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体育

當前位置 : 首頁 > 言情 > 紅樓之溶情惜黛

更新時間:2019-08-23 12:32:31

紅樓之溶情惜黛 已完結

紅樓之溶情惜黛

來源:落初 作者:步行街 分類:言情 主角:鳳姐黛玉 人氣:

《紅樓之溶情惜黛》由網絡作家步行街所著,終于迎來了精彩的大結局,鳳姐黛玉這兩位主角會有怎樣的結局呢?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幸福,這些懸念都將在這章精彩的結局內容中為你揭曉,精彩內容如下:水溶,水月國精才艷絕的天之驕子,以七竅玲瓏之心算盡六合之內;林黛玉,口含靈珠而生的天降神女,被逼無奈,遠走他鄉。機緣巧合,他救下年幼的她。五百次回眸換得今生擦肩而過,數年后,再次相逢等待他們的會是什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今生今世,你休想逃離我,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就算是神仙也別想把你從我身邊奪走。我們彼此相守,哪怕你要整個世界……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或許是久日的擔憂,得知已經沒事了,休養幾日后黛玉身子已經不似之前那么弱了,氣色也好了很多。

這天吃過早飯后,五兒與芳官在收拾東西,時日不早了,也該走了。冬日嚴寒,在在這祠堂中待下去,他們幾個怕是都會被凍成冰人了。

原本水溶是想先安頓好黛玉,送她回林府后在去尋找妹妹及失散的人。走出祠堂沒幾步,馬車就在前面,知道黛玉胃寒,水溶拉著黛玉加快了腳步。

皚皚白雪映照下,前面似乎有人,就在水溶抱著黛玉準備上馬車時卻聽到一陣焦急的呼喊聲,水溶心下大驚,面上閃過一絲疑問。如果沒聽錯的話那是水湘的聲音,可她怎么會在這里?自己還正打算去找她呢。

就在水溶沉思之時,水湘已經飛快的跑了過來。看到哥哥的那一刻,水湘眼睛都樂開了花,卻兜著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說道:“哥哥壞,見了林姐姐就不要妹妹了。林姐姐,羞羞……羞羞……湘兒都能自己上馬車了,姐姐還要哥哥抱。”

“死丫頭跑那去了,害得我白擔心了。”雖是責罵的話,可聽著那滿含愛意的聲音,水湘嘴角扯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朝水溶懷中撲去。水溶寵溺的抱著水湘,手指在她鼻子上刮了下,趁她不防,一顆暴栗在水湘頭上響起。

“哥哥,好疼。林姐姐,哥哥欺負湘兒,你要給湘兒做主。”水湘撅著小嘴向黛玉求救,手卻緊緊的抱著水溶脖子,不肯松開。

下人眼中,12歲的水湘刁鉆古怪,還調皮搗蛋,完全一副混世魔王的模樣。在水溶面前她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眸中帶著純真的笑容,對哥哥是無盡的依賴,水溶自然對這位妹妹也是寵愛至極,重話都舍不得說一句。

一路上水湘似乎故意搗蛋,一直拉著黛玉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有的沒有的,胡亂瞎掰,神采飛揚說的天昏地暗,水溶氣的只想拿個東西把那喋喋不休的嘴巴子給堵上,水湘卻是不管不顧,依然說個不停,一副誰讓你不早點來找我,我就霸占著林姐姐,氣死你。

水湘一邊說,一邊偷偷笑個不停,見哥哥生氣,她笑的更大聲了。可憐的水溶原本想跟黛玉聊聊,不料妹妹一看到黛玉說什么也要跟他們坐同一輛馬車,死丫頭故意在搗鬼,水溶口中默念道。

看著一臉笑意的水湘,水溶也咧開嘴笑了起來,這個妹妹似乎只有在“算計”他時才笑的這么開心。

馬車一路緩緩前行,猛然間晃動了一下,黛玉身形不穩,一頭栽進水溶懷中。

觸碰到水溶寬厚結實的胸膛,聽著咚咚的心跳聲,被他有力的手臂抱著,黛玉不覺臉一陣發燙,一時紅了大半截。看著黛玉發紅的小臉,水溶大喜,玉兒在害羞嗎?馬車突然停在了路邊,馬兒發出低壓的鳴叫聲,頭不停的往雪中蹭。

“怎么停下了?”水溶揭開簾子問道。一股冷風吹來,黛玉大聲咳嗽起來,水湘急忙的懂事的在黛玉后背拍了拍,一只小手在黛玉胸前順氣。

“公子,雪中有人。”

皚皚銀白中,那人后背朝天,一支鋒利的箭羽深深陷入皮肉中,露出猙獰的肉卷。有黑色的血塊,凝結成冰。積雪很厚很厚,在加上一個人,遠遠的望去就像一座小山丘。他的發絲結成一股一股的,如粗粗的麻繩,黑紅的官服比盔甲還硬,上面結滿冰凌。

看樣子在雪地中已經躺很久了,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讓他遇到水溶一行,這條路人煙稀少,平時兩個鬼影都沒有,更別說人了。

水溶從馬車上跳下來,順手放下簾子,朝黛玉望了一眼,眸中全是滿滿的柔情。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當水溶把那凍僵的身體扶起來,看到他那面容時,水溶驚呆了,木愣的站在那,臉上寫滿驚愕。

久久不見水溶身影,黛玉心中有點擔憂,隨即與水湘下了馬車。

看到水溶懷中的人時,黛玉臉色驟變,怎么會是他?

見黛玉神色異常,水溶急忙同車夫將那昏迷不醒的男子扶到后面的馬車,把暖爐挪進去,出來后拉著黛玉水湘上車急急忙忙朝林家趕去。

一路上黛玉臉色凝重,沉默不語。為什么要救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就是沒辦法狠下心看他死在冰天雪地中。心還是不夠狠,不夠絕情。想想賈府那些陰沉的記憶,黛玉恨不得捏死這樣的自己。雖然已經離開那個萬惡的魔窟,心還是會隱隱作痛,那些年自己到底遺失了什么?錯過了什么?

被水溶所救的人正是賈政。

灰天地暗,上天無門,入地無路,冰雪中趙進終于體力不支昏倒在雪中。空氣慢慢變暖,有冰凌融化的聲音。靜悄悄的,賈政突然睜開雙眼。只記得如潮水般涌來的暴民,兇悍無比,廝殺聲、打斗聲交加在一起,死亡之神在吶喊,鬼魅之夜中,多少生命葬身于此。

這里是哪?難不成自己死了?噠噠的馬蹄聲,淡淡的沉香味,觸手可及,難不成自己還活著?

馬蹄飛快,濺起一地雪花。聽著噠噠的馬蹄聲黛玉心中混寬如麻,理不出一點頭緒。水溶知道黛玉在想什么,想想黛玉在賈府的經歷,他就恨的牙癢癢,可卻不能見死不救。雖然賈家不仁,可黛玉依然狠不下心傷害他們,他不想讓玉兒活在自責中,畢竟那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親人。血濃于水,雖然賈家人可以做到默然無視,但黛玉卻不能。

氣氛怪異,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就連水湘那個話匣子嘴巴也閉的緊緊的,用小手捂著,生怕發出一點聲響。

馬車走的很快,顛的黛玉不停的咳嗽。水溶關切的拍著黛玉后背,為她倒茶,卻被黛玉推開。腦子好亂,頭好似要裂開了,她雙手不停的捶打腦袋,想讓自己清醒點。蜷縮起身子,蹲在馬車一角,不看任何人,雙眼盯著車底,眼珠子一動不動。

這樣的姿勢不知道保持了多久,已經到林府了黛玉都不知道。離開十幾年的家就在眼前,黛玉卻不敢下來。這么多年了,爹娘已經過世了,家里也沒別人,林家大宅一定是荒涼一片,屋梁上結滿蛛網,冷清蕭瑟。

長久的蹲著,猛然間站起來,黛玉只覺的天旋地轉,兩眼發黑。她想挪動腳步,雙腳卻像釘在地上一樣,半點動彈不得。

賈政也覺察到了些異樣,拖著半死不活的身體從馬車上爬下來,在看到門廊上幾個字時也驚呆了,救他的人是?回頭,黛玉、水溶就在眼前。賈政胸中憋著一口氣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那神情就跟大白天見鬼了似的。

雖然走的早,沒等到寶玉婚期,可黛玉的時他多少也知道點,此刻見黛玉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他真懷疑是不是幻覺。黛玉不是死了嗎?怎么此刻還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迷惑,猜不透,想不明白。一時氣氛尷尬,賈政心中很是慌亂,一個大男人,活脫脫說不出話來,也許黛玉沒死,他一時半會還接受不了。

斜眼看了賈政一眼,黛玉眼中寫滿鄙夷與冷漠,能救你一命,自此兩不相欠。

推開水溶試圖扶著她的手,頭高高揚起,朝林家老宅走去。水溶一臉擔憂,看黛玉平靜的臉龐,波瀾不驚的眼神,長長舒了口氣,緊緊跟在黛玉身后。

此刻的黛玉異常冷靜,這里才是她的家,就算荒涼無比,還殘留著少年快樂的記憶,就算父母已經不在,這里是她的家,永遠都是,現在的黛玉已經不是那個柔弱不堪的少女,她的肩膀可以承載一切,就算前方等待她的不堪入目,她也相信自己會勇敢前進,絕不退縮。

這個家也許破爛不堪,她相信自己一定會帶來生命的氣息,在這里開花結果。

相關內容推薦: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