露出了贊嘆之色,這些年他一直都是走南闖北,見識過的鐵匠也是數不勝數,但是能夠打造出這樣彎刀的還是第一次見到,那店小二果然沒有騙自己,這家店鋪的主人在鍛造的技藝上已經是堪稱大師級存在。

將彎刀歸鞘掛在墻上,刀客繼續看起了其他的武器,一把普通的樸刀,這是中原漢人的武器,也是刀客最偏愛的幾種刀。

這把樸刀同樣沒有讓他失望,刀身黝黑中透著一絲光亮,一層層的云紋深蘊其中,整把刀較之于一般的樸刀要更顯厚重,但是大小卻和它們一般無異。

刀客深吸一口氣,從這重量上就可以看出鍛造之人的用心,他一眼就能看得出,這把刀其實也只是用普通的凡鐵打造而成,但是一樣的鐵在不一樣的人手中也能打造出品質不一樣的武器。

這把樸刀之所以會比一般的樸刀沉重,是因為鍛造之人經過了更加反復耐心的鍛打,將區區凡鐵,硬是鍛造到了接近精鐵的程度,只有真正認真耐心的人才能夠打造出這樣優良的樸刀。

刀客依舊是繼續觀賞其掛在墻上的兵器,他現在已經不拘泥于刀這一種武器了,幾乎每一把武器他都會仔細的鑒賞一番,毫無疑問,每一柄都是精品。

看來這次還真是找對人了,刀客的心中居然暗暗有些竊喜,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想確認一下。

這些兵器都是你打造的?

當然,這沙城就只有我這一個鐵匠,除了我還有誰。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