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玄幻 > 夢魘代言人

更新時間:2019-08-23 12:15:54

夢魘代言人 連載中

夢魘代言人

來源:落初 作者:夜色挑燈看劍 分類:玄幻 主角:阿諾德薩萊 人氣:

主角是阿諾德薩萊的小說《夢魘代言人》此文是夜色挑燈看劍原創的玄幻文,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書中主要講述落魄的王子。販賣夢的商人。一把錐子帶來漫天白煙。血與夢鑄就了什么。成為代言人,行走于黑暗之中。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還是阿諾德第一次來到黎戈尼帝國的帝都布茲。

和薩萊帝國的中心不同,這座名為布茲的城市在繁華之外似乎總是帶著揮之不去的頹然,整個帝國的動蕩和不安似乎反應到了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轉過一個街角,阿諾德從那棟潔白的建筑的后門走進教堂的庭院,隨后在花園之中見到了一個背對著他的頎長身影。

在走進這家教堂之前,阿諾德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見到的人是那場考核的某個負責人,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出現在約定地點的,卻是一個女人

“西恩·格蘭迪先生,在接下來的談話之中,您可以叫我科倫娜,在不久之前的那場考核里,您的表現很讓人印象深刻,”那個女人的聲音帶著露水一般的清冷,她回過身,用那雙漆黑的眼睛打量著阿諾德,“我想知道您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叫做‘伯克朗’的組織?”

“伯克朗?那個養著不少殺手,每天只知道幫皇室遮羞的組織?”阿諾德挑眉,毫不掩飾自己眼里的警惕,“我可不知道這個組織和那場考核有什么關系,也不覺得你這樣的女人,是我要見的人。

如果不離開薩萊帝國,阿諾德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原來這么擅長扮演各種完全不同的角色。

在伯克朗高層手中的履歷里,阿諾德被描述成一個在黑街長大,沒有任何家族背景,也不牽扯任何勢力的孤兒,那個負責監督考核的考官手中沒有這份資料,但眼前的這個女人,顯然知道他應該是什么樣的人。對于伯克朗來說,最理想的殺手自然就是沒有任何牽絆,同時又表現出色的人,但阿諾德的各種條件似乎有些太契合他們的標準了。阿諾德很清楚,他之所以被單獨約見,就是因為此時已經有人懷疑起了他參加考核的目的,而如果想要順利地加入伯克朗,他就必須得披上符合自己身份的外衣。

“如果我說,您參加的那場考核并不能讓您加入騎士團,而只能讓您成為伯克朗的一名殺手的話,您還愿意為帝國效力嗎?”被冒犯了的科倫娜仍然彬彬有禮地微笑著,然而她的語氣里卻帶著讓人感到刺耳的威脅,“順便一提,如果您拒絕的話,那么即便是身為一個女人的我,也得履行自己的責任,就在這里取走您的性命了。”

“騎士團能給我榮耀和財富,而伯克朗能給我帶來什么?”雖然深知伯克朗的人從來不開玩笑,但阿諾德知道,自己還是得在不觸怒科倫娜的前提下把這出戲繼續演下去,“我的前半生一直都在靠取人性命謀生,而現在,我卻只能選擇繼續當一個見不得光的殺手?”

“即便在騎士團窮盡一生,您大概都只能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騎士,但伯克朗可以許諾給您更多東西,”科倫娜的承諾聽起來很可信,一邊說著,她一邊從腰間抽出了兩把長劍,戰斗的姿態已經表明,阿諾德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那么,您的選擇是?”

阿諾德陷入了沉默,他的手一直放在自己匕首的刀柄上,而科倫娜也注視著他,隨時準備開始戰斗。片刻之后,阿諾德的手終于松開了刀柄:“我可以相信你說的話嗎?”

“當然。”

“我想伯克朗也不是什么糟糕的選擇,”阿諾德輕笑了一聲,“我愿意為你們效力。”

科倫娜似乎并沒有為阿諾德的答復而感到驚訝,她只是從容地收回了劍,將一枚有著蝎子標記的徽章遞給了他:“在教堂這條街盡頭的咖啡店里,您會見到您今后的同伴。”

從教堂離開的阿諾德只覺得手心被汗浸濕了。

雖然沒有真正交手,但阿諾德仍然可以感受到那個名叫科倫娜的女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如果剛才的偽裝被識破,他沒有半點可能在和她的戰斗之中占據優勢。即便得到了這枚象征著伯克朗成員身份的徽章,阿諾德也不覺得自己就可以從此高枕無憂了,接下來會與他并肩作戰的“同伴”,恐怕也要負責監視與評估他的一舉一動。

遠遠地,阿諾德似乎見到了隱沒在濃霧之中的咖啡店的輪廓,這個小小的店鋪里的所有東西都已經打包齊整,擺出了一副要搬家遠行的架勢。一個沉默而魁梧的男人正不斷地將東西從店里搬到停靠在路邊的馬車上,即便阿諾德與他擦肩而過,他也沒有花時間多看阿諾德一眼。就在阿諾德想要叫住這個男人,詢問這家咖啡店的店主在哪里的時候,他忽然眼前一花,緊接著,他手中的徽章就落到了另一個人手里。

“這東西可不是誰都能拿得到的,你啊,不是碰巧到這里來的吧,”那個身手敏捷的家伙倚在馬車旁,揚手將徽章拋向了半空,又反手接住了它,“你就是那個第一天來這里幫忙的人?”

這還是阿諾德第一次遇到動作這樣迅捷的人,他向來認為自己時時刻刻都保持著絕對的警惕,然而就算是這樣,那家伙還是輕而易舉地搶走了他手里的東西。那人似乎比阿諾德要年長幾歲,一頭亂蓬蓬的紅棕色短發讓他看起來像個散漫的痞子,但在手中的徽章被奪走的那一瞬間,阿諾德卻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轉瞬即逝的銳利。

“我的名字是西恩·格蘭迪,”阿諾德保持了謹慎的態度,“你認識這枚徽章嗎?”

“當然,說來也巧,我也有一枚這樣的徽章,這個名字我聽說過,用不著懷疑了,你一定就是老板說過的那個新人,”阿諾德口中的那個名字讓正在搬東西的男人也不由得抬頭看了他一眼,而正與他說話的家伙則露出了熱情十足的笑容,“介紹一下吧,我的名字是莫勒·內特,而那邊那個正在搬東西的大塊頭叫艾莫斯·布羅德,我代表大家歡迎你的加入。”

在被提及名字的時候,高大的男人停下腳步,朝著阿諾德點了點頭,又接著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清晨的風中還帶著些寒意,但艾莫斯卻只穿了一件單薄的上衣,衣袖之下,他的右臂上有著一條已經結痂的狹長疤痕。

“我們這是要離開這里嗎?”在簡單地同兩人打過招呼之后,阿諾德迅速將話題引向了更重要的方向。他知道伯克朗的各個小隊都會固定駐扎在一座城市,以某種職業作為自己的偽裝,而每一個小隊,自然也有自己的隊長,“我可以見見老板嗎?”

“我們在帝都待得太久了,所以老板覺得我們是時候該換個地方了,你今天要和我們一起離開,到朗格堡去,”莫勒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那輛馬車,緊接著又揚手,將那枚徽章扔還給了阿諾德,在他起身的片刻,阿諾德注意到了他腰側的那把沒有太多裝飾,但絕對銳利輕便的細長匕首,“很快你就能見到老板了,目前的你還處在考核期,但相信我,老板不會為難你的。要知道,雖然老板總是板著一張臉,一副嚴肅得不行的樣子,但實際上……”

“是店里的事情不夠多,所以你才有空在這里閑聊嗎?”莫勒的話只說到一半,很快,一個聲音就打斷了他的話。從咖啡店里走出來的男人穿著考究的襯衣和馬甲,被他的目光掃過的時候,莫勒立馬識趣地收了聲,隨后,他看向了站在馬車不遠處的阿諾德,“我是卡洛斯·海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你將會一直由我負責。現在你先去幫艾莫斯整理東西吧,剩下的事情,我會在馬車上詳細地告訴你。”

整個搬家的計劃似乎早早就做好了準備,在大多數帝都的居民還沒有醒來的時候,馬車就已經沿著人跡稀少的街道駛離了帝都。那個像山岳一般沉默而健壯的艾莫斯坐在最前面,充當了馬夫的角色,而阿諾德則和剩下的兩人坐在車廂里。

“既然接受了那枚徽章,你應該已經明白自己的職責了,”坐在阿諾德對面的卡洛斯看上去年紀也并不大,然而他的身上卻帶著久經世事積攢下來的威嚴,“我們會在朗格堡待上很長一段時間,維護伯克朗在那座城市的情報網,必要的時候殺死一些該殺的人。你對那座城市有任何的了解嗎?”

“一座鄰近西北荒原的法外之城,”阿諾德早早就聽說過朗格堡的大名了,但這座城市的名聲還嚇不到他,“整個帝國最混亂的地方,罪犯和黑商的聚集地。”

“幾天前,一支曾經駐扎在那里的小隊向我們發出了求助,我們要去弄明白他們遇上了什么麻煩,然后代替他們在這座城市駐扎,這就是你要參與的第一個任務,”卡洛斯觀察著阿諾德的表情,接著說了下去,“在我這里沒有什么新人的優待,你要和我們做一樣的事情,而如果你達不到要求,或者死在了任務里,那就只能說明你不適合伯克朗。”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